兴许是受格雷的影响,这些日子,朱比亚也变得越发喜爱冬日的时光。“归程”的生意固然不像夏日时候那般门庭若市,现在会来的基本上都是一些老顾客,大多安静且极具品位。在此打工也快一年的朱比亚,跟他们都很相熟,浅来淡往地也认识了不少君子之交。不只是朱比亚,店主艾尔撒也最喜欢这个时候,经常会举行一些简单的Party或是影谈会,大家伙聊聊天喝着新泡出的咖啡,消磨大段大段的孤单时光。朱比亚想,若能像艾尔撒一样,把生活过得这般有滋有味,那也实属人生一大乐事。露易丝从今年秋天开始,也成了这里的常客。更让朱比亚欣喜的是,她也是摄影发烧友之一,两人经常凑在一起研究摄影或是去城市的各个角落里“扫街”。久而久之,两人成了几乎无话不谈的忘年之交。爱情与友情的双丰收,让原本不言苟笑的朱比亚也越发外向活泼起来,对于她身边所有关心她的人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又是一个平淡的下午,朱比亚忙完之后,与艾尔撒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说着说着,窗外零零稀稀开始飘起小雪,要算起来,这还真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朱比亚有些兴奋地趴在窗台上,笑着对艾尔撒说:“等过两天就可以跟露易丝去拍雪景啦!”“呵呵,那很好呀。不过——”艾尔撒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对着朱比亚问道,“露易丝是不是不太喜欢冬天?”“嗯,好像是这样的。特别是天色不好的时候,她总会心事重重地跟我说她要回家。”对于这件事情,朱比亚也觉得很奇怪,“可能是在冬天发生过一些不好的事情吧。”“这样啊,毕竟是她的私人问题,我们也不好多问。”艾尔撒啄了一口手上的清茶,又把视线转到窗户外面,再次陷入沉思之中:“冬天,的确是个很有故事的季节呢。”--雨雪霏霏的校园中,出了偶有几群赶着去上课或是从教室出来的学生,大部分时候,都静得出奇。操场上更是人烟稀少得厉害,雪虽下得不大,却也足以将其大部分的地面,覆盖上一层薄薄的轻纱般的白雪,确有一番银装素裹之意。不过,也正是这样的安静,要将其打破,也确实相当的简单。没过多久,操场上靠近土木大楼的篮球场上响起了“啪!啪!”的篮球击打地面的声音。越是宁静的操场,越是衬托得这篮球声响彻天际。走进一看,便会发现,这个篮球场上也不过才两人。黑发的男生持球被樱发男生防住,从他们周围地面上满满的脚印可以看出,两人已经相持良久。只见黑发男生只着一件薄薄的大款长袖T恤,肥大牛仔裤上因为挂了钥匙链,每移动一下便能听到清脆的钥匙打击声。他将长袖挽起,脸上的表情自信且相当认真,此时他正背对着樱发男生,眼神扫视周围,正在心中酝酿着自己的突破口。樱发男生显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甚至在敏捷度上有更胜黑发男生一筹的架势。几番突破下来,均被他一一防住。“既然这样,那我就——”眼看着自己突破困难,黑发男生突然又来一次急转身,故作一个假动作以混淆樱发男生的视线,将右手上的篮球换到左手上,在瞬刻之际,起跳、勾起左手上篮。只听“啪!”得一声,进球得分。“可恶,我竟然输给你这个小子。”樱发男生显然对自己刚才的失策表示很不满意,拍了下头,走到篮球架下坐下来,举起一瓶水灌了几口,喝得好不爽快。“什么叫‘竟然’?我一直比你厉害好不好!”赢了球的黑发男生也跟着一并坐下,“不过,你今天确实不在状态的样子。有什么事情要跟兄弟们说哦,纳兹。”“……是有点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被说中心事的纳兹,握着水杯,顿时出神起来。到底是认识好几年的兄弟,虽然平时不会多说什么,但是打场球就能知道对方是不是心中有事。格雷看着面色凝重的纳兹,立即勾上他的肩膀,说:“那就捡你知道的说说呗。”“诶,你知道我最近在忙着调查我爸失踪的事情吧。”“知道啊,跟那个叫什么伽吉鲁的家伙一起是吗?”“嗯,我倒是查出一点线索。”“这不是好事嘛,莫不成——你查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看着愁眉紧锁的纳兹,凭着多年跟他打交道的经验,格雷也猜出了个大概。因为纳兹一直很坚持,他也不好明说,不过他总觉得伊格尼尔应该已经遭遇不测。