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二十年来,听过的哪一句话最让人心动?好像不是“我爱你”,因为从来没有人对露西说过:“我爱你!”虽然有很多人对她表示过喜欢,但露西似乎很难被他们的话语所打动。在很深的记忆里,露西想起有个人对她说过一句话。往后的日子里,她几乎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在某一个时刻,想起有人对她这么说过。“不用担心,我会保护你。”他是这么对她说的。露西坐在练功房的窗户前,唱片机里还在发出《胡桃夹子》的音乐。今天,她有些无心练习。纳兹送给她的花房模型还摆在窗台上,露西望着它,思绪不知飞出去多远。那天,她突然不能控制地抱住纳兹大哭,让两人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纳兹从背后感觉到露西的眼泪,怔了一会儿,忽然反身抱住她。纳兹的肩膀十分厚实,露西知道这是他一直勤于锻炼的成果。露西倚在这样的怀中,竟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逸感。良久,两人都不曾说一句话。直到,露西情绪稳定下来,她才离开纳兹的怀抱,不好意思地冲他笑了笑:“对不起,纳兹。我会试着坚强起来的……”纳兹低头看着他,神情极其温柔。露西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她第一次看到这个本该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有一天会露出这么温柔的眼神看她,甚至有一些意乱情迷的。他说:“我会保护你,露西。”两天过去后,露西再回想起那天上午纳兹对她说的话,都会觉得脸红心跳。她也不是傻子,这些日子,她和纳兹似乎确实有向着超出朋友的关系发展的趋势。他会保护她?是什么意思?为何这句话听起来如此耳熟?……“哎哟!烦死啦!”这些天好朋友格雷在忙一些学业上的事情,一天到晚见不到人影,练篮球都不来打。纳兹一边抱怨自己的好基友,一边打开了家门。回到家中,把篮球往地上一扔,正打算往沙发上躺休息一会儿。谁知走到沙发前面一看,这里已经堆满衣服杂物,完全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了。纳兹叹一口气,把沙发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随便叠一叠就打算塞到柜子里去。结果一拉衣柜门,“哗啦哗啦”掉出好大一堆衣服。“不是吧,我上个月才收拾过呀!”纳兹从衣服堆里爬起来,气急败坏地说。只有一个男人住的家里就是这样,除了乱还是乱。纳兹无计可施地把地上的衣服一件件捡起来,整整齐齐地叠好再次放到衣柜中。可是衣柜似乎在跟他宣战一般,硬是不让他再塞下东西。纳兹只好又把衣服放到床上,开始整理这个在他看来中看不中用的衣柜。整理到后面,他才发现自己好像是真的很少整理东西。原来他家的衣柜还是蛮深的,装下的东西多得吓人。突然他看到最里面的隔间里好像还有一个盒子,好奇心促使纳兹伸手把它掏了出来。一看,居然是个粉红色的礼品盒,纳兹不禁吐糟:“哈!我们家还会有这么粉嫩的东西?!”他打开来看,里面躺着一双淡黄色的芭蕾舞鞋,还让人用金黄色的丝绸缎带饶有心思地绑在一起。纳兹看着金色缎带,脸上懒散的情绪立马烟消云散。一些久远的回忆涌上心头,的确是久远的回忆,久到甚至都快让他遗忘。他现在居住的小镇是伊格尼尔带他来的。那个曾经风云于整个警界的反黑组警官,突然有一天跟他说:“纳兹,我不当警察了。我找了份工作在L镇,我们去那儿住吧。”从小就很崇拜伊格尼尔英姿飒爽的警察形象的纳兹,一直都对他这个决定很不理解。刚开始,他甚至还又哭又闹地不允许伊格尼尔辞去警察的职务。可是,又有多少事情是一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可以改变的?伊格尼尔倔起来恐怕连国家大总统都拦不住。他带着小纳兹在L镇安定下来,还找了一份物流的工作。两人生活得倒也平静,只是纳兹一直心有不甘,也很不理解像伊格尼尔那么出色的警官为什么要离开警界?他甚至从小就立志,总有一天要成为像伊格尼尔一样厉害的警官!不过两个男人住在一起,家里也着实乱得可以。有一次纳兹实在忍不下去了,对伊格尼尔说:“太乱啦,我们今天下午一起打扫一下吧!”“打扫好麻烦呀……”伊格尼尔皱着眉头坐在餐桌上,愁思了好一阵。看来昔日的伊格尼尔大警官确实对家务很是苦恼,他说,“其实呢,纳兹。这个家里吧,乱没有关系,只要不脏就好了!”想到这里,纳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什么“家里乱没关系,只要不脏就好”,果然是只有伊格尼尔这个大懒虫才会想到的借口。他想到自己在刚来L镇的时候,还一直在和伊格尼尔赌气,每天呆在家里,那里都不去,谁也拿他没辙。