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若兰的实力本身就比方寒要高,在两人都用上兵器的情况下,方寒的处境看起来就更糟了。一再被压着打,身上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这时的方寒看起来是那么的凄惨,不仅没有还手之力,身上的衣服有很多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红色。脸色也很不好。总之是狼狈不已。反之,杜若兰是越打越顺手,眼前方寒的形象,更是肯定了杜若兰马上就可以解决方寒的事实。现在的方寒就连躲避也有些变得力不从心起来。看准时机,杜若兰一剑削向方寒的脖子,这样是被命中,方案可就是身首异处了。远处的萧羽也看到了这一剑,想要过来救援,可是马上就被梁叔给缠住,两人的修为相差不多,要是一人想要缠住另一人,不使其脱身,还是很容易的。在萧羽救援无望,这一剑马上就要滑向方寒的脖子的时候,方寒很是慌张地举起手中的剑,想要用手中的剑来抵挡划来的一剑。只见杜若兰的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不说自己实力比方寒高,就算是同等情况下,这一剑方寒就算挡住了也会被恐怖的能量轰击出去,就算不死,至少也是重伤。一旦方寒重伤,这场战斗就可以结束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是,想象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就在霜双剑要碰撞到一起的时候,杜若兰竟然从方寒的脸上看到了微笑,杜若兰心里一惊,就知道不对。试问有谁会在生命出现危机的时候,不但没有恐惧和惊慌,反而会露出笑容,这明显是不正常啊,事若反常必有妖,杜若兰马上就想要将剑撤回来,可是这个时候,又怎么能成功呢!这么好的机会,杜若兰一开始的这一招就是全力出手,在这关键时候,正是力气用尽之时,又起是想撤就撤的。双剑好无疑问的撞击在了一起,方寒被撞飞的画面并没有出现。方寒被削断长剑,划开脖子的画面也没有出现。只见方寒的长剑瞬间就将杜若兰的长剑给削断了,并且,长剑在削断杜若兰的长剑后,没有停留的直接刺向了杜若兰的右臂肩膀,一剑穿透。左手更是一掌拍在了杜若兰的胸口,将杜若兰击飞。这一切放生的太过突然,梁叔想要就援都来不及。杜若兰自己的反应都慢了半拍,更不要说梁叔了。看着飞出去的杜若兰,方寒并没有就此停留,而是紧跟其上,将已经重伤的杜若兰控制在了手中。快速的向杜若兰的嘴中放入一颗药丸。这时得杜若兰,根本就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方寒向自己的嘴里放入药丸,有心想要吐出来,只是药丸入嘴即化,根本就没有给杜若兰机会。这时的杜若兰嘴角流着鲜血,走手捂住伤口,几乎是用吼的,说道:“你给我吃的是什么?”她可不会傻到以为方寒给她吃的是疗伤的丹药。不说丹药的珍贵,就是敌对的立场也是不可能的。方寒根本就没有看杜若兰,而是注目着远处过来的梁叔。看到方寒没有理会自己,杜若兰平复了一下心情,苦笑一声,再次说道:“你一开始就是故意的吧!故意示弱,故意激怒我。好寻找机会将我擒住对吗?若不是出其不意,你是不可能擒住我的。”说到这里的杜若兰自嘲的笑了一笑,笑自己一开始还以为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方寒,现在竟然变成了被解决着,这事情还真是出乎意料。要是一开始有人告诉她,他会被一个控灵初期的人擒住,她一定会嗤之以鼻。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杜若兰的表现让方寒多少有些诧异,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可以从愤怒的情绪中冷静下来。可是看了杜若兰一眼,就又将视线射向了远方。从方寒由绝地反击开始,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快到人的思想都有些跟不上了。看到杜若兰已经被方寒擒住,梁叔和萧羽也停止了战斗。这个时候,两人的战斗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胜负已经分出来了。萧羽来到方寒的身边,梁叔在方寒不远处停了下来,脸色很是难看,说道:“请你放了她,这场战斗我们输了,我们两人也不会再打你们两色星的主意。”听到梁叔的话,方寒将杜若兰交给萧羽,面对梁叔冷笑了一声,说:“你在和我玩文子游戏吗?还有你觉得,这样的交易合适吗?要是我被你们擒住了,你回放了我吗?”梁叔只是说他们两人,并不是他们的宗门,这是有很大区别的。梁叔和杜若兰完全可以在离开后,直接回宗门,让宗门再派人来,这样他们既不会为被诺言,两色星系还是不得安宁,这可不是方寒想要的。要是他们再次来的是灵士级高手或是灵师级的呢?方寒可不认为自己可以打赢。他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比较清楚地,否则也不会连伪装也用上,加上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他们耗在这里,他还要出去呢!“那你要怎么办?是要灵药还是什么?”方寒的话,让梁叔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他明白方寒所说都是实情。自己这样也的确不合适。看来是要付出一些代价了。“签订一个协议,表明你古月宗,永远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再对我两色星系进行骚扰,也不会打我两色星系的主意。我就将她放了。”梁叔的脸色一变,他本来想,方寒可能要一些珍贵的药材,或者是天材地宝。他没有想到方寒是这样的要求。可是这件事情可不是他能做主的。他只负责保护杜若兰而已,宗门的事请他也做不了主。无奈的梁叔只能说:“你的要求太过分了,再说了,这我做不了主。”梁叔的话,早就在方寒的预料之内。只听方寒慢悠悠的说:“我知道,那你就去找可以做主的人来,放心,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我是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不过提醒你,她的身上已经被我下了药,你只有一个月时间,时间要是过了,我可不负责。”说完方寒和萧羽转身就离开了。根本没有等梁叔的回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