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二十万低级灵石。”黄家的管家阴测测的笑了,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摸了摸不存在的胡须,蔑视的看向众人。“二十五万低级灵石。”蓝家的当家人气势如虹的说道。底下众人,面面相觑,低声耳语。路人甲说到:“嗯?今天怎么了???一个个都傻了吗?就几十万低级灵石,就这样兴奋?我猜拍卖价绝对不会低于八十万高级灵石。”路人乙一巴掌拍上路人甲的头。大骂道:“你能,就你能啊!谁不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对升阶的帮助有多大,别胡言乱语了,大人物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议论的。你的脑袋还在头上,你就庆幸吧!”肖家二少低着头缓缓而道:“十万高级灵石,我出十万高级灵石。底下众人哗然。林寒看了又看,握了又握,终还是将手中的牌子放了下来。“还有没有更高的,十万高级灵石第一次!”“十万高级灵石第二次!”“十万高级灵石第三次!”“成交!”落落一脸焦虑的走了上台,顿了顿说:“抱歉各位,今天的拍卖会就此结束,我们的卖场遭到洗劫,希望各位能够谅解。这也不是我们的初衷,一切都是意外。今天所得的入场费用以及酒水通通退还。还奉上上好的女儿红作为补偿,希望各位见谅。”黄家的管家本就不高兴没有拍到好东西,竟然就这样取消了,那回去怎么和夫人老爷交代这一切呢?自己的小命不就交代在这了。摸了摸下巴说到:“既然如此,总要给个说法吧?你们说给人洗劫就真的是给人洗劫了吗?我们大家来到这,本就秉持着对你们是信任,可是你们现在就这样辜负?这点补偿?谁在乎啊?来到这的人虽有贫民草芥可是都不缺这一点银两。”拍下了拍品的肖二少反而不疾不徐的端起了茶盏,掀起茶盖,拨了拨漂浮的茶叶,饮了几口才开口:“我说落落呀,我们可是旧相识,肖家来着卖场的次数可不少啊!你说你搞这一出戏,是什么意图?你总得交代交代这来龙去脉啊?总不能凭几句话就打发了我们可不是。”路人丙开口道:“对,我们不解释这个解释,虽是贫民草芥,可是我们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这里人数众多,怎么可能有盗贼偷窃。“对啊对啊!”众人附议。落落无奈的扯出一抹笑。低声对侍女说:”小青快去请大当家倩许过来主持。”手抚上额头揉了揉。欠身道:“各位爷,对不住了。女子权利小,能给各位的也不多,如若实在要说法。我也没法给你们啊?上头怎么告知我就怎么说。”施施然的起身,随后又请了个安。便退了下去。落落心里可是烦躁极了,什么鬼东西,闹出了这档子事,害得自己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奈何众人又不接受,可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的。当家做主的又不来。上头交代要拍卖给林寒的仙草也没有了,真是里里外外都得罪个精光。林寒这时候可还不知道,早有贵人相助。其实他的身世也是坎坷,年幼走失,记忆模糊,好端端的贵族公子哥却沦落到要靠拍卖会才能取得丹草。这时纱巾蒙面的女孩走了过来,不出所料,这就是公子倩许。那双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众人,她微微欠了身,福了福。缓缓的开口说道:“诸位息怒,小女子招待不周,望海涵。”话音未落一道奇光闪现在舞台中央,众人都受到了波及,“噼里啪啦”是舞台木头不断破碎的声音。路人甲到在了地上,吐出了鲜血。肖二少握在手中的杯子刹那就碎了。霎时间,五光十色。一个神秘男子正在破碎的舞台中央。他发狂似得,突然大笑。“瞧瞧,这里的人都是多么可恶的嘴脸啊。你们为了争取这些仙草真是不择手段!”倩许看了看,说:“这不是隐退江湖多年的大佬吗?今天怎么有兴趣来这卖场。偷盗之人,可是你呀。你忘了你当年做过的那些事,可是历历在目啊。别说我们这些晚辈那些长辈可都是记着的呢!”神秘男子望了望又笑道:“神经病呀,我不要脸子啊。瞧瞧你们一个个都是有了功力忘了尊卑。”伸手拉开了衣袖,露出了里面的仙丹啊,珠草呀!狂妄的笑到,“有本事你们来抢,我就是偷窃了,你们要怎样。”说着又发动了功力,霎时间,整个片场座椅尽碎。