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对自己怀疑当中的杜若兰,痛苦不已,一直以来,她都是最讨厌持强凌弱,偷偷摸摸的。可是现在,自己不正是在持强凌弱吗?自己竟然做了自己最讨厌,也认为是最可耻的事。这对杜若兰的打击可不是一点半点。这时得杜若兰脸色苍白,双手抱头浑身也在颤抖。双眼中透漏出一种绝望和厌恶,是对自己的绝望和厌恶。还有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现在的她要怎么办。她不想要自己变成这样。萧羽看着杜若兰的样子,有些不可思议,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很明显的,现在的杜若兰陷入到了心魔当中,杜若兰要是不能及时的出来,轻则重伤,重则毙命都有可能,就算是重伤之下保住性命,恐怕这一生也不会再有寸进了。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不说自己没有发现他的到来,就是他几句话就可以让一个控灵期强者先入到心魔当中得本事,也是很可怕的,每个人都有弱点,而且不止一个,而他的弱点最可能就是他的心魔,只是,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将自己的弱点掩藏起来。很多时候,就连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他是怎么知道杜若兰的弱点的。其实,萧羽完全是误会了,这根本就是误打误撞的结果。方寒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只几句话就会达到这样的结果。这时的方寒也是一脸震经的就看着面前的杜若兰,他没有想到只是自己无意中的几句话,就可以让杜若兰变成这样。要说萧羽和方寒只是震惊的话,那梁叔就不仅仅是震惊了,更多的是着急,眼前的杜若兰是他看着长大的,也只有他最了解,他知道杜若兰这是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方寒的话让杜若兰陷入到了对自己的怀疑当中。现在,最好是杜若兰能自己从心魔中走出来,可是看样子,杜若兰自己恐怕是一时之间出不来了。但是眼前还有一场战斗没有进行,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她自己想通了。而且,如果长时间处于心魔当中,就算最后走了出来,对其本身的伤害也是很大的。梁叔不可以看着杜若兰这样。一脸焦急的梁叔,终于像是下了什么绝心一样,严肃的对着杜若兰喊道:“若兰醒来,只是立场不同而已,不要被自己蒙蔽了。”其实,梁叔也是在冒险,处于心魔当中的人,一旦被打扰,有很大的可能会走火入魔。只是梁叔不得不这样做。梁叔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一样,一盆冰冷刺骨的水,瞬间就让杜若兰清醒了过来,是啊,立场不同。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对错,有的只是立场不同而已。站在你的立场上,你是对的。可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就会发现,别人也是对的。既然都是对的,那错的又是谁呢?错的是立场,就因为离场的不同,才有了对错。相通这一点的杜若兰,心里一下子就清明了起来,好像一直以来她都是在睡觉一样,现在突然就清醒了,不得不说,杜若兰的运气很好,这是因祸得福啊!意外的陷入心魔,在这样的情况下,几乎是不可能过去的,但是因为梁叔从小照顾她,对她的了解,甚至超过她自己。否则杜若兰恐怕真的就醒不过来了。但是醒来的杜若兰就表示,她将自己的这个弱点克服了,以后这个问题也将不是她的弱点。同样意味着她少了一个心魔。心魔可是修炼者最大的障碍,有太多的修炼者最终都没有过心魔这一关。杜若兰阴错阳差之下,竟然见少了一个心魔。可谓是大大因祸得福啊!醒过来的杜若兰,感谢地看了梁叔一眼。她明白,今天要是梁叔不在这里,她可能就完了。“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杜若兰用不温不火的声音说,要说刚才的事情,杜若兰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她还是很好地将心里的气愤给压了下去,不为别的,就为了争取让这个神秘人不要帮萧羽。虽然神秘人刚才的话是为萧羽打抱不平,但并没有说会帮萧羽,只要有一丝的机会,杜若兰就不会忘记。也不是说她有多恨萧羽,而是立场不同,若单论萧羽这个人,杜若兰甚至还很有好感。只是立场不同,一切都没有用,她对萧羽的好感也没有到让她放弃立场的地步。“呵呵呵…也的确是应该现身了,都被人给欺负到头上了。”说着话,方寒就在离三人都不远的地方显出了身影。只是这一现身,却把双方都吓得不轻。因为方寒献身的位置,实在是太有利了,这个位置,不论方寒想要攻击谁,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连躲避。三人也做不到。而且,这个地方,方寒可以随时的对萧羽进行救援。方寒来到这么近的地方,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更令他们震惊的是,方寒的年龄,方寒可以来到这里,就证明方寒至少是控灵强者,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实力。说明什么,说明方寒的天赋很高。这样的天赋,那将来会有多高的成就。杜若兰和梁叔一脸震惊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彼此的眼中还看到了震惊。和不可思议。这样的对手,要是不得罪,反之,就是不要让他成长起来。否则,就将会是噩梦一场。两人都在想要怎么做。也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犹豫和了然。现在,总算是明白,萧羽为什么敢就这样独自一人来赴约了,就是因为有方寒,萧羽才会到。本身萧羽的修为就不弱,现在加上一个方寒,那两人的胜算就会变得比较低了。只是,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唯一高兴的就是萧羽,无论怎样,萧羽都没想到会是方寒,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是方寒。更没有料到,方寒现在的修为这样高。不过,这无疑是件好事。这下有救了。有了方寒的加入,萧羽就不会再怕了,自己的修为对上两人中的哪一个,都不会吃亏,只要方寒可以拖住一个,那这场战斗就不会失败。现在的萧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