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的作为是方寒最不耻的,方寒从心里讨厌这样的伪君子,他宁愿和小人打交道,也不原本和这种伪君子打交道。在他看来,这种伪君子是那种,既想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和这样的人根本没有什么说的。在了解到老者的为人后,方寒直接就像老者发动了攻击,老者也是不手软,且攻击比方寒还要凌厉,一时之间,两人打的是热火朝天。不过好像约好的一样,两人同时选择了远距离的攻击,都没有近身战斗。恐怖的灵力就这么一直在对轰。随着时间的加长,老者有些不耐烦了,为了可以快速地解决方寒,老这加大了攻击的威力,这样迫使方寒也不得不加强攻击,否则就要受伤了。老者越打越心惊,本想仗着自己比他修为高,灵力也比方寒充足,再加上方寒之前就已经战过一场了。灵力肯定不足,此消彼长之下,一定可以很快将方寒的灵力耗尽,这样方寒还不是任由他宰割。没想到方寒的灵力竟也这样深厚。其实是老者有些害怕方寒的近身战斗,在中期的时候,方寒就可就将杜如兰这个后期的高手擒住,更何况现在的方寒已经是后期。他可不敢和方寒近身战斗。就在老者的灵力耗费八成的时候,方寒中出现了灵力的不足。老这一阵欣喜,哈哈大笑道:“灵力不足了吧!我说过不要小看我,这就是”说到一半的老者突然住口了,瞪着大眼看着方寒。惊道:“怎么可能。”就在老者大笑的时候,方寒掏出一颗回灵丹。直接放入口中,瞬间就感觉到身体里近乎枯竭的灵力,开始快速的回复,那速度比方寒的消耗还要快。老者也正是看到了这一幕,才会吃惊。一会的功夫,方寒的灵力就恢复了一半,已经超过了老者体内所剩的灵力。而且,方寒体内的灵力还在持续的恢复。看到这一幕的老者,尽力吃惊不已,开始准备逃命。再继续这样,就不是他耗死方寒,而是方寒耗死他了。只是方寒又怎会给他机会。只所以方寒也选择远攻,就是和老者打得一样的主意。只是老者的底气是本身的修为高,而方寒的底气是他有大量的恢复灵力的丹药。切都是上品。看到情况不好,老者转身就要逃走,现在她的体内灵力已经不到八成,要是再不走的话,就真的走不了了。在老者转身的时候,方寒的剑带着一股灵力,攻击想老者的身后。现在的老者,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只要在一还手,就会被方寒拖住,那ta他可就真的走不了了。仓促之间,老者只是身体一偏,躲过致命的要害,却被方寒的见砍掉了一只手臂。就是这样,老者也没有敢回头。而是马上施展燃烧生命力的方法,骤然加速离开了,瞬间就看不到了身影。看着离开的老者,方寒有些可惜的摇摇头,知道就算是追也追不上了。不过比较欣慰的是,方寒砍下来的那只手臂,正好是老者带有空间戒指的那条。之前老者将已死那人的空间戒指放入老人自己的戒指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陀罗追踪盘就在方寒砍掉的这个手臂里。但是方寒知道,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来不急看戒指里都有什么,马上就离开了。这么大的动静,他怕引来其他的人。离开的方寒看准方向,直接向古月宗的边境走去,他想要尽快出去古月宗的地盘,只要出去,就意味着方寒安全了。古月宗想要去别人的地盘追杀自己,也要管人家答不答应呢!几个小时后,方寒终于来到了古月宗的边境,就在马上就要出去的时候,方寒感觉很不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直觉。就在方寒想要转身离开时,一人挡住的方寒的去路。“没死还敢出现在这里,是想要子的快点嘛。我可以帮你。”方寒一边看着眼前只有一个手臂的老者,一边向四周观察。挡住方寒的正是刚从方寒手里逃跑并断了一只手臂的老者。这种情况下老者还敢出现,方寒就知道一定有后手,帮来了救兵。现在的方寒感觉他已经被很对人锁定,想要离开看来很是不容易了。并有几人已经向方寒围了过来。“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你这次是走不了了。等着被我折磨吧!”老者一辆的狞狰,脸上带着无语罗比的仇恨。方寒看了他一只手臂,他如何会不恨。“可惜,你没有机会了。”说着,方寒突然出手,瞬间就将老者劈成了不知道多少块。就在方寒出手的时候,至少有超过五个人同时向他出手。只是方寒仗着凌云踏步,在杀了老者的情况下,依然多看来大部分的攻击。随着方寒实力的提升,凌云踏步也跟着升级了。站定的方寒,嘴角带着一丝的血迹。擦掉嘴角的血迹,方寒才看向向自己出手的人,出手的一共有八人。“你们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只要我不死,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吧!”方寒将这八人直接方进了必杀的名单里。想要说自己的人,他是不会发过的。方寒的话让八人直接一惊,看向方寒的眼神都变得凌厉了起来,同时在心里想,今天方寒必须死,否则,以方寒的修炼天赋,只要他可以成长起来,那就是他们的噩梦。其中一人阴森森的说:“你没有机会了,去死吧!”说着,八人同时攻向了方寒,八人之中,修为最低的竟然也是控灵后期。其他的都是巅峰。看来杜留念是恨他至极,为了他一人,竟然派出了这么多的高手,就为了围攻他。在面对这么多的同级别,甚至更高的高手,方寒就算是再厉害,一时之间也是连连受伤,要不是凌云踏步的步法实在精妙,现在的方寒早就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只是方寒庆幸的是,还好现在是她最擅长的近身战,否则,方寒早就被灵力轰成渣了。就在方寒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一声娇喝道:“我要亲手杀了他,”同时一声道:“小心,我来拖住他们,你快走。”说着方寒的身边就多了两人人。只是一个要杀方寒,而一个却是为了救方寒。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