一片狼藉,尘土飞扬呛的人难受,连大气都没有人敢出。林寒拍案而起,大声怒斥:“尔等狂徒,休要无理。”说着对着神秘男子就是一掌。男子也也伸手对抗,又是一阵尘土飞扬。看不出所以然。林寒在心里默默的想。为什么呢?这神秘男子为何要作恶多端。看的武功不至于要做这些。为何?神秘男子也不大吃一惊为何小小的身板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他可是功力巨大。曾几何时不可一世。狂妄自大,可是他有那个资本的啊!姜还是老的辣?还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神秘男子惊讶的看着。手中也有一点异样,难以置信的掰开林寒的手掌心。一颗六芒星在手中熠熠生辉。他跪下来。大声喊到:“天佑我皇。生生不息。”众人皆跪大声喊到:“天佑我皇,生生不息。”林寒一脸纳闷???心想:这个在搞什么鬼???什么玩意儿啊!我可和那天阶的羽皇一点关系都没有啊!可别认错了人。现在场面都清奇啊!一声又一声的接着呼喊。众人看了又看。只能骂自己有眼无珠识人不清。竟然认不出羽皇。倩许急忙上前抱住了林寒。头倚靠在他身上。缓缓说:“林寒啊!我等了那么久,你终于要觉醒了吗?你终于记得人间世的事情了吗?难道我天族又要开始从见天日了吗?真的好开心啊!好开心你能恢复记忆,重新开始统领天下的事情。”林寒感觉到天崩地裂的难受大声斥道:“谁,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说,不,我不是,我一定不是,你不要贪慕荣华富贵了。即使我恢复了记忆你也不是我的雨后。”倩许感觉到奔溃。开口道:“不,一定不会的,羽皇那么爱我,怎么会忍心我孤苦伶仃的撑起帝国。啊啊啊……”林寒失望的闭上眼睛。不忍在看。开口道:“我们就此别过,就这样吧。我们就这样吧。那就这样吧,再爱都曲终人散了。”倩许呐呐的说到:“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既然都做不到。那我就血染杀场吧!”伸手使用十成的功力向一个承重柱子劈去。呼啦啦地动山摇的。低着头的众人一动不动。深怕殃及池鱼的。即使已经被砸的头破血流难以动弹,也不敢移动半分。心意乱的。只感期盼。羽皇雨后能够从归于好。这样人世间就太平了。也不会被妖魔鬼怪侵略。倩许凄惨一笑:“你说,即使天崩地裂也都会陪在我身边。那现在呢?你在做什么?我扪心自问。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何。为何。要这样?我们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说着说着,眼泪不断的落下。林寒:“也是,何必啊!何必啊?我也想问问我们何必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林寒凄惨一笑:“想想这么多年你手下的人命还少吗?小孩从从出生就是你的手下。帮助你残害生命,涂炭生灵。想想东裕的大火。西域的泥石流。那个不是你的手笔啊!可把你厉害坏了?不是吗?还有什么好问的。我们两清了。我帮你还这些债,也算报答你我之间的情分了。从此我们恩断义绝。”倩许大喊:“不!不,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额没有做过。”倩许哭喊着抱住林寒的大腿跌坐在地上。失声痛苦。难道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虚无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那一切都是他所赋予的权利。凭什么这样指责他。不。她不能失去这一切。她还是要做他刚刚在上的雨后。一切都可以重来。就是不能恩断义绝。林寒不忍看着。毕竟也是千恩万宠过的姑娘。使用功力略过人群了。隐入了云中。倩许对着众人笑到。:“最哀莫过于心死。从此我两个恩断义绝。”泪痕还未干。揭开面纱。一头撞向破碎的柱子。一抹献血。染红了天空。众人默哀。缓缓喊到:“雨后升仙。众生升阶。”霎时间天空飘下雨丝。彩虹显现。每个人都笼罩在云朵下。一个,两个,三个,都升阶了。众人也不知道是哀还是喜。见证了这份爱情。结局却是凄楚的。从此终有羽皇再无雨后。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