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现身的方寒,杜若兰就知道,想要让方寒不帮萧羽,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因为她很清楚的记得,在第一次邀约萧羽的时候,萧羽就带着方寒。如果不是亲信,萧羽又怎会带方寒去和自己见面。现在杜若兰甚至都怀疑,这一切都是萧羽算计好的,故意放出萧风不在的消息,为的就是因自己上钩,好教训自己一顿。可是反过来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方寒的修为不够高。不管怎样,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杜若兰很是果断的不再想以前,但放弃也不是她的性格。“看来是算计好的,要怎么办,划下道来吧!”杜若兰的脸色有些难看,不管是谁,遇到这样被人算计的事,脸色都好不了。虽不能确定是否是算计,但还是有很大的可能不是吗?一想到有可能是被算计了,杜若兰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只是,她忘记了,她也有算计别人。总不能只允许她算计别人,不许别人算计她吧。“不要说得好像是我们在算计你们一样,这件事情可是你们挑起的,也是你们在算计我们。要不是我恰巧回来,你们会放过我两色星系吗?哼。向你们这样欺软怕硬,还敢自誉为英雄,还知不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方寒一脸的不屑,脸上更是冷笑连连。话里也是一字不让。在方寒看来,这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别人弱的时候,你就欺负人,别人比你厉害了,你就说是别人算计你,感情理全让你们占了。方寒最讨厌这种人了。对付这种人,方寒可是不会手软。方寒只是就那么随意地站着,可是却给杜若兰一种危机感。淡淡的眼神,确是锐利无比,杜若兰都不敢与之对视,明明方寒的修为没有杜若兰高,可是这种危机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从方寒的话里,杜若兰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只是现在明显不是解释的时候,更没有解释的必要。加上方寒的话里带刺,杜若兰又怎会受得了。一张小脸已经变成了紫色,两腮气的一鼓一鼓的,双眼好像能喷出火一样,怒目而视,要是眼睛可以杀人,现在的方寒已经不在了,那样子随时有暴起的可能。萧羽自从方寒出现后,就没有出声。萧羽虽然不想要战争,但是别人都欺负到门上了,他也不会就这样算了。方寒的出现,无疑使这场战斗最大的变数。“不用多说了,那就战吧!输赢还未可知呢!”杜若兰已经不想要多说了,这件事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再说了,修炼界本就没有对错,只有强弱,开始只是因为对萧羽的一丝好感,才想要避免这场战斗。虽然希望不大,却想要试一试。现是方寒的加入,直接就将原本就没什么希望的事情,直接抹杀。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说着,杜若兰就拍出一掌。这一掌直接就拍向了萧羽。一旁的梁叔看到杜若兰攻向了萧羽,直接就向方寒飞了过去,迎向了方寒。杜若兰虽然愤怒,可是并没有失去理智。自己没有梁叔修为高,而方寒没有萧羽修为高,正是用自己最强的来对付敌之最弱的,只要自己可以拖住萧羽,为梁叔赢得时间,让梁叔尽快解决方寒,那这场战斗自己就赢定了。想的很好,方寒和萧羽可不是傻子。就在这一掌将要拍向萧羽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想自己袭来,*得她不得不撤掌自救。正是攻敌之必救。只听方寒说:“刚刚还自誉为英雄,转眼就偷袭,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迫退杜若兰,方寒一脸鄙视的望向杜若兰,接着说道:“算盘打得不错,只是,难道你以为,全世界就你一个人聪明。别人都是傻瓜不成。”这一下杜若兰就更生气了,战斗随时会打起来,只不过自己先动手而已,怎么就成偷袭了。至于打算,谁都想要己方占优势啊!这难道也有错。一脸愤怒的杜若兰寒声道:“哼,就你一个控灵初期,我一样可以解决你。”说着就向方寒冲了过来,瞬间两人就打到了一块。两人的每一招都带着强大的能量波动,杜若兰一掌拍向方寒的心脏位置。心脏是人的要害,就算你的修为在高,一旦心脏被毁,那这句身体也就废了。这一掌带着强大之极灵力,杜若兰的一只手都已经变成了银白色。恐怖的能量瞬间就到了方寒的身前。只见方寒不躲不闪,也是一掌拍出,没有迎向杜若兰的一掌,而是照着杜若兰的头就拍了过去,竟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杜若兰这一掌若是拍实,会使方寒肉体尽毁,可是方寒这一掌若是拍实,杜若兰可就魂飞魄散了,连神识也不会留下。被迫的,杜若兰只能放弃这一掌,转为自保。两人的战斗陷入了僵持之中。一旁的萧羽和梁叔的战斗就更僵持了,两人都是控灵后期的实力。战斗经验都不少,一时之间很难分出胜负,就算是打个几天几夜,也有可能。这样,这场战斗的关键就在方寒和杜若兰的身上,他们的战斗也就变得尤为重要了起来。两人虽然一直也没有停过,但是也都明白自己这场战斗的重要性。本身,杜若兰为控灵中期,方寒为初期。修为上就赶不上杜若兰,战斗以来,就是被压着打,一直就是凭借着战斗经验和武技在支持。方寒虽然修为上不行,可是他最不缺少的就是武技,不说三老的存在,就是灵儿的存在,方寒也不会缺少武技。杜若兰见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还没有将初期的方寒搞定。感觉很是愤怒,既愤怒方寒的难缠,又愤怒自己的无能。于是杜若兰就拿出了兵器。方寒也不傻,一直被压着打,现在有时间,又怎会不取出兵器呢。用上兵器的两人交织在了一起,只是方寒被压着打的局面好像并没有改变。渐渐的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能。照这样下去,方寒的失败几乎是注定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