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悬空大殿出来的方寒,直接跟着唐老回到了唐老的炼丹房。虽然唐老的身份变了,可是,无论是炼丹的地方还是居住的地方都没有变,不是不能变,而是唐老自己不想要变。以唐老现在的身份,不论是想要换什么地方,都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唐老的性格绝定了他不想要变。回到炼丹房的方寒,和三老说了自己的想法,由于一直有事情耽搁。这么长时间以来,方寒的行程都被搁置了,想在事情已经都到了一段落,正是离开的好时候。要是现在不离开,以后说不定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可不想这件事再次被担搁。对于方寒的想法,三老一早就知道,也不反对。只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了太多的事,现在方寒想要出去,三老自然不会反对。只是有一些的不舍。可是也明白,皱鹰总有一天是要展翅高飞的,如果只是一味的在老鹰的保护下生活,是永运不会飞起来的。只有经历过生死的考验,知道江湖的险恶,才能更好地成长。杜老看着方寒,很是平静的说:“打算什么时候走,都准备好了吗?”方寒点点头道:“没有什么好准备的,明天就想要离开。我有些放心不下妈妈。”方寒的眼中闪过一丝的不舍,对于三老,方寒早已经将其当做家人来对待了。可以说没有三老,方寒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救他以前的性格,也许真的会变成一个坏人。三老在方寒心中的位置,可是很高的。可是很快就被方寒给压了下去。现在的不舍,也许就是对妈妈的残忍,这么长时间以来,不知道妈妈是怎么过的,有没有受委屈。现在早一刻到达妈妈的身边,也许就可以早一刻帮到妈妈。也许妈妈正在等着自己的回去帮她,她正在受委屈呢。不能再耽搁了。方寒只能狠狠心的离开,再说,现在的离开也不是不回来了,只要确定妈妈没有事,并将其安顿好,就可以回来看望三老。杜老点点头,方寒的心情他可以理解,都没有再说什么,各宗做着各自的事情。好像很是平静,只是谁也抹不去那浓浓的离愁。在修炼界,每天都会有无数的人因为无数的原因死去,方寒这一离开,死倒是不至于,不过恐怕会吃不少苦头。是夜,三老在一起坐着,杜老低着头,什么也没说,方寒已经回去自己的地方休息了。唐老看向一脸阴郁表情的杜老说:“师弟,你的心境乱了。你不可以护住他一辈子,我们只能尽量的帮他,路要他自己走。只是出去历练,顺便回一趟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不回来了,你担心个什么劲。”自己的师弟,唐老太清楚了,现在的杜老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师兄弟三人都是孤儿,除了彼此,没有亲人,在心底对亲人的渴望是别人所没有的。正因为如此,听到方寒要离开,杜老才会如此的反常。方寒的出现,无疑在自己三人心中种下了一个牵挂的种子。方寒就是自己的亲人,更胜过自己的存在。师弟现在有些当局者迷了。唐老在话在杜老的耳边响起,犹如一道惊雷,豁然之间就将还在钻牛角尖的杜老拉了回来。是啊,方寒只是出去历练,顺便看看母亲,既不是不会来了,也不是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担心个什么劲呢。这本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却把自己搞糊涂了。其实杜老没有想的是,方寒是他第一个接触的,还闯过了他制造的幻境,无形之中就将自己给陷进去了,钻起了牛角尖,其实这还真是没什么。相同这一点杜老,脸上的阴云马上就没有了,换上的是一脸的高兴,对就是高兴,这是方寒要长大所必须经历的,只有经历了,才可以更好的长大,变大更强大。不在钻牛角尖的杜老,一把拉过钱老和唐老,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那我们是不是要为他准备什么东西,总不能让他在外面受委屈吧。”对于自己钻牛角尖的杜老,多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看到杜老的表情,和听着他说出来的话,唐老和钱老就知道他想通了。只是为了照顾杜老的面子彼此对视一笑说:“当然,我们的孙子怎么可以在外面受委屈。”看着两位师兄的表情,杜老现在竟然有一种幸福的表情。他如何不知两位师兄是在帮他。只是有很多事情是不用说的。是一种默契。这一夜,三老什么也没有干,都在积极的讨论着给方寒准备东西。方寒现在可是他们的宝贝,他们可是容不得他由半点的委屈。方寒这一夜倒是没什么事,不是他不在乎三老,而是他知道,对三老最大的回报,就是好好地活着回来,就是变得更强,强到可以保护三老,可以不让三老担心。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好像这是一眨眼的时间。其实,这只是心态的不同,当你想要时间过得快时,你就会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当你想要时间过得快时,就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度日如年。看着眼前的杜老,方寒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一早杜老就来到了方寒住的地方,就是怕方寒已经走了。杜老很爽快的仍给方寒一枚戒指,说:“好好照顾自己,不要给我们丢人。还有就是,在外面你只能以散修的身份行走,这是宗门的规矩。”方寒点点头。无论怎样,在离别的时候,总是会有些伤感。没有过多的话语,方寒直接就离开了。就在走到总门口的时候遇到了从外面回来的赵凯奇。很是热情的和方寒打着招呼。在得知方寒要出远门的时候。赵凯奇一把拉住了方寒,随即递给方寒一个戒指。说:“出门在外,小心为上。”戒指虽然稀有,但在情宗,还是很普通的东西。没有过多的话,方寒也没有推辞,男人有时候是不用说话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