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只凭自己就可以活下去?朱比亚越来越怀疑这个说法。她想要一个依靠,让她知道她不是孤苦无依地存活于世。只要有这么一个依靠就可以了,她就会坚强面对所有艰难困苦……朱比亚打开衣柜,能试的衣服她都穿过一遍了。明天就是与格雷约好的日子,朱比亚焦急了一个晚上。她很后悔自己没有打听过格雷喜欢的颜色,她的衣服都是蓝色的,会不会让他觉得太沉闷?这是朱比亚第一次为了外表而费尽心思,但这样的忙碌她一点也不会觉得讨厌。只要理由是格雷,让她做什么,她都会义无反顾,并且相当乐意为之。暴雨整整下了五天,倒也让这个炎热的仲夏夜清凉不少。朱比亚选了一个晚上,终于选中一套浅蓝白边的小洋裙,兴奋地穿上它在镜子面前展示了好一阵。突然窗外传来夏虫的叫声,似乎有很久没有听到了。朱比亚终于愿意把身体从镜子前挪开,趴到窗户上。外面星光灿烂,朱比亚闭上眼睛让清风拂过自己的发际。明天肯定是个阳光明媚的大晴天!一年前遇到格雷的时候,朱比亚刚刚将埃里克下葬。葬礼上除了曾让他们寄养过的一家人,再无其他。朱比亚一直抱着弟弟的遗像,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也没有再留一滴眼泪。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已经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心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她已经失去所有,她不明白,一家四口为何唯独留下她?恐怕父母的命都已被艾滋病夺取,为何唯独她一点事情都没有?生活将她逼入绝境,却不愿夺取她的生命。朱比亚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恨谁,没有爱又如何叫她去恨?从火葬场回来的路上,朱比亚当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独活于这个世上。那天依旧下着小雨,天色阴霾。她觉得那就象征着她灰色的人生,出生于此,她也将命终于此。她一直朝着大海的方向走去,她从小到大都极爱海蓝,回归于大海也许是再好不过的决定。快走到海岸时,她看到有一个黑发男生蹲在沙滩的凉亭里。当然她并不想去在意这些,这里的一切都将与她再无干系。可是正当她要路过他的时候,男生喊住了她。“那个蓝色头发的女生……你能帮我个忙吗?”朱比亚愣了一会儿,打算不理会男生的话继续向前行走,没想到男生挡到她面前,接着说:“一会儿就好,拜托了。”朱比亚抬头望向他,是个十分帅气的男生,如果不是她此刻已经心灰意冷,要看上他想必会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看着男生神情紧张的样子,朱比亚不免有些心软,心想:算了,反正早晚都一样,不如先帮他这个忙吧。“嗯,好吧。”男生见她同意了,连着说了三声说了“谢谢”,便带她走到他刚刚蹲着的地方。走近才发现,那里原来还躺着一直小猫,只见它病怏怏地,几乎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左后腿已经血肉模糊。善良的朱比亚蹲下来,伸手抚摸了一下小猫的头,它还在瑟瑟发抖,估计是太疼痛了。“它刚刚被车撞了,左后腿估计是已经断了。你帮我扶着它的头好吗?我想先帮它先清理下伤口。”男生从包里拿出一瓶碘酒,倒出一点放在纱布上。朱比亚扶住小猫的头,这只猫大约刚出生不到两个月,正是生命脆弱的时候。这么大的伤口,它能撑到现在也实属不易。男生在为它清理伤口时,小猫痛得“呜呜”直叫,但是声音极其微弱,朱比亚估计它也撑不了多久了。男生清好伤口,又拿出小刀来打算为它切除死肉以免伤口继续感染。第一刀下去,小猫几乎使出了全身力气惨叫一声。朱比亚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抬起头对男生说:“算了吧,太痛苦了,你放过它吧!”“不行,它还有救的,才这么小就放弃生命,你不觉得太可惜了吗?”男生头上也冒出了冷汗,头也没抬地继续为小猫医治。他那句话立即刺痛了朱比亚的内心,她觉得自己就像这只走到生命尽头的小猫,活着太过疼痛,哪怕可惜,她也无法再撑下去!没过多久,小猫基本上已经完全失去了活力,男生为它包扎后,它还是毫无生气地躺在地上。