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两人的加入,方寒的战斗一时之间竟然轻松的不少。回头一看,这两人竟然是杜若兰和萧羽。不用说,要杀方寒的一定是杜若兰,而要救方寒的是萧羽。两人的加入虽然让战斗的整体声势变大了,但是方寒的压力却变小了,战斗一时之间陷入了焦灼状态。方寒的压力虽然小了不少,但是依旧不是很乐观。方寒一时之间也没有离开的好办法,就在方寒眼开就要挨上一掌,这一掌方寒就算不是重伤,也不好受。杜若兰突然就在这一掌之前来到了方寒的身前,看是在攻击方寒,可是她的位置正好可以替方寒档下这一掌。这一掌的主人,一看杜若兰到了前面,这一掌要是继续打过去,杜若兰势必首当其冲,慌忙之下只能强行撤掌,而后果就是,瞬间反噬。但是宁可反噬,他也不敢打过去这一掌。杜若兰是谁,那可是杜留念最疼爱的独女,要是打过,他回去就是有死无生。当下这一掌的杜若兰向方寒传音道:“抓住我作人质,然后离开。”方寒在杜若兰的配合之下,顺利地将杜若兰制住。看到方寒抓住了杜若兰,古月宗的人一时之间都停止了攻击。望着方寒喝:“放了我们小姐。否则,定让你生不如死。”方寒呵呵一笑说:“放了她,你们会放过我吗?当我是小孩吗?不想让你们小姐死的就放我们离开,否则,我会在你们让我生不如死之前,先杀了你们小姐。看你们回去,杜留念会不会放过你们。不要怀疑我又没有这个能力。”方有这个能力,他们毫不怀疑,只是,真的要放他们走吗?现在他们和方寒可以说已经是不死不休,要是现在放开方寒,以方寒得天赋,以后的成长必定不凡。那他们必定没有好下场。其中一个相是头领的老者说:“放了你可以,但是你要先放了我们小姐。”“我说了不要当我是小孩,现在放了她,你们会放了我们才怪。先放我们离开,等到我觉得安全了,自会放她回去。”方寒一声冷笑,嘴角还带着血迹,现在的方寒看起来灰头土脸,很是狼狈,只是眼睛却很是明亮。领头老者愤怒不已,没想到方寒这样的精明,心里却也在怪杜若兰碍事,要不是她,现在的方寒恐怕早就死了。只是没有办法,只能说:“好,我们放你离开,你最好也遵守承诺,否则,就是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你。”说着就示意自己的人让路。“顺着让开的路,方寒三人快速地离开了。”望着离开的方寒三人,其中一人道:“现在真的放他离开,等他成长起来,我们就惨了。”“要是不放,他真的杀了杜若兰,我们是不用等他成长起来了,可是不用回宗门。宗主就会先杀了我们。”领头老者对策这就话成功让所有人都陷入了人沉默。他们明白老者说的一定也没有错。“不过,幸好陀罗追踪盘还在他的身上,那上面有特殊印记,他并不知道,我们还是有机会找到他,在他成长起来之前将他杀掉。还是两全其美。”老者的这句话让众人熄灭的希望又重新燃烧了起来,有活路,谁也不愿意死。离开包围的方寒将杜若兰放开来。三人迅速的离开了古月宗的势力范围。路上杜若兰问方寒:“陀罗追踪盘是不是在你身上。”方寒不解的点点头。“上面有特殊的印记,你快将它抹去,否则他们还会追上来的。”方寒衣服原来如此的表情,赶忙将陀罗追踪盘拿出来。并将上面的特殊印记抹去,这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我说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是从这里离开的,感情是这个原因啊,还好有杜若兰提醒了一下,否则,自己就算走到你里,都会被追上。’“糟了,这小子发现了陀螺追踪盘上的印记,并将其消除了。我再也感应不到她的位置了。”就在方寒将印记抹除的一瞬间,领头老者就知道了,脸色一变,有携惊讶的说。听到老者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只是他们没有办法而已。等三人彻底安全了之后,方寒看像杜若兰问道:“为什么帮我。”“你当初对我不是也很好吗!再说了,我们谁也没有错,只是立场不同,没有必要你死我活,再说了,要是真的要论对错的话,也是我们古月宗有错在先。”杜若兰只是微微一笑。很是平淡的回答。“谢谢。”不管杜若兰说的是不是真的,这次是真的帮到了自己,于情于理,方寒都应该道谢。杜若兰笑着摇摇头。反过头来,方寒望向萧羽,嘴角上翘,微笑着说:“你呢?怎么也来了。”对于方寒的询问,萧羽淡淡的说道:“知道你独自一人离开,肯定会有危险,不放心,就跟来了。”说得很轻松,好像很简单一样,可是方寒知道这一定不简单,对于在这种情况下萧羽依旧记着他,他感到很高兴。既然萧羽不想说,他也就没有问,不是所有事情多要说清楚的。看着远处的城门,方寒知道他已经安全了,已经彻底地离开了古月宗的势力范围。转头看向杜若兰和萧羽说道:“前面就是亚太城了,这里已经安全了,你们可以放心了,现在你们要怎么做,离开还是进去?”杜若兰和萧羽彼此望了一眼,杜若兰说:“我就不进去了,父亲知道我被抓走,一定急坏了,再加上我还要阻止他找来。所以还是尽快回去的好,”说到这里,杜若兰顿了一顿,好像有些难言之隐,最终还是说道:“方寒,你以后的成就一定会很高。以后你要是报仇的话,希望你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我父亲,他也是太关心我了。”说完,不等方寒开口,就将脸转过了一旁。显然,这个请求她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方寒沉吟了一下,说道:“看情况吧!只要他不再惹我,我可以放他一次。”本身方寒不是一个大度的人,有仇不报不是他的性格,可是杜若兰也实实在在的救了他一命,他同样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说完方寒望向萧羽。看着方寒望过来,萧羽笑了一笑说:“既然你已经没事了,我也要离开了,我的事情可是很多的。”萧羽故作轻松地说。可是他的事情真的完了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