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留念很是郁闷,对于方寒这*裸的要挟,非但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还要照办。想想都感觉憋屈,可是又不得不从,谁让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呢!唯一让杜留念感觉还比较欣慰的是,从始至终,他都知道,方寒说的都是实话,没有耍什么心机。在灵士强者面前耍诡计,方寒还没有那么傻,只要对方的神识盯着自己,哪怕是一点点的心理波动,对方都可以发现。而说谎话,一点心理波动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即然说谎话,那就要编谎话,而编谎话不引起心理波动,那是不可能的。一旦在灵士强者面前说谎话,被发现,方寒就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虽然控灵期和灵士只是相差一级,但是里面相差的实力就非常大了。经常和灵士强者在一起的方寒,又怎会不知道。方寒虽然可以越级挑战,那也是同阶为里的小阶位,而这种大的阶位,那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情愿,可是为了女儿,杜留念还是将方寒的禁锢解开了。接开禁锢的方寒,面色苍白,浑身湿透,一副摇摇欲对的模样。禁锢的解除,萧羽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自由的萧羽,马上来到方寒的身边,扶住方寒,并拿出疗伤的丹药,让方寒服下。萧羽的弟弟萧风会炼制丹药,虽不是谁都知道,但作为老对手的古月宗还是知道的。看到萧羽给方寒服用丹药,倒是没有惊讶。看着方寒服用了丹药,杜留念说道:“现在可以为我女儿解开身上的加锁了吧!”杜留念的语气明显不善。“想要救令爱,并不难,只要杜宗主答应我两件事,我就救令爱。”刚服用丹药的方寒并没有大好,却依旧不卑不亢的说。“说吧!希望你的要求不过分。”到了现在,杜留念也是一个明白人,对方达不到目的是不会就这么简单救自己的女儿的。提条件是必然的。“第一,我希望杜宗主承诺,在有生之年,不打两色星系的主意。让两色星系保持独立。”杜留念点点头,这个条件,早在梁叔回去求援的时候,他就知道,两色星系本身的资源就比较少,若不是有两色果这味药,他也不会去打两色星系的主意。但是两色果的生长周期实在是有些长,在女儿和两色果中间相比较,肯定是女儿更重要。见杜留念答应了。方寒继续说道:“第二,我知道,我得罪了你,你是不会放过我的,而我在你面前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的,我要让你答应我,只要我还在两色星系,你就不可以动手对付我。”听到方寒的这个要求,杜留念微微一愣皱起了眉头,不悦说道:“你要是永远不出两色星系,那怎么办。你为什么不直接让我答应,终其一生也不可以对付你。”杜留念很是不避讳的表达了不会放过方寒的意思。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现在自己有求方寒,就算是方寒真的提出这个要求,为了女儿,说不得也要答应的。“我最多不会超过五年,就会离开,这点宗主放心。至于,宗主的后一个问题,那就是道心,我不想要自己的道心不稳。这就是我的回答。”杜留念本以为方寒会说无可奉告的,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说了出来。对方寒的第二个要求,杜留念最终也是答应了。“那就请宗主起誓吧!”若是不起誓,方寒可是不放心啊!谁知道,杜留念会不会反悔。而一旦起誓,那可是回应誓的。没有人敢违背誓言,就算是十恶不赦的人,也同样不敢。杜留念望着方寒,脸上有愤怒的表情,却不曾发出来。“哼,我杜留念起誓,只要方寒救好我的女儿,在有生之年不会打两色星系的注意,并且,五年之内,只要方寒没有离开两色星系,我就不会对其出手。”杜留念一脸严肃,右手举起发誓道。听着杜留念的誓言,方寒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如何听不出杜留念话中的意思。他说不打两色星系的注意,是建立在方寒就好了他的女儿的基础上。而放过方寒,更是在方寒五年之内不离开两色星系的前提下,也就是说,如果,方寒五年以后还在两色星系,那他照样会动手。只是,方寒的基本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他本人,也不会留在两色星系五年之久。所以,也就并不在意杜留念的说辞。达成协议侯,杜留念已经恢复了平静。说道•“现在,可以救治我女儿了吧?”“当然。杜宗主不要心急。”说着,方寒将脸转向了萧羽,说道:“我要炼制一种丹药。缺少一种药材,就是两色果,不知道师伯这里可有。”方寒并没有隐瞒自己会炼丹的事情,因为就是想要隐瞒也是瞒不住的,只要稍微的一查,很轻松的就可以查出来,自己是萧风的弟子。所以,这是瞒不住的,干脆就不瞒了。“有。”说着,萧羽就递给方寒方寒一颗两种颜色的果子,赫然就是两色果。拿到两色果的方寒,直接就在太空中就开始了炼制丹药,方寒在人前可没敢使用万物鼎。加上这次要炼制的丹药等级并不高,也没有必要使用万物鼎。随着方寒将一种种的药材处理好放入丹炉,丹药的炼制也到了尾声。很快方寒就炼制了十颗通体红色的丹药。随着丹药的出炉,方寒也站了起来。将手中的丹药交给杜留念三颗,方寒说道:“每天中午的时候,服食一颗,连服三天,就可以了。”杜留念什么也没有问,而是将三颗丹药都交给了杜若兰。这次的会面,让杜留念感觉很是不爽,所以,看都没有看方寒一眼,拿到解药的杜留念,转身就带着杜若兰和梁叔离开了。望着离开的杜留念三人,方寒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于杜留念,他始终有一种忌惮,现在杜留念离开了,正是最好的结局,自己的目的也达到了。放松下来的方寒才感觉很累,不光是身体上的,最主要的是心理上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