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方寒就和萧羽来到了一个茶楼,这个茶楼在这条街最好的位置,人来人往,里面一楼的位置更是已经满座,来到茶楼的两人没有在一楼逗留,而是直接就上了二楼。在接近这座茶楼的时候,方寒就发现了在二楼的一个雅间内,有两个气息很是强大的人。虽然方寒不认识梅云系主,但是,依旧可以很轻易的就猜到,里面的一定有一位是梅云系主,至于另一位,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梅云的星系的另一位控灵期强者。这次两人的目的怕是不简单。方寒神识扫过雅间,一切就明了了,梅云系主并没有发现方寒的神识,只是同一时间,萧羽的神识也扫过了雅间,萧羽的神识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方寒是因为境界高,才没有被发现。感觉到萧羽的神识,梅云系主轻轻的一笑,不以为意的和身旁的人换了一下眼神,就继续喝茶。令方寒有些诧异的是,梅云系主竟然是一个女子,这女子不算多么的美丽,长相只是一般,年龄看起来还很小,要是她将身上的气息全部收起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邻家的女孩一样,完全不会让人怀疑她竟然会是一系之主。方寒知道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外表是最看不清一个人的年龄的,而这个女子就是给人一种,她很单纯,很小,还没有长大的感觉。而女子身边的是一位男子,看上去,像是已经步入中年,看上去倒是很沉稳。只是想一想,这样一个沉稳的男子,甘愿追随一个看上去年轻无比,又单纯无比的女子,那这个女子会是这么简单吗!方寒会相信梅云系主的外表,那就是一个傻子。知道地方的两人,直接就来到了雅间的房门外。虽然,他们这个境界敲不敲门,根本没有用,但是,萧羽还是很有礼貌的敲了敲门,直到里面传出了请进的声音后,才推门进入了雅间。进入眼见得萧羽和方寒并没有和梅云系主到招呼,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就那么坐在了桌子的旁边,方寒更是看也没有看梅云系主,直接拿起桌上茶壶,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就那么喝了起来。就连对梅云系主两人应有的打量也没有,当两人不存在一样。可是梅云系主却在现在打量着方寒。发现,竟然看不透方寒的修为。梅云系主两人对方寒的举动有些微微的诧异,萧羽,两人都认识,方寒就有些让人摸不透了,方寒可以说完全是一个生面孔。他们对方寒可是一无所知。就这样,双方都陷入了沉默。一直之间,雅间之内沉静无比。谁都知道,这是在比耐心,谁先开口,谁就会失去先机,过了一会之后,看到梅云系主不出声,萧羽干脆也学方寒一样,也开始了喝茶,对梅云系主要自己来的事情,直接的不问。看着眼前的两人,梅云系主那叫一个气啊。自己本来是想从萧羽的口中打探一些事情的,可是眼前两人的表现,自己还怎么打探。为了自己的目的,梅云系主不得不将自己的怒火压下去,微笑着说:“萧大哥不好奇小妹为什么来吗?”萧羽心说,来了。终于憋不住了。萧风一脸的平静,淡淡的说:“系主这声大哥,在下可不敢当,至于系主为什么来,想来系主要是想说,就算萧某不问,系主也会说的。”对于萧羽的回答,梅云系主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是微笑着。只是心里却在想,处在下风还这么沉得住气,这个萧羽不简单。“萧大哥这就见外了,不论是修为还是年龄,萧大哥都当得起这声大哥。萧大哥也不要老是系主系主的叫了,我本名杜若兰。萧大哥直接叫我若兰吧!”说完,见萧羽没有说话,接着道:“小妹这次来,是有一事相求,还望萧大哥帮忙。”“请说,”对于杜若兰,萧羽倒没有什么恨意。他和杜若兰也只是见过一面,这是第二次相见。梅云星系路属于一个二流宗门,开始是的系主不是杜若兰,而是另有其人,杜若兰是刚刚调来的。算起来,杜若兰和自己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立场不同。“事情是这样的,小妹需要炼制一颗丹药,可是这颗丹药中有一味药是小妹还没有找到的,赶巧的是,萧大哥有,那就是两色果,所以,小妹就想要萧大哥帮帮小妹,不论是买也好,是换也好,萧大哥随意。”说到这里的杜若兰话锋一转,说道:“当然,要一颗好像有些多了,听说,萧大哥的弟弟也会炼制丹药,要是萧大哥觉得一颗太多的话,小妹愿将丹药所需要的药材全部奉上,由令弟炼制。炼制成之后,只要给小妹一颗就可以了。不知,萧大哥可愿帮这个忙。”说完,杜若兰就盯着萧羽,想要从中看到些什么。萧羽很清楚,对方根本不是需要丹药,而是在试探萧风的消息。如果,自己直接给对方一颗两色果,就意味着承认萧风不在,对方就会毫无顾忌的开始决战,如果,自己同意萧风炼制,对方就不敢乱动,可是,萧风不在,自己不会炼丹,这条路是是行不通的,就算自己答应了,对方也会提出见见萧风,好给其丹方。一样是躲不过。于是,萧羽直接说:“很抱歉,不是不帮,而是帮不了。”“哦,为什么,”听到萧羽的回答。杜若兰一点也不惊讶,在她看来,这是在预料之内的事情。萧羽不是傻子,相反很聪明,否则也不会这么对年来,一直拿不下两色星系了。他知道不论怎么回答都不行,这样是最好的回答,但是,对于杜若兰来说,这样的回答就可以了。“因为,我手里现在也没有两色果。”萧羽面色不变,明知道这样也无计于事,却没有办法。“哦,那可否问一句,萧大哥手里为什么没有两色果。那可是两色星系独有的。”演戏演全套,即便萧羽知道,杜若兰依旧将戏做足。“在数月前,都被一位异人收走了。请恕在下不能透露其姓名。”萧羽只能瞎编一位异人,总不能是凭空都不见了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既然如此,小妹就不打扰了。小妹还要去它处寻访,希望可以找到有存货的。”说着,杜若兰一脸的惋惜,好像真的一样,要不是知道她是什么目的,恐怕还真会相信他说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