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管家的带领下,方寒很快就来到了母亲居住的地方。由于萧羽对方寒的态度,管家不敢对方寒有任何的拖延,这才很快就来到了地方,能在系主府当上管家,又怎么可能是简单的人物。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方寒想着很快就可以见到母亲,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有些紧张,手心里竟然还冒出了汗,这可是不应该出现的。想来是太激动的原因吧,毕竟他离开母亲已经十多年了。可是让方寒没有想到的是,在和管家找到这里的管事的时候,经过查证,竟然会没有林依兰这个人。最后经过查证,说是林依兰在很久以前就离开了。管事的话还来不及往下说。就说不出话来了。听到这个消息,方寒一下就懵了,怎么会,怎么会离开,母亲没有任何的修为,离开后,要怎么办。这一刻的方寒瞬间就陷入了对母亲的担心当中身上属于控灵期强者的气势爆发了出来,可是,这些方寒好像毫无所觉。这时的方寒什么也没有想,满脑子都是母亲的身影,从小打大,母亲的呵护,母亲受的苦。离开这里,母亲要怎么办,对母亲的担心,在这一瞬间淹没了方寒。他已经顾及不到周围的一切,只感觉心中很难受,想要发泄。管事只感觉忽然又一股强大的压力,瞬间就将他们笼罩,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已经凝固了,变得粘稠无比,就算是呼吸也很困难。就感觉好像是掉进了沼泽里一样,窒息的感觉笼罩着他们,好像下一分钟要要窒息而亡一样。全身的骨骼在这股气势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身上的每一处都有一种被挤压的感觉。就像一滩泥一样坐在了地上,根本无法站立。管家的情况比他稍好一些,勉强还可以站立,只是也有一些摇摇欲坠了。现在管家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可怕。这种气势他不是不知道,在系主大人愤怒无比的时候,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没想到这个年轻的人,竟然也会有这样和系主大人不相上下的修为,天啊,他才多大,这也太天才了吧。难怪系主大人会对他这样好。只是,这就是管家误会了。这时管家看到已经瘫在地上的管事,嘴巴努力地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由于压力太大,发不出声音。管家一惊,难道什么事情,管事没有说。于是,强忍着随时可以倒地的冲动,努力的开口说道:“大人,管事有话说,您的母亲也许他知道在哪。”管家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将方寒的思想拉了回来,这一刻方寒才想到,周围的一切。看着眼前的管事和管家,方寒多少有些歉意,只是他却没有道歉,因为没有要。瞬间方寒就将气势给收敛了起来,又变成了开始那个波澜不惊的样子,等着管事的话。天知道,方寒现在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没有了气势的压迫,瘫在地上的管事大口的喘着气,汗水像是不要钱一样从脸上流了下来,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侵湿了,那摸样就像是从水里刚捞出来一样,依旧没有回复说话的能力。这一切都是方寒自己造成的,虽然方寒的心里很是着急可是却没有催促。在过了有一会后,管事终于稍稍的缓了过来,只见管事颤抖嘴唇,一脸害怕的看着方寒,说道:“请问,您叫什么。”听到管事的话,管家一脸的着急,心里骂道,笨蛋,现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干什么,还不捡重要的说。想死啊,虽然着急,可是这样的情况下,管家也不敢插嘴,生怕惹怒了这位爷,那样,连怎样死的也不知道了,只是不停地给管事打眼色。可是对于管家的眼色,管事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依旧倔强的等着方寒的回答。管事的话让方寒一愣,不过方寒倒是没有什么迟疑,不管是什么情况,只要有一丝一好的机会找到母亲,方寒都不会放过。直接就道:“我叫方寒。”回答完的方寒盯着管事,想要看看他耍什么花招。可是映入眼帘的竟然是管事一脸惊喜的表情。着方寒就更见不明白了。难道有什么阴谋,不会啊,自己好想买,诶有什么仇家。紧接着,方寒就明白了。听到方寒的回答,管事高兴不已,连一开始的颤抖都没有了。高兴地说道:“您想要查的这位,在很久以前就离开了,是跟着萧风大人一起离开的。萧风大人还留下了一封信,说是您来寻找时,就将其交给您。”说着,管时就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给了方寒。接过信,方寒就看了起来。一旁的管事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喜悦是怎么也盖不住的,要知道,萧风大人可是说了,这件事情办好了,会有好处的,好处就是丹药,一颗可以让不能修炼的人可以修炼得丹药啊。想着不能修炼的儿子,很快就可以修炼了,管事的脸上就忍不住的笑起来。从始至终,管家都没有出声,不是不出声,也不是突然哑巴了,而是不敢,他可不想不小心惹怒了这位大人,如果被杀,就算是系主都不会给他报仇的。系主是不会为了他,和这样一个强者为敌的。看着手中的信,方寒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了。信中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说萧风为了方寒可以好好的修炼,没有后顾之忧,将其母亲带走了。让方寒不用担心,好好修炼,在他修为够了的时候,自然就可以见到他的母亲。至于他母亲的生活,萧风会照顾,也会为他母亲延长寿命,直到方寒见到为止。并让方寒在见到这封信的时候,给管事一颗洗髓丹。说这是他答应的报酬。信的内容不长,可以说很短,可是就是这很短的内容,让方寒的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他知道师父这是为他好,可是一想到。先前师傅的下落不明,就很是担心,万一师傅有什么事情耽误了,或者顾不上母亲了,那母亲要怎么办。不是方寒不信师傅,只是,实在是师傅的消失有太多的不确定,加上对母亲的担心才会这样,可是知道这样想也是没有用的,方寒什么也没有说。而是选择了离开,他想要找个地方,让自己好好的静一下。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