现在看来,若要真是这样,同是孤儿的格雷也不知从何安慰起他了。“不,不是伊格尼尔。是……露西。”说到“露西”二字,纳兹的嗓音竟有些许梗塞,“露西家,说不定跟我爸的失踪大有关联。”“什么?”这倒着实让格雷惊讶,虽然知道哈特菲利亚大家族不可能干干净净的没有案底,但是竟然跟伊格尼尔拉上关系,实在让人不能轻易接受。更何况,纳兹有多爱露西,身为兄弟的他怎会不明白?“我还没跟她说……我突然很怕查下去,我怕……”因为这件事情压抑着自己好些时日的纳兹,有些不能控制的伤痛起来。他恨自己此时的畏缩,但又害怕会有失去露西可能。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实在揪心难受。“纳兹,这可不像你会说的话!”虽然明白纳兹的难处,但跟对方一起消沉,可不是格雷安慰人的方法,“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查还是要查下去。你是男人,你要做的是将对露西的伤害降到最小和保护好她,你绝对不可以退缩!”“这不是一般的事情,我没自信……”“没自信怎么行?你可不要兄弟我小看你啊。”“嗯……我想我明白了。”面对格雷的鼓励,纳兹终于抬起头来,下定决心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这条路走下去。不管是谁,都会有迷惘的时候吧。其实,我们需要的只是一声“支持”,仅此而已。“好吧,走!咱俩再打几盘!”“那当然,我还没有一雪刚才的耻辱呢!”“嘿嘿,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从“归程”中出来时,外面已经大雪纷飞,偶有一阵清风吹过,卷起一层新雪重返夜空。雪花在路灯的照耀下泛出点点荧光,显得极其美妙。朱比亚站在路灯下,等着格雷过来接她一起去吃晚饭。这样的日子,平淡充实,重要的是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充满着幸福的味道。这是从小到大,朱比亚从未享受过的日子,前期她还有些受宠若惊,而现在她只想细细地珍惜着眼前的一切,和自己那些小小的幸福。“等很久了吗?”格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再是他一贯的习惯,将自己的右手搭在朱比亚肩上,把她揽进自己胸前。他知道朱比亚对安全感有着多余常人的苛求,跟她在一起,他便下定决心要宠溺这个女孩,把她宠上天也未尝不可。“我也是才到啦,今天的课务累吗?”“还好,下午我还跟纳兹去打球了呢。”走在学校的小林道上,每走一步便发出“咯吱”一声,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朱比亚从未觉得内心如此踏实。突然,格雷脑中蹦出一个突发奇想:“对了,朱比亚,我们好像还没有合影过呢。你带相机了吗?”“只带了一架卡片机。现在光线不是很好,照相好吗?”虽然对格雷的提议觉得有几分讶异,但朱比亚已经很听话地一手伸进包包里拿出相机。“没事啦,没事啦!难得这么漂亮的雪景!”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那我们找谁——”“同学!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还不等朱比亚说完,格雷已经拦住一个经过的同学,找他帮忙照相。看着这般孩子气的格雷,朱比亚忍不住笑出来。“谢谢你啦,同学。”格雷跑回来,将朱比亚带到一个路灯下,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形成一种好看的淡黄色,“来,朱比亚,准备好了吗?”“嗯!”“一——二——三,今天雪景美不美?”“好美——”那是,他们的第一次合照。照片中的路灯散发出暖暖的黄色调灯光,将冰凉的积雪也照得暖意十足。色调偏暗,因为那时已经夕阳西下,不过却掩饰不住格雷脸上灿烂的笑容,和朱比亚幸福美满的嘴角上扬。那只是格雷的一时兴起,却这般巧合美丽。“格雷,如果那天我没有遇到你,那该是多么可怕的结局。”“傻瓜,有些事情是注定好了的。”格雷这样说着,侧过脸来,轻轻覆上朱比亚的双唇。--注定要与你相遇,注定爱上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