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突破的方寒,并没有立即出关。而是安心的巩固修为,在这里的安全问题,方寒还是比较放心的。想来个古月宗才答应了不会找两色星系的麻烦,短时间里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这也是方寒这样大胆的主要原因。在方寒成功突破的时候,萧羽就已经知道了,可是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依旧在为方寒守关。不关乎其他的什么,只是,他感觉有些欠方寒的。萧风离开的时候,让他要好好照顾方寒,他没有做到,在方寒回来以后,又让方寒因为本该是他的事情而涉险,帮他。这让萧羽心中对方寒有些愧疚。虽然知道方寒已经成功突破,守不守关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就算是有人不小心闯关,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可是他依然在守关。出于对方寒的愧疚心理,他想要尽可能的对方寒有些回报。即便是知道没有必要,可是依然不曾放弃。巩固好修为的方寒,感觉着身体之上那澎湃的灵力,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将这段时间的经历回想了一下的方寒,感觉现在是时候离开了。这里的事情也已经到了一个段落。心想,还真不是一家一等于二的结果。这次突破,方寒虽然依旧不能抗衡灵士强者,但是整体力量上,至少提升了一倍。现在他离开也比较放心了。决定的方寒这才起身离开房间。打开房门的方寒看到了依旧在守关的萧羽。看到萧羽的方寒并没有惊讶,在方寒巩固修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知道萧羽的情况。面对萧羽,方寒没有说谢谢,有些事情是不用说的,只要记在心里就行。方寒只是笑了笑说:“师伯,进来吧,我正好有些事情要和你谈谈。”方寒的出关让萧羽有些诧异,他以为方寒还要几天才可以,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听到方寒的话,萧羽笑着点点头转身走进屋里。关上房门的方寒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布置了一个结界,在其认定安全的时候,拿出了一个瓶子递给萧羽说:“这是我炼制的助心丹,希望可以帮助您,还有就是,我准备离开了。”萧羽目瞪口呆的望着方寒,完全没有听到后面的话。萧羽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下,满心满脑就只有一句话,这是助心丹,是给你的。助心丹的作用,萧羽如何会不知道,这个是助心丹啊。丹药本身就非常的珍贵,想助心丹这种可以提升心境的丹药,就更是珍贵了,众所周知,控灵期以后修炼的主要部分就变成了心境的修炼,有多少人因为心境的不够,而卡在瓶颈,助心丹这种丹药,在修炼界那可是超级宝贝。就算是将萧羽卖掉,也不够这颗助心丹的一个零头。不仅仅是因为药材的珍贵,更多的是因为丹方的珍贵。这个助心丹要是放到拍卖会上去拍卖,就算是十个两色星系也不够。望着眼前的助心丹,萧羽将激动的心情压下去,看着方寒,眼中带着期待,还有些不可置信,有些结巴的说:“给我的。”萧羽的声音沙哑,就那么看着方寒。直到方寒点点头说:“是的,希望你可以尽快地提升实力。这样既可以更好的守护两色星系。我也可以放心的离开。”萧羽努力的平服自己的心绪,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心里告诉自己,这颗助心丹一定不能要,本身对方寒,萧羽就有很多的愧疚,现在非但没有弥补回来,反而要方寒来帮自己,现在又怎么可以接受方寒这么贵重的东西。萧羽平静下来,看着方寒,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颗助心丹,他怕自己看了就更加放不开了。要知道,他卡在现在这个瓶颈上已经很久了,这颗助心丹很可能就可以让自己突破多年以来的瓶颈。只是自己却不能要,忍着心理的煎熬说:“不,这颗丹药对你来说也许才是最珍贵的。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你还说自己留着吧!”方寒对萧羽的表现很是满意,笑了笑说:“您不用担心,我自己就是一个炼丹师,这颗丹药就是我专门为你炼制的,你就不要再推迟了。我要用的话,还可以在炼制。再说了,要是您的实力强一些,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也只有你的实力强了,我才可以安心地离开。”萧羽激动的接过方寒递过来的丹药,手都有些颤抖地说:“真的吗?那太好了。”对于方寒可以炼丹的情况,萧羽是一点也不惊慌,方寒是萧风的徒弟,自是很有可能会炼丹。接过丹药,萧羽才想起。方寒刚才好像说他要离开。反应过来的萧羽一惊说:“这么快就要离开啊!是不是太快了。”萧羽知道方寒始终都是要离开的,只是时间有些太快了。“我早既想要离开了,只是因为事情没有解决,这才暂时的流了下来。我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方寒抬起头,望向远方,眼中带着数不尽的渴望。这一刻的方寒,显得是那么的沧桑,好像一个经历了各种事情的老人一样。对于方寒的表现,萧羽是即理解又不明白。理解年轻人对外面世界的向往,这是正常的,也是合理的。不明白的是,方寒的向往有些太强烈了,强烈到,好像方寒从来都没有去过一样。那方寒这么多年又是在哪里度过的。只是,这些萧羽并没有说出来,而是问:“什么时候走。”方寒的样子让萧羽看到,方寒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也打消劝说的念头。每个人都是要走自己的路的,萧羽明白方寒的路不在这里。就算是拦也是拦不住的。“走的时候,我就不告诉您了,随时都有可能。”听到方寒这么说,萧羽没有在追问。而是说:“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只要你想要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说完,萧羽给了方寒一个空间戒指,转身就离开了,没有再回头望一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