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分析,这件事情就这样暂时放了下去,这也是不得不这么做。至于丹药。唐老对大长老说,炼制的过程炸鼎失败了,就连钱老都因此受了很严重的伤,在旁观看的方寒也不曾幸免。同样受伤,至于再次炼制一颗,先下是不可能的啦,先不说药材购不够,钱老的受伤就不能再次炼制。并且,唐老以钱老和方寒受伤的名义,说是要让他们闭关疗伤,就连基本的探视都给免除了。这就让青袍搞不清钱老到底有没有受伤,收了多重的伤。事情的真相当然不是这个样子,其实丹药是炼制成了,拥有不会炸鼎的万物鼎,青袍的设计在最后时刻虽然让万物鼎产生了灵力的不平衡,可是,丹药依然练成了,只是在这个情况下,唐老是绝不会给他们的。增加别人的实力来对付自己,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若非不得已,唐老是不会放过他的,又怎么会将炼制好的丹药给他们呢。因为这本身就是青袍设计的,他又怎会不知道,只是钱老的受伤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在他看来,应该是唐老受伤才对。至于过程不用想他也知道,钱老是怎么受伤的。不过只是受伤,这还是让他有些吃惊的。在那样的情况下,几乎是必死的结局。可是钱老只是受伤,就连受多重的伤也告不清或楚。现在的青袍无疑是有很多的郁闷的,本想设计实力最强的唐老的。只要唐老出事,那么剩下的钱老和杜老两人,就算是联手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谁知道阴错阳差之下变成了钱老。并且还没有死只是受伤。这种情况下。唐老等人也肯定知道了,是自己在设计他们,既没有达到目的,又让人知道是自己在设计他们,以后再想下手就难了,这么的得不偿失,青袍又怎会不郁闷呢。方寒需要的地图也出来了,只是现在的方寒却是一时之间用不了了。他的伤最快也要四五个月才能好,这件事就又耽搁了下来。随着这一件事的告一段落,这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好像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真的没有发生过吗?当然不可能,现在的三老和方寒对青袍的恨可是很强烈的,不为别的,只为钱老的伤。经过检查,方寒的伤没有真么大事,只要好好将养,最多不会超过半年就会好。可是钱老的伤,就让所有人都挠头了,钱老的伤分为内伤、骨骼、和经脉。不论是内伤还是骨骼,这些都不会问题,只要好好养,再加上一些丹药就会没事,而且像这样的丹药,三老也不会缺少。可是最麻烦的就要数经脉了。经脉是人体最神秘的地方,没有人知道经脉到底在哪里,却又所有人都知道经脉在那里。一般情况下没有事,可是,一旦有事,那就是最麻烦的事。这次钱老的伤,有一部分正好就是经脉上的。没有人知道经脉在哪里意思是,在人的身体当中,你根本找不到经脉在那里,就算即将人体解剖了,也不会中道经脉的存在。却又所有人都知道经脉在那里是说,无论你是修炼也好,练体也好,都少不了静脉的存在。他就好像是是电路一样,你浑身上下到处都是,只要你要用到灵力,就要通过经脉来承载,如果说经脉是电路,那么灵力就是点。经脉是灵力的导体。试问,有那个修炼的人不知道经脉在那里。偶尔有一些说没有经脉的,那只是他的经脉比较隐秘,人们发现不了而已。经脉就是这么神秘,可是钱老这次的伤,恰好就有一部分是经脉上的。这就是最麻烦的。由于钱老是在自身灵力耗尽的时候受伤的,那时候的经脉乃是最脆弱的时候。这就造成了钱老的经脉有很多地方都受到了伤害,造成了阻塞。经脉的阻塞会直接导致钱老的实力下降,若是治不好,会随着钱老实力的下降,寿命也会减少,形成一个恶性循环。直至钱老的死亡。知道这一消息后,无论是唐老还是杜老都束手无策。经脉受伤不是治不好,而是丹方稀有,丹药更稀有,至少,这两样东西,杜老和唐老都没有。到时钱老,在知道自己的伤势后,没有多大的反应,反而安慰唐老和杜老。“好了,你们两个就不要愁眉苦脸的啦,我不是还没有死吗?以后也许会找到呢,又不是没有希望,再说了。就算是没有希望了。就以我现在的年龄和修为,支撑个几千年甚至上万年,都不是什么问题。”钱老真的不在意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想看到师兄和师弟为了自己的伤,而背上包袱。在尽力的宽慰他们而已,谁不想要实力更高,寿命更长。否则,还修炼干什么,可是,在钱老看来,这件事情也已经是事实,就算你再愁也是没有办法的。“是啊!时间还很长,我们慢慢找,一定会找到的,不要着急。”杜老对唐老说,唐老一直将这次事情的错算到自己身上,虽然后来想通了,可是一直也不曾彻底地卸下这个包袱。现在钱老的情况,唐老一直在自责。杜老的脾气虽然平常比较火爆,可是不代表他就傻。相反他很是聪明,只是,以来他是师兄弟中最小的,二来,就是脾气比较火爆。三来他是比较懒的,所以有什么事情,他都不会主动去想,只管执行。可是这样的情况,杜老是最合适劝说唐老的。唐老脸上的愁容不曾散去,只能勉强的笑笑,说:“恩,一定会找到的,我们不要放弃,还是有希望的。”只有唐老自己知道,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心里在滴血,那是他的兄弟,他的失误造成的,他又怎会完全的放下。只是为了不让兄弟在为他担心才这样说的。三人都没有注意到方寒的表情。只是沉浸在自己的痛苦里。也许,是在他们看来,他们都没有办法,方寒有怎会有办法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