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老的话是真的说到唐老的心里了,想一想是啊!如果换一下位置,自己会怪他们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自己只会庆幸伤的是自己。想通这一点的唐老,不在内疚,不在自责,剩下的只有愤怒。不在钻牛角尖的唐老,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神色。唐老看了看方寒和钱老,最后看向了杜老。此时的唐老那里还有一开始的颓废,有的只是一脸的正气凌然。他要为师弟和孙子讨一个公道,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白白的受伤。在将众人看了一遍后,唐老说:“那下面我们要怎么办,伤也不能白白受吧!总要讨个公道吧!”看到唐老的样子,方寒等人总算是放心了,唐老能解开心结,比他们是否可以报仇要重要得多。报仇的事可以放到以后,不在乎这一时,可心结若解不开,那唐老的问题就大了。已经想通的唐老显然不知道方寒等人的想法。正在想着要怎样给师弟和方寒讨回公道。“这件事情,我看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他料到现在的情况,就不会这么做了。因为一旦我们发现了什么,有了防备,那以后,他可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下手了。所以我想,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钱老分析着事情的经过。钱老看唐老虽然恢复了一些,却也有些不在状态,杜老的性格注定他不是玩心机的人,剩下的就只有自己了。钱老虽然刚醒来不就,可是,相较于杜老的火爆脾气,钱老就更加的心思缜密。以前,无论有什么事,唐老都会第一时间为他们着想。什么事情都办得很是妥当。钱老自然不会出声,可是,眼下唐老刚刚想通一些事情,无论是心思还是事情的性质,都不是其本身愿意的,所以一时之间,反而使刚醒过来的钱老更清醒一些。至于方寒,则是低着头没有说话,在想着一些事情。四人都陷入了沉默。在过了很久以后,方寒抬起头,看向三老,发现三老都在想事情,方寒将事情的经过都想了一遍,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于是就开口道:“爷爷,这次的事情应该是意外,是他们的意外。也是我们的幸运和无奈。”“怎么说。”对于方寒的说法,三人不解,我们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会是意外,还是他们的意外。不过他们并没有责备方寒,方寒能以现在的年龄走到今天,不会只是运气好,没有头脑的话,恐怕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所以,虽然不明白,却等着方寒的下文。看到三老的样子,方寒接着道:“有一件事你们不知道,那就是,万物鼎的等级很高,不论是在我们现在在的凡界,还是在以后的灵界,无论你炼制什么丹药,只要是用万物鼎炼制,那就不会发生炸鼎的危险。至少凡界和灵界是不会的。”在凡界,修为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前往灵界的事情,并不什么秘密。“你怎么知道。”钱老有些意外,万物鼎在自己的手中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都不知道。方寒为什么会知道。“是万物鼎告诉我的,自从万物鼎认主以来,就会时不时的给我传送一些信息,这个信息就是万物鼎告诉我的其中之一。您不知道,是因为,您只是使用者,而非主人。”听着方寒的解释,三老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点一点头,表示明白。毕竟一开始他们就知道万物鼎是有灵性的,方寒这么说,完全说得通。“那么,是不是就可是这样说,他这次的目的,并不是想让你们受伤,而是想将唐爷爷置于死地。”听到方寒的话,三老都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彼此有矛盾不假,青袍设计三人,也可以理解。但是要说青袍想加害唐老于死地,这就有些让他们吃惊了。本来他们以为,青袍只是想要报三人将其打伤的仇,可是,现在好想不是这样,这才是对于方寒的话感到惊讶的原因。方寒既然这样说,一定有他的原因,所以三人虽惊讶,却不曾打断方寒的话。“你们想,这种丹药非常不好炼制,要是炼制的话,在你们当中,就数唐爷爷的修为最高,那么最好的人选就是唐爷爷。当丹药炼制快好的时候,却是炼制者唐爷爷最为虚弱的时候,要是在这个时候炸鼎,或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即便唐爷爷现在是灵师修为,可是在那么虚弱的时候炸鼎,恐怕也会凶多吉少。”说到这里,答案就呼之欲出了,三老又怎会不明白,能活到这个时候,有那个会是傻子。三老之所以没有这样想,是因为三老都太重感情了。但是方寒可是旁观者清。“我之所以说是意外,是指,他无论如何让也不会想到,万物鼎的存在。万物鼎的存在让想象中的炸鼎没有发生,万物鼎的灵性让修为最高的唐爷爷不能使用,才会换成钱爷爷。可是钱爷爷的修为不够,无法独自炼制,才会有三位爷爷一起炼制的情况发生。一系列的变化让他们的计划出现了意外。没有能达到目的,反而暴漏了自己。这就是他们的意外。”本来,方寒已经做好了三老伤心的准备,可是事情并没发生。方寒的说法合情合理,三老爷很快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既然事情已经是现在这个样子,就不再为这件事难过伤心。见到三老没有什么难过的反应,方寒继续说道:“至于我们的幸运和无奈,就是因为他的意外,我们知道了他的目的和不怀好意,今后我们就会提防他,想要在下手,就没有这么容易了。无奈,就是我们虽然知道了事情的真想,却不能找他们要说法,暂时没有办法报仇。”说完的方寒叹了一口气,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叹气。“为什么不能报仇,也不能像他们要说法。不行,那这伤就白受了,也太便宜他了吧!”杜老的脾气比较火爆,这次的事情让他很是生气。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一项就火爆脾气的他又怎会按的主。首先就爆了出来。说着就站了起来,一脸的愤怒,一副要去拼命的样子。“不要生气,老杜,方寒说的对,我们没有办法要说法。暂时也不能报仇了。因为我们没有证据。”唐老拉住了杜老。方寒的说法完全成立。虽然感觉很是憋屈,却也是没有办法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