不过现在想起来,伊格尼尔或许也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安定的生活吧。纳兹抚摸着金色丝带,这么多年过去了,它的颜色还是如此夺目,就像她的头发一样。“如果不来这里,就遇不到她了……”来L镇的两个月后,纳兹终于消了点气,愿意走出家门,出去呼吸下新鲜空气了。只是那时候伊格尼尔的工作刚起步,没有时间陪伴纳兹。他只好走到街上到处乱逛,比起他们过去生活的混乱的大都市,这里确实是一个可以用世外桃源来形容的好地方。不过逛街对于一个男孩子来说,确实没有多大的意思。纳兹游荡了好一阵,最终决定玩起了侦探游戏。其实,从刚开始,他就凭着他的“警觉天分”发现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一直在跟踪一个小女孩。纳兹的兴致马上被激起,他也偷偷地跟着那个“跟踪狂”,并且把所有天马行空的想法都在他小小的脑中过了一遍,最终得到一个最真实的可能性——这个人肯定是想拐卖小女孩才跟踪她的!“不行!我一定要救她!”到底是出色警员家的养子,纳兹蓬勃的正义感使他下决心一定要保护那个无辜的小女孩。他趁着“跟踪狂”不注意,马上跑过去牵着小女孩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这一举动可把小女孩吓得不轻,她立马甩开纳兹的手,大声叫喊道:“你,你要干什么!?”纳兹怕被“跟踪狂”听到,立即伸手捂住小女孩的嘴巴,神情紧张地在她耳边说:“小心!有人跟踪你。你放心,我纳兹大警探一定会保护你的!”小女孩听他这么一说,倒也真的安静下来,她也冲着纳兹点点头,对他表示信任。纳兹探望了一下,“跟踪狂”果然开始紧张起来,到处寻找小女孩的身影。他得意地嘴角上扬,想着要是伊格尼尔知道了,一定会夸他英勇的!不过现在,完全甩开“跟踪狂”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他对这个小镇也很不熟悉,情急之下,他只好牵着小女孩往他家的方向走去。纳兹家后面有一座小山坡,他带着小女孩爬上了山坡。“你在这里等一下,我爬上去看看他有没有跟来。”纳兹把女孩带到一颗树下,嘱咐她一句后,就敏捷地爬上了树,好是一番眺望。“怎么样?他没有跟来吧?”女孩担心地抬头看着纳兹。在确定没人跟来后,纳兹一个飞跃从树上跳下来,神气地站在女孩面前,对她说:“没事!我们把他甩了。”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么自豪过。太好了!伊格尼尔肯定也会为他的神勇所叹服!他想着。听到纳兹的好消息,小女孩也松了口气,她靠着树上休息了好一会儿,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跑这么远的路。“你叫纳兹吗?谢谢你,我是露西。就住在那儿。”女孩边说边指着不远处一个大宅子说。纳兹顺着女孩的手指望了望,想:原来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难怪会被人跟踪。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两个小孩在山坡上玩了起来。露西为了表达对纳兹的谢意,为他跳起舞蹈老师刚教给她的动作。那时露西才开始学芭蕾,舞动动作还十分生疏,不过用来表演给纳兹这样的小男生看,已经十分足够。看着他一边鼓掌一边开心地笑着的样子,露西也在心里乐开了花。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纳兹把露西送到她家门口,正打算交代她进去。突然两个人影从里面冲出来,看清以后是一男一女。纳兹惊讶的发现那个男的居然就是“跟踪狂”。露西看清来人后,马上跑过去,冲到女人怀里,哭了起来:“妈妈,好可怕!居然有人跟踪我……”而旁边的纳兹还气冲冲地盯着“跟踪狂”,直到露西又抬起头对着“跟踪狂”说:“达斯叔,你也在呀。”“什么?!你们认识?”纳兹瞪大眼睛看着露西。“是呀,达斯叔是我们家的保镖呀。他经常为了不打扰我玩乐,在暗中保护我呢。”露西说到这里,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她口中的“达斯叔”说,“对了,达斯叔有没有看到跟踪我的人……”“啊……哈哈,哈哈!露西,我回去了哈……”纳兹想起自己当时的窘样,抽自己一巴掌的想法都有了。可是要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乌龙,恐怕他也不会认识露西吧。那个喜欢跳舞的,开朗的女孩。他盯着手上的芭蕾舞鞋,神色顿时伤感起来。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这份礼物本应该早就送到了她手里。我只想保护你的,所有,所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