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离开的萧羽,杜若兰一时之间呆住了,出神地望着萧羽消失的地方。这样的萧羽是不一样的。至少在她看来是不一样的。明知道是什么样的结果,却不会因为任何的外在因素而改变,无论什么情况下他都有自己的底线。这样的男人无疑是最吸引人的。杜若兰虽然是一位强者,但是,首先她是一个女人,然后才是一个强者。她也有女人应有的一切。对自己的真命天子也是有期待的。萧羽的出现无疑是揭开了她女人一面的面纱。“小姐,为什么不打他留下来。这我们完全可以做到。”梁叔有些疑惑的问杜若兰,来适可是说好的,如果萧羽不同意杜若兰的意见,那就有看杜若兰的提示,以梁叔和杜若兰联手之力,在萧羽接受邀请落单时,将其抓住或者击杀,可是一直到萧羽离开,梁叔也没有看到杜若兰的提示。反而是杜若兰的情况,好像不是很好,虽然杜若兰表现的并不明显,可是,了解杜若兰的梁叔还是看得出来的她的异样。梁叔了解的杜若兰绝不会看着一个男人出神。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杜若兰被梁叔从出身的状态中拉了回来。回过神来的杜若兰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妥,不过她并没有在意,而是面向梁叔说道:“不是不想解决他,而是,我们低估了萧羽的脑子,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要是没有几分的把握,他会出现在这里吗?不会,他一定是有所以长得,就算我们今天成功的解决了他,他也会让我么付出很重的代价,那就不合算了。”说完,杜若兰看了梁叔一眼,就起身向外走去,看着杜若兰的身影,梁叔什么也没有说,随后跟了上去。他的任务是保护好杜若兰,这点他是不会忘记的。看着萧羽离开,方寒在确定萧羽不会有事后,提前一步赶回了两色星。当然,谈话的内容方寒并不知道,同为控灵期的强者,虽然方寒的境界高于几人,神识不容易被发现,但是方寒还没有自大到认为长久的监视也不会被发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接下来的日子里,方寒依旧时时的注意萧羽的动静。三天时间很快就过了,这天,萧羽再次离开府邸。方寒有怎会不跟着。来到外太空的萧羽就那么飘在半空,虚空而立。控灵期的强者已经将全身都转化成了能量,他们可以做到神识不灭,就不会死。错非形神俱灭,就不会死亡。至于,悬空而立,这就更不用说了。来到外太空的萧羽看到,杜若兰和梁叔已经等在了那里。没有其他的人,只有他们两个人,萧羽认为杜若兰一定会带很多人围剿他,没想到的是,结局竟然会这样,稍微一想,萧羽就知道,这是杜若兰给自己的尊重,也是强者的骄傲。想到这些的萧羽,在心里对杜若兰的印象提升了不少的分数。这个女人还有底线,还没有到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地步。这让萧羽的心里舒服不少,竟然有些异样。面对这样的敌人,萧羽做不到一见面就动手。压下心中的异样,萧羽说:“不知系住打算怎样,要直接杀了萧某吗?”萧羽脸上带着点点的笑容,在这样几乎可以说是必输的情况下,既没有愤怒,也没有慌张。反而彬彬有礼的样子,好像他早就看破了生死。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坦然自若的样子。杜若兰忽然皱起了眉头,感觉好像自己做错了。只是这个想法马上就被杜若兰压了下去,她告诉自己说,这是因为,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是因为她对萧羽的欣赏。压下心中想法的杜若兰,开口道:“若非萧大哥固执,若兰也不会这样,现在萧大哥是否改变主意。”虽知道希望很小,杜若兰还是再次问了一遍。不论是萧羽的为人还是实力,杜若兰都觉得值得她尊敬,还有就是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要伤害萧羽,否则,她一定会后悔。听到杜若兰的话,萧羽根本就没有回答。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萧羽的样子,杜若兰又怎会不明白,心里气萧羽的固执,还有些为难,只是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寒声道:“那就得罪了,这是你*我的,我也没有办法。”杜若兰说得有些伤心,还有些无奈。只是这些话,是在说给萧羽听,还是说给她自己听的。连她也不知道。说着话,杜若兰向梁叔打了一个眼色,两人就向萧羽为了过去,看样子是想要合两人之力,解决萧羽。面对这样的局面,萧羽在一早就已经料到了,他没有任何的嚣张,而是在第一时间保护自己。这场战斗,就连萧羽也不知道要如何打,以一敌二,萧羽肯定没有胜算,不打又不行,他是不会独自离开的。所以现在的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就在双方要动手的时候。一个懒懒的声音道:“威胁不成,就要动手了,还是两个打一个,不合适吧!真当两色星没有人了还是怎么的。”杜若兰和梁叔一脸一惊。从这个人的话中,不难听出,他们的对话,全部被听了去,也就是说,这个人早就到了,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这是多么大的问题,要是来人偷袭他们,恐怕就惨了。萧羽虽然从话中可以听出,来人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但是想到,他竟然也没有发现来人是什么时候来的,心里也是震惊不已,只是脸上没有像杜若兰和梁叔一样表现出来而已。杜若兰一边搜索着来人的踪迹,一边道:“阁下既然来了就请现身吧!藏头露尾不是英雄所为。”“不用找了,你是找不到我的,至于英雄,你威胁人的时候,怎么不说是不是英雄所为。既然自己做不到,又有何资格说别人。”懒懒的生音没有变,只是声音的主人依旧没有出现。正如那人所说,杜若兰没有找到他。而那人的话也像是一个锤子一样打在了杜若兰的心上,杜若兰的脸色瞬间就不变得苍白无比。是啊,自己只要求别人英雄,自己呢?她在心里问自己,自己算什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