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那次在摩天轮上的哭诉又过了一个星期,朱比亚竟有些不敢再次面对格雷。她只觉得自己太过失礼,弄得那场好不容易碰上的约会以尴尬收场。今天是户外写生的日子,朱比亚站在画架前,拿着高碳铅笔心不在焉地在白纸上拉出一条长线。难得出来写一次生,看看郊外清爽的景色,朱比亚对秋天是很有好感的。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极少下雨,空气中只有干爽清透的味道,偶有几丝凉风拂来,吹得脸干干的。朱比亚不太会保养自己的皮肤,时常见到有女生拿着一瓶名叫“保湿喷雾”的东西“呲——”地一声喷往脸上,而她只会伸手摸摸自己干燥得快要起皮的肌肤,心想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学画画有很多年了,这样的风景速写,只要朱比亚稍做专心一些,就可以在十几分钟内很出色地勾勒出一幅很有意境的快写。朱比亚满意的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正打算换到下一张,身后忽然传出一句:“诶诶?等一下,这个地方好像透视不太对。”身后的人用手指着她的画,左耳感受到对方说话的气息,朱比亚转头看到一位大约四十多岁的女性正在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画作。“……好像是有点诶,呵呵!刚刚出了下神,结果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出神?这可是正在作画的人不能犯的大忌哟。”女性从朱比亚身后走到她的旁边,她身上散发出一种清淡悠远的香味,这样的味道好似来自遥远的古代印度——那个信仰佛教的国度。朱比亚闻着这样的香味,竟感觉头脑清醒了些许。她伸手擦掉画错的部分,再次细心地动笔改动起来。女性没有再做多说,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朱比亚作画。这样平静的时刻,让朱比亚感觉有几丝熟悉,却又与记忆中不太相同。她没做太多想法,没过多久,一幅作风严谨、意境非凡的画作再次从她手下诞生。女性点点头:“构图很有味道呢,真不愧是摄影专业第一。”“您过奖了,请问您是?”“你见过我的,忘了吗?”朱比亚诧异地看着旁边的女性,寻思好久,才幡然醒悟:“您是前几日天天去‘归程’的那位女士么?”“呵呵,总算是让你想起来了。我是你们专业老师的好友,这次你们出来写生,我就跟着出来看一下。”“真是不好意思的说……我叫朱比亚,请问该怎么称呼你?”“叫我露易丝吧,你继续画。我就不打扰了。”露易丝说完拍拍朱比亚的肩膀,微笑着走开。伴随着那能让人头脑清醒的幽香消逝,朱比亚再次陷入沉思——这个名为露易丝的女人身上有着让她觉得异常熟悉的气息,可是无论她如何回忆,也记不得生命曾有过这样一个人出现。“算了,专心画画吧……”朱比亚摇摇头,搬动画架选定另一个视角开始作画。又是一阵凉风拂过,吹动她海蓝色的头发,露出脖间白皙的皮肤,朱比亚顿时感到从脖间散布开来的凉意。她放下铅笔,正要去缕她的头发,忽然感觉那一缕清香似乎仍然留在鼻间。露易丝确实仍在不远处注视着那个蓝色的瘦弱身影,表情温柔至极。正在此时,她所谓的好友,朱比亚的专业老师——艾伦,出现在露易丝旁边:“你试着控制一下自己的情感吧。对你们两个来说,都会比较好。”“谢谢你,我待会儿就走。”露易丝从包里拿出披肩披在身上,即使在满是泥土地的郊外,她仍作长裙打扮,这样类似旗袍设计的连衣长裙正好衬托出她风韵犹存的身姿。不免让同样年纪的艾伦有几丝妒忌——不过就是有钱人的作态罢了,她愤懑地想到。“我还有学生要辅导,就不送你露易丝大小姐了。”“您说笑了,我这样的年纪怎还能让人称作‘小姐’呢。”露易丝不想与她多做口舌之争,不等艾伦回嘴便向着自己的私家车方向走去。沿途再次眺望朱比亚几眼,脸上的笑容竟有几分伤感。不过就像艾伦说的,还是控制一下自己的感情比较好。露易丝深叹一口气,任凭无奈的情绪爬满自己的脸庞。写生归来的朱比亚,背着与她体型极其不符的大画袋行走在傍晚的校园之中。与她同行的同班同学大多结伴而行,一路走来吵吵闹闹,唯独她一人不动声色地走在人群之中。