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方