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杜老一直不出声,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和唐老这么多年的师兄弟,杜老又怎会不了解唐老,由于是孤儿的原因,唐老对宗门的感觉就好像是家一样,有很重的归属感,和青袍虽有些摩擦,可是,在唐老看来这些都是无伤大雅的,这才是杜老明明也有怀疑却没有说的原因。就是怕万一是真的,会伤了唐老的心。可是,这件事,最终还没有避免的发生了。对于这件事,杜老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既不想让唐老伤心,又想要给钱师兄讨回公道。虽然,唐老的灵师境界是刚提升没多久的,可是,修炼之道,越往后,差距就越明显,即便是刚提升的灵师,也不是杜老这个灵士可以抵抗的,幸好杜老的出声,及时地将唐老从愤怒的情绪当中拉了回来。看着眼前方寒等人的表情,唐老很快的就将自己的愤怒压了回去。在检查了钱老没有因此在加重伤势后,唐老的心总算是有些放了下来。看行方寒等人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种愧疚,这是自己的失误造成的。是自己的失误,才会让方寒受这么重的伤,是自己的失误,才会让自己的师弟躺在这里,一直没有醒来,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是自己对他们太信任了。唐老一脸的愧疚。甚至目光都不敢看向方寒等人。看着唐老的表情,无论是杜老还是方寒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在这一刻,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是没有用的。唐老这是在自责,作为唐老的师弟,杜老本该是最有发言权的,可是这一刻的杜老好像变成了哑巴,一声也不出,只是在那坐着。其实不是杜老不说话。只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从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以他对师兄的了解,这是劝不过来的,无论你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方寒想来。这样也不是个事啊,总要想办法让唐老自己想通才行,可是自己要怎么做。于是。方寒看向杜老,希望杜老可以有什么办法,或者劝劝唐老。看着方寒看过来的目光,杜老微不可查的摇摇头。示意他什么也不要说,这个时候,只有唐老自己想通才可以。他们是帮不上忙的。这一坐就是三天,在这三天里,方寒的伤势虽没有好,可也稍有起色,只是钱老一直就没有醒来。唐老就那么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就那么坐着。只有杜老一人忙里忙外的照顾着方寒和钱老两人,却始终不曾打扰到唐老。这一天,方寒正在打坐,希望可以进一步的恢复伤势,杜老生在照顾钱老。就在杜老转过身要离开的时候,钱老突然就咳嗽起来,这是钱老自受伤以来,第一次有反应。方寒马上就打断了疗伤。杜老也是激动不已,都围在钱老的身旁。钱老渐渐的睁开了他已经闭了几天的眼睛。就在钱老挣开眼睛的时候,许久没有反映的唐老也是有了反应,来到了钱老的身边。这时的唐老有些许的憔悴,脸上的颜色也不是很好,就好像一个普通人在熬了几天几夜一样,眼睛都有黑眼圈了。嘴唇也是有一种缺水曹成的干裂。都起了一层干皮。不要说唐老的修为了,就是方寒的修为也不会出像这样的情况,可是正是这不该出现的情况,出现在了实力最强的唐老身上,却更进一步的表明了唐老的伤心。若非如此,修为最高的唐老是断断不会出像这种情况的。唐老就这样来到了钱老的身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就那么看着钱老。看着唐老的样子,钱老又怎会不知道,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否则唐老不会是这样子。“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听着钱老的问话,唐老是一嘴的苦涩,脸上的表情是变了再变,皱着眉头,努力地想要说出些什么,可是颤抖着的嘴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要怎么说,他要如何给师弟交代,就是他的失误,造成了这样的后果。看着唐老的表情,钱老将目望向了杜老和方寒,想要从他们那里得到回答。迎上前老的目光,杜老和方寒不约而同的看向唐老,并没有回答钱老的问题。他们知道,这是唐老的一个坎,若是唐老自己过不去,就会形成心结,也就是心魔,以后修为就再难有寸进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帮,帮了就等于是害了唐老。这样的事情他们绝对不能做。只有唐老自己说出来,才是最好的,才可以解开他的心结。看到杜老和方寒的表情,钱老也不再问,只是静静地等着,等着唐老的回答,等着唐老自己说出来。在过了很久以后,唐老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经过,这时的唐老用充满愧疚的目光看着钱老,诉说着事情的经过。说完事情经过的唐老,直直的看着钱老,那摸样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等着老师的批评。听到唐老的话,钱老并没有想象中的暴怒,没有对唐老的埋怨。钱老只是很平静的笑了笑,看向唐老,用很是平静的语调说:“师兄,你是不是觉得很是对不起我,觉得我的受伤使你造成的,对我感觉很是愧疚。希望我现在对着你发脾气,生气。埋怨你。这样你就会好过一点。”唐老点点头。的确,钱老说的都是唐老心里的话,也是唐老的想法。现在钱老要是能对着自己发发脾气,自己也会好过很多。可是他却没有,而是很平静的对自己说着话。这样反而让自己不好过。看着唐老的表情,钱老就知道自己说的没有错,钱老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师兄,你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或者应该说,你在钻牛角尖,我受伤了,你感觉是你的错,你很自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受伤的不是我,失误的也不是你。是因为我的失误,而受伤的是你,你会怎样。会埋怨我吗?会对我发脾气吗?会生气吗?”听到钱老的话,唐老陷入了沉默。是啊,如果反过来会怎样。会埋怨,发脾气,生气吗?显然,答案呼之欲出,一定不会,自己反而会庆幸,受伤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们。看着沉默的唐老,钱老继续说道:“我的受伤不是你造成的,既然他们有心,就算这次躲过了,还有下次,也许,下次他们会更狠毒也说不定啊,只要他们存在这个心,躲是躲不掉的。我很庆幸,这次我们只是受伤,没有其他的伤亡。也因此让我们知道了他们的不怀好意,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地防备。这是最好的结果,你不应该怪自己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