这样的特立独行,很大程度上扩大了班上同学对她的好奇,却不敢与之亲近。似乎所有人都觉得,朱比亚是一个性情冷漠之人。不过也只有少数人知道,她只是不太会主动与人交流罢了。这样的社交误解,朱比亚想,他们不知道也罢。傍晚的操场是一天中最为喧闹的时刻,朱比亚转头看向操场——这是一个条件反射式的动作,因为不知道格雷会不会在其中打球,所以每次经过时,都会多瞟几眼。结果,她真的一眼瞟到了格雷,不过他不在打球,他居然正跟一个女生有说有笑地向校外走去。更有甚者,那女生居然正环着他的手臂,两人真似那恋人一般!这让朱比亚的大脑瞬间空白,仿若灵魂被突然抽走一般,怔在原地,死死地盯着不远处那看似亲密的一对。她偷偷注意了格雷这么久,怎不知他还有女朋友?这对朱比亚来说,还真能用晴天霹雳四字来形容。容不得自己多想,朱比亚立马抓住路过身边的同班同学,生硬地说道:“不好意思,同学。可以帮我把画袋拿回画室吗?我这里有点急事。”该同学对她的反应自是相当不满,同学一年多了,她竟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不过好在他不是斤斤计较之徒,自己也是个男生,拒绝女生的要求也实在做不到。他犹犹豫豫地接过朱比亚递来的画袋,看着朱比亚连说出几声“谢谢”便马上跑开。越发感觉这个朱比亚还真是一怪人。偷偷跟着格雷与女生走了很长一段路,除了环臂,没见到他们做出更加亲密的动作。躲在暗处的朱比亚,一边关注着两人的动向,一边压制着自己内心冒出来的强烈罪恶感——格雷不是她的任何人,为什么她对他的占有欲如此之强?朱比亚从来没有向现在这样讨厌过自己,明明最开始她不是这么想的。她只想默默地注视着格雷,远远地看着他都好。虽然她不是没有想过格雷会交女朋友这种问题,但当时的她以为自己不会太在意。她并不想把他占为己有,换句话说,她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格雷。可是现在她在做些什么?就这样被妒忌之火牵引全身?她不耻这样的跟踪和窥视,却不能控制自己不去关心他们。就像中了毒一般,不能自已。两人一起吃过晚饭后从餐馆中走出,朱比亚静悄悄地跟上去。不料两人没过多久就在一个路叉口分了手,朱比亚叹口气,想着自己这场纠结的旅程总算可以结束了。虽然还是没有明确看出格雷跟她是不是情侣,不过八九不离十,女生还挺可爱的,似乎是格雷喜欢的类型。朱比亚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是沉重,回家的路竟有些举步艰难,她知道自己需要点时间接受这个事实。曾听人说,失恋是一种慢性病,并不会立马让人寻死觅活,但是会一点点渗透自己的生活,除了漫长的时间,无药可医。朱比亚苦笑一声,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朱比亚!”正在自己失神之际,身后突然传来格雷的呼唤声。朱比亚摇摇头,估计是自己太过伤心,出现幻听了也不无可能。“我在喊你呢,朱比亚。”不见朱比亚回头,格雷只好追上去,抓住朱比亚的手说道,“你应该不是没有听到我在喊你吧?”没想到朱比亚看到自己还真露出惊讶的表情,她没有回答格雷的问题,只低着头闷不作声。“你不要误会,那只是跟我关系不错的远亲,比我小了好几岁呢。”“啊?你知道我……”“是,我看到你了。她只是过来玩几天,后天就回老家。”格雷没有放开她的手,似乎很害怕朱比亚误会他们,在夕阳之下竟也低下了头,“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这、这样啊……诶?”朱比亚猛地抬起头,一瞬间短路似的,没有弄明白格雷为什么要跟自己解释这些。“嗯,所以,你不要乱想啦。”格雷拉着朱比亚继续走,“走吧,你还没吃饭吧?”“等下,这个……那个、我……”“朱比亚,为什么这几天没有看到你。”“我……”“我很不习惯。”有些时候,剧情变动太快,真让人反应不过来。前一秒还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希望的朱比亚,竟在此时见到了格雷温柔的眼神。自卑的朱比亚甚至不敢想象那是他会对她露出的表情。“格雷,谢谢你。”“谢我什么?”“呵呵……”谢谢,你让我遇到了你。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