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时候,露西会想一个人的一辈子,不出意外的话,少说也有60年。但真正觉得活进灵魂中去的日子,加起来恐怕还没有一百天之多。虽说很少,但如果没有这些日子,那该有多么可怕?有很多人喜欢说:如果可以让他怎么怎么样,那他这一辈子也就值了。可是人的生命那么长,其眼界却不见得可以有这样的深度。所以,每当他们实现一个梦想以后,突如其来的空虚感,也不能让他们再多高兴一天。露西不是一个贪心的人,她觉得珍惜好现在拥有的一切就已经足够。包括,这些让她难以忘怀的日日夜夜。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大晚上,跟着纳兹一起在外面游荡。只是今晚的气氛,跟平常比起来,微妙些许。纳兹斜跨着包,仍旧跟往常一样,吵吵嚷嚷地跟露西说笑。露西被他逗得完全忘了,她刚刚才被人拦截报复的事情。虽然已经过了十点,市区中还是热闹非凡。这个城市里的人,起得很晚,所以极其喜爱夜生活。尤其是在周末晚上,各个广场都有大大小小的晚会和节目,其繁华程度可想而知。露西和纳兹居住的小镇就是这个城市的一个郊区,他们的大学也坐落在此,对这座热闹并且人情味儿十足的城市都颇有好感。彼时,露西举着一个甜筒冰激凌,甜甜地咬了两口,对纳兹说:“听说‘城市之眼’建完了,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喜欢凑热闹的纳兹当然没有意见,跟个孩子似的,挥着手说:“好……啊!”正在这时,拥挤的人群中有人没注意好,撞到了纳兹。弄得纳兹一下子失去平衡,猛地向露西这个方向扑过来。露西看着纳兹马上就要倒过来的身体,下意识地伸手去扶住他。结果忘记了自己手中的甜筒,一甩手全砸到了纳兹脸上。人是扶住了,不过纳兹好端端的脸上现在生出了好大一把白花花的“络腮胡子”。露西看着纳兹那张滑稽的脸,忍不住大笑起来。“诶诶,是你把甜筒甩我脸上的诶!再笑,小心我生气!”倒霉的纳兹看着自己眼前这个笑地直不起腰的女人,沉着脸说。“哈哈,诶哟!我笑得不行了……”露西显然还没有把纳兹的威胁当做一回事,接着说,“好啦,大不了,我帮你擦干净嘛。”又一次面对面,感受着对方的呼吸,暧昧的气氛从各个角落蔓延开来。露西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笑意,一边帮纳兹擦脸,一边强忍着不笑出声。纳兹看着面前的露西——她微红着脸,嘴角一直保持上扬的姿势。再也装不了生气的样子,跟着“扑哧”一声笑出来。在露西看来,暧昧的味道就跟自己手上沾的冰激凌的味道很像,甜腻,散发着纯纯的奶香,却也十分的冰凉。可是暂时带来的凉爽,尝过以后,激起人还想要更多的欲望。暧昧过后的情欲,估计也大抵如此。在露西将近20年的日子里,跟男生坐摩天轮绝对是第一次,因为她不曾有过一段属于自己的恋情。为零的感情经历,一直让她身边所有人都很诧异。不过露西并不觉得奇怪,她有自己在等待的人。纳兹坐在露西对面,兴奋地看着窗外的风景。因为空间狭小,两人的膝盖靠在一起。越往上空走,单间里越发安静起来。不说话的时候,静得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鼻息。“纳兹,怎么办,手上还是黏黏的诶。”露西嘟着嘴,把自己的手伸到纳兹眼前,跟他抱怨道。纳兹顺势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巴处:“你摸摸看,我的脸上更黏呢。”恐怕本来只打算开玩笑的两人,没有想到这一动作反而让单间里的暧昧气氛达到极致。这种“极致”便是正好让两人意乱情迷的程度。两人在这一刻,再也说不出一句玩笑话。露西发现纳兹的呼吸声音愈来愈明显,自己的手还放在他满是甜腻味儿的皮肤上,而纳兹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脖子后面。露西顿时觉得大脑开始放空,没有半点思绪。五官不受控制地开始搜索——他的气味、他的心跳声,他深深的眼眸,他手掌的温度……单间正在这时开始往下走,由于身体的惯性,两人几乎撞在了一起。而这个酝酿良久的吻,也落在了露西的嘴唇上。这个吻对于两人来说,还有一个定语叫做——初次。接吻这种事,常常是感情与技巧不能两全。最有感情的时候,一般是在自己还不太会接吻时候;而当自己接吻技巧练到炉火纯青的时候,那种感情往往很少会再次光临。作为两个接吻界的菜鸟,他们的这场吻,接得真不算浪漫。纳兹完全靠着感觉,一点点吮吸露西的嘴唇,正打算慢慢温柔地撬开她的嘴。可是毫无心理准备的露西却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一不小心咬到了纳兹的舌头。那种疼痛,可想而知。“啊!