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的撞击并没有出现,只见方寒的剑直接穿过了那人挡在胸前的刀。看到自己中剑,那人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结果,在方寒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所以才把刀放在了胸口上。那把刀也的确是用来阻挡方寒的剑的,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方寒的剑会穿过他的刀,自己的刀是什么材料,他很清楚。那可是自己花了十年的时间收集材料,求炼器大师炼制的,为此他付出了所有的财产。一直以来,这把刀都没有让他失望,在同级别当中,他的刀虽不是最好,可是至少也是中上的存在,这把刀不止一次的救过他的命。现在就是这把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刀,竟然会被人用兵器毫无阻碍的穿透。只是多磨的讽刺啊。这一瞬间,他就呆住了。一脸的不可置信,目瞪口呆。脑子顿时就一片空白,眼里只有穿过道的那把剑。一时间竟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方寒再看知道这一幕的时候,也很是震惊,首先想的就是,师傅给的这把剑果然不是凡品。然后再看到对方的表情之后,方寒瞬间就将心神收回,这可是个好机会,他又怎会放过。果断的将那准备迎敌的一掌,尽全力的冲着对方的头拍过去。可能是太震惊的缘故,这人竟然没有反应一样。没有抵抗的就被方寒一掌拍了个结实。在方寒的手拍到他的头上的时候,他才从刚才的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可是已经晚了。这一掌直接将他拍了个形神俱灭,没有回转的余地。看着对方的尸体向着悬崖下面掉落,方寒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方寒没有想到这一掌这么容易就成功了。对方可是控灵期巅峰啊,就这么被自己杀了,这也太简单了吧。不过,方寒也知道现在不是出神的时候,很快方寒就回过神来,他可是知道,还有一个敌人呢,来不及想太多的方寒马上就选择了离开,进行自己的第二个偷袭准备。来到崖下,方寒找到了尸体,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方寒找好埋伏的地点藏好。虽然只剩下一个敌人了,就算是和他正面战斗,方寒也不怕,可是能偷袭,方寒不会傻到去正面战斗。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不要说方寒现在情况了,当然是选对自己最有力的方式了。要是正面战斗的话,方寒固然不怕,可是他也明白,就算是不死,也不会很轻松,毕竟实力在那里放着呢。方寒明白,刚才的战斗,很大一部分是运气,对方没想到方寒的剑会穿透自己的刀,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就因为这个意外,让他出现了一瞬间的不可置信和愣神,而方寒也正是趁这一瞬间的愣神加上偷袭,才会这么轻松的解决对方。他可不认为他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藏好的方寒,尽最大可能的将自身的气息隐藏到最好,静等着对手的到来。果然,方寒刚将自己藏好,就看到一道身影从远处流星一般的划来,速度奇快无比。看对方来的速度,方寒就知道这两人之间一定有定有什么联系,否则不会来这么快。刚才要是方寒藏得慢一些,一定会被发现。战斗稍微僵持一些或者结束的晚一些。他就会遭到两面夹击的命运。要是前者,方寒就只能和对方正面战斗了,后者的话,放就只能跑了。至于陀罗追踪盘,就只能在另想办法了。来的是一个长者,修为恐怕比刚才那人还要高一些。长着来到死者的身旁,没有多少的悲伤。看着死者摇摇头说道:“告诉你要小心,就是不听。这就是轻敌的下场。”说着竟然将死者身上的空间戒指拿了下来,看也没看的就收了起来。然后就直接将不远处的地方用灵力轰了一个坑,隔空将死者的尸体放入坑中。埋上土,弯腰将土弄平。边做着这些事情,边说:“空间戒指将当是你给我埋葬你的报酬了。我也会为你报仇的。”就在其弯腰的时候,方寒看准时机,控制着灵力向老者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攻击。无尽的灵力肆虐,瞬间就将原先的一片地方淹没。这种情况下的攻击,只要击中,毫无疑问,老者最少也要受重伤。频临死境都有可能。等到灵力尽散,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的深坑,想象中的老者受伤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而是没有老者的身影。看到这一幕,方寒马上就戒备了起来。刚才的攻击,老者明显是躲过了,但是,当时的情况,四周到处都是灵力肆虐,老者会躲在哪里。方寒想来,只有上方。抬起头,果然老者就在上方,哪里有丝毫受伤的迹象。老者一脸轻笑的望着方寒说道:“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你太小看我了。我可不是那头蠢猪。”到了这一步,方寒又如何不知道,老者从一开始就什么也知道,要说唯一不知道的,恐怕就是方寒的藏身地点。而老者的一系列作为,也都是为了引出方寒而故意的。现在的方寒想起了一句话,不要小看任何人。“你是故意来晚的吧,其实你就在不远处,对吗?之所以没有出来,只是想要借我的手掉你的伙伴而已。”听老者的话语,方寒明白老这恐怕和他的搭档不怎么和。那这就很有可能是真的。“你很聪明,不这样,奖励还要分那蠢猪一份。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方寒没有想到老者会直接承认。想一想也就释然了,修炼界的资源本身就是有限的。每个人都在争夺,老者也不例外,不同的只是方法而已。“你就那么有把握,一定可以胜得过我,这也太自信了吧!”老者的话让方寒很是不舒服,感觉自己好像是别人的菜一样,任人随时享用。这种感觉方寒很是讨厌。方寒说的也是实话,虽然老者比他高一个阶位,然是方寒是普通的控灵后期吗?如果是的话,他也许根本活不到现在。要是老者没有设计他的同伴,他的同伴也没有被方寒杀死,两人齐上的话,方寒说不得只有跑路了。但是现在,方寒可不认为这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