朱比亚再次抚摸小猫的毛发,苦笑一声:“我说过,它已经撑不下去了……”男生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不紧不慢地把器具收回到包中,把小猫抱进怀里,让朱比亚去摸它的胸口:“你听,它还活着。”“咚咚”……“咚咚”……朱比亚突然觉得吼间哽咽,似有泪水倾涌而出,她已经有很久没有听过心脏跳动的声音了。小猫的心脏每跳动一声,朱比亚就感觉自己的心脏也被牵动一下,她发现自己开始发抖,激动地发抖。“是吧,你看,活下去也不是那么艰难的事。”男生自信地对她笑了一下。正巧在这个时候,天色开始放晴。绵绵细雨已经停下,乌云渐渐散开,有一束阳光冲破浓云照耀到男生脸上。他站起来迎着阳光,眯起眼睛接着说:“呀,终于放晴了,哈哈!”朱比亚看着男生阳光下帅气的脸庞,觉得生命仿若被重重地敲击了一下。这是第一次有阳光照进她阴霾灰暗的人生里……“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格雷。”“……我叫朱比亚。”两人相约在格雷学院大楼里,三楼出电梯左边第四件教室就是格雷他们的专教。朱比亚抱着单反,越是靠近格雷的教室,她的心跳就越是絮乱。她今天穿了新买的凉鞋,这双鞋还有一点打脚,一路走来,朱比亚发现自己的右后脚跟似乎已经磨破皮了。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格雷早就到了教室,他的模型就摆在教室中央,显然他还没有注意到朱比亚已经推门进来,依旧在认真地摆弄他的作品。朱比亚走到格雷身后,面色十分紧张地与他打招呼:“我,我来了。”格雷立即转身,对着朱比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竟然有些害羞:“呵呵,这就是我最喜欢的设计。”朱比亚走上前一看,格雷做的是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设计,造型洗练,直线与白色空间运用居多。她发现格雷在设计中运用了大量的钢化玻璃和落地窗,他的确是个极其喜爱阳光照耀的人。朱比亚不禁露出笑容,格雷果然是一个才华横溢的男子。“你喜欢吗?老实说,我有点忐忑,这还是老师第一次看中我的作品……”格雷说完这句话,朱比亚神情立马紧张起来。她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注重这次拍摄,她开始担心,如果格雷发现这只是她为了见他的借口,会不会大失所望?格雷越是重视这件事,她就越发心虚。看来只能想办法找老师注意格雷的作品了。“朱比亚?”格雷看着一直站在模型前发呆的朱比亚,有点莫名其妙,“有什么问题吗?”“没,没有,呵呵……那我开始拍了。”朱比亚尴尬地笑了两声,想着就这样走一步看一步吧。拍完模型后,格雷看时间还早,对朱比亚说:“真是麻烦你了,不如我请你去喝杯奶茶吧?”朱比亚心里当然是求之不得,她马上手忙脚乱地把摄影器材收起来,红着脸说:“好呀!”格雷被朱比亚慌张地样子逗乐,笑着帮她把被她不小心遗失的遮光套拾起来,放到她的包里,然后说:“我帮你拿包吧,怪重的。”遇到格雷这么绅士的举动,朱比亚的脸越发红起来,她小心翼翼地把包交到格雷手里,连头也不敢抬。格雷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的好,朱比亚心虚地想,搞不好就是因为他以为老师看中了他的设计的关系。奶茶店里,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朱比亚内心已经相当满足,她觉得自己都快幸福地找不到北了。格雷倒是被眼前这个害羞冒失的女孩逗乐好几次。他也不太会跟女孩子交流,只是这个女生让他觉得有种莫名的放松感。“真是没想到我们居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格雷想起了他一次遇到朱比亚的时候,他们一起救活了一只猫。当时她似乎一脸绝望憔悴的样子,他不知道在她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也不敢询问。只是见她现在精神了很多,他也放心了一些。“是啊……对了,那只猫还好吗?”朱比亚听到格雷并没有忘记他们的初次相遇,高兴地快要不能自已,她几乎可以想象得到自己接下来会傻笑好几个星期的样子。“它呀,现在长可肥了,天天趴在我家院子里晒太阳,日子不知道多好过……”“真的呀?哈哈……”有你就够了,支持我活下去。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