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声音很轻,却能传出很远,好像她就在你身边对你说话一样。听到她的声音,你会很自然的想到两个字,那就是纯洁。被叫到的唐老站起身来走到了女子的身边。恭敬道:“宗主。”唐老这一叫不要紧,可是把方寒给雷到了,宗主,这个蒙着面纱的女子,竟然就是情宗这个庞然大物的宗主,这有些太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到,这么大一宗派,这么多的人,还都是高手,竟然会奉一名女子为宗主,可是,这一切显然是真的,是不可否认的。虽然在修炼界男女是平等的,可是,只要是有男女之分的地方,女子一般都不会凌驾于男子之上,即便是有,也是很少的一部分。有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来统领这样一个超级宗门,的确很不可思议。方寒又怎会不震惊。在方寒的认知里,女子就应该是被保护的才对。女子转过身,对坐在最前面的几人说:“这是唐远,先是炼丹阁的长老,现在已经突破到灵师级,按照宗门规定,将对其进行终极长老的投票选择,票数过半,他就将晋升为终极长老。现在,请终极长老投票。”面对女子的陈述,终极长老也给与了足够的尊重。略微颔首后,进行表决。毫无疑问,唐老师全员通过。先不说唐老炼丹师的身份,就是其突破到灵师级,不是奸恶之人,这就不会不通过。虽然中间有投票这一说,但是其针对的是大奸大恶之徒,意思是,只要你是大奸大恶之徒,就算是突破到灵师级,也不会成为终级长老。终极长老修为最低的也是灵师级,而突破到灵师级是终级长老的门槛。试问,你一个刚突破到灵师级的人,人家终极长老会怕你吗?答案是肯定不会的。既然不会,如果你是奸恶之人,人家终极长老自是不会同意他加入终极长老。那就可以通过投票的方式,将其排除在外。而奸恶之人这一说,对于唐老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就注定唐老一定会通过的。唯一不同的只是票数而已。可是唐老炼丹师的身份。就决定了票数不会少。谁能保障有生之年永远不受伤,只要你受伤,就会求到唐老。一个灵师级的炼丹师,无论到哪,那都是宝贝啊!谁又会去触唐老的眉头。巴结还来不及呢。所以,唐老的全票通过,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事。终极长老在宗主说完之后,就陆续的通过举手来进行投票。毫无疑问,全票通过。看着终极长老的投票结果,没有人会感到意外。女子也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平静无比的宣布。“经过终极长老阁的确认,你通过了投票,也将成为终极长老阁的一名终极长老,你是否有意义。”女子的话很是平静,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可是却让人忍不住的听从。这是对唐老说的。“没有意义,唐远接受任命。一定会履行自己的职责。请宗主放心。”在女子的面前,即便是唐老也是恭敬有加。接着女子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给了唐老一块令牌。并宣布说:“那这次的长老大会,就结束了。希望你们做好自己该做的。”说完,女子就直接离开了。这件事情就算结束了。简单至极。事情的发展让方寒多少有一些惊愕,这么重大的一个大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了,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这也太简单了吧。还有就是,自己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说要见自己吗?随着大会的结束,众多的长老也是分分离开,只有和唐老互相熟悉的,留下来道贺。也有不少想要巴结唐老的留下来认识唐老。林林总总加起来也不少。看着远处的唐老一时之间也脱不开身,方寒也没有着急,而是就在不远处,静静的等着。很快,唐老就和大长老一起来到了方寒的身边,看到唐老的到来,方寒有些微的惊讶,被围着的唐老竟然可以这么快的就脱身,在看到唐老身后的大长老后,方寒就释然了。定是大长老将唐老救了出来。对着大长老和唐老行礼,对于大长老的到来,方寒倒是没有半点的不适应。对于方寒的表现,不卑不亢,镇定无比,既没有激动不已,也没有巴结讨好。大长老很是欣赏,一般弟子见到大长老,那个不是激动不已,最少也是说不出话来。大长老可不同于一般的长老,他可是终极长老中实力最强的长老,也是除宗主外,不论是实力还是权力,都是最厉害的。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啊!大长老对方寒点点头道:“你们跟我走吧,宗主等着见你们呢!”说完大长老不等方寒回答,就前面带路。跟随着大长老来到大殿的里面。原来这个大殿依旧分里外两层,外面是召开长老大会的地方,里面就是宗主的修炼和住所。来到里面,像是一个书房的地方。进门后就看见宗主在窗前站着。通过窗子,方寒也可以看到外面,还有些长老才刚离去。依旧是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这个女子,无论如何,方寒也无法将让她和宗主这个称号之间划等号。方寒总觉得她应该是一个不出闺阁的大小姐。方寒等人的到来,使女子将望向窗外的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众人,随着大长老和唐老一起行礼后,谁也没有说话,女子上下打量着方寒,良久后说:“你就是那个天才,叫方寒。”女子的语气平淡无奇,好像在说你吃饭了吗一样平淡。让人听不出丝毫的波动。“天才说不上,我就是方寒。”方寒的回答也是平静无比。听不出情绪。“心境不错,我知道了。你们可以回去了。”说完,女子就转身重新望向窗外。好像方寒等人不存在一样。对于女子的反应,方寒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是干什么,既然叫他来,却又什么也不说。这是干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见见他。方寒自嘲的一笑,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媚丽有这么大。不过,方寒到没有生气。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在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出了悬空的大殿,大长老和唐老方寒就分开了,对于宗主。他们知道的也很少。也从来不去问,只认为,宗主肯定有他自己的想法。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