好痛……”倒霉的纳兹捂着嘴,从露西脸旁离开,无辜的看着她,“你生气了吗……”此刻的露西还有些失神,嘴唇上突然消失的温度竟让她产生某种落失感。她没有回答纳兹的问题,反而搂住他的脖子,把自己的头埋进他的脖子里。“纳兹,我爱你……”纳兹紧紧地抱住她,闭上双眼,享受着这个久违的拥抱,他轻声地呢哝道:“是我不好,竟让你先开口对我说爱。”那一刻,空气很温暖。那一瞬间,渴望永恒。那一夜晚,找到了内心深处的安宁踏实。那一天,是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刻入灵魂的……对未来没有大多打算的露西,觉得,这样已然足够。从摩天轮上走下来后,两人居然正好碰到了同样从上面走下来的格雷和朱比亚。此时的朱比亚还留着红红的眼圈,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格雷扶着她的肩膀,手足无措地安慰着她。而露西和纳兹也还未从刚才的甜蜜中走出来,依旧紧握着对方的手掌。“纳兹?!”“格雷?!”两个好一阵子未见的好朋友,今次竟在这样尴尬的时日碰见。两人同时将目光投在对方的女伴上,怔了几秒。恐怕两人心中也同时想过要调侃对方一番,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在五十步笑百步。只好僵持在那里,等待着某个人打破沉默。不料是露西先开口说:“诶?你是在‘归程’兼职打工的那位吗?”朱比亚抬起头,看向露西,的确有几分眼熟,点头道:“嗯,我叫朱比亚。”“我是经常去那里喝咖啡的露西。”这让纳兹跟格雷又愣住了——居然让两个女生先聊了起来。稍微外向一些的纳兹,见气氛似乎有点诡异,便拖着格雷:“哈哈,你们先聊。我跟格雷过去帮你们买饮料。”说完就带着格雷往商店里走去,格雷甩开他的手,横着眼睛看他:“好小子,终于让你追到手了。快给爷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纳兹更是不说二话,直接往格雷头上拍了一掌:“要解释也是你先解释吧。叫你打球你都不来,搞了半天是在追小学妹呀!”格雷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后脑勺,本来戏谑的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不要乱说,我跟朱比亚不是那样的关系。”“那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别光问我啊,你还没回答我,你跟露西到底什么时候好的?”“呵呵。”面对这个问题,纳兹害羞地笑起来,“就在刚刚啦。”“就——在——刚刚啦——”格雷阴阳怪气地学着纳兹的摸样,然后大笑道,“看你那发骚的样子。”纳兹立马感觉自己被耍了,狠狠地冲着格雷又打了一拳。这下,两个男生干脆彻底扭打起来。露西和朱比亚看着两个一路上打个不停的大男孩,不禁感觉到男生的友谊,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的东西。快走到两个女生跟前的时候,纳兹突然在格雷耳旁小声说:“你要喜欢,就去追人家啦。”格雷看着前面安静乖顺的朱比亚,心里突然泛起一丝涟漪,他轻咳一声,然后说了一句:“我知道了。”跟格雷他们分手以后,纳兹跟露西走在回学校的路上。马上就要12点,好在今天是周末,寝室没有门禁。深夜的学校里,除了人行道上一圈又一圈的泛泛灯光,暗的几乎看不到其他景物。不似夏夜,多少还有一些夏虫的鸣叫。秋天的的夜晚,静得如一盘清水,似乎只需要一点动静,就可以立马打破它的平衡。他们此时并不想打破这样的宁静。突然,纳兹好似想起了一些什么,停住脚步,对露西说:“等一下,我还有东西没交给你。”露西看着他,诧异地说:“什么?”过了一会儿,纳兹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而且女生味儿十足的礼品盒,跟纳兹那马虎粗心的形象还真是颇有不符。露西接过礼品盒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双金黄色的芭蕾舞鞋,只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尺码似乎小了一点。“这是五年前就打算送给你的。”纳兹摸着后脑勺,低着头说,“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露西的嘴角开始不经意地上扬,她看向害羞的纳兹,明知故问道:“已经什么?”“爱上了你。”……“呐,纳兹,你要不要继续?”“继续什么?”“那个吻。”我说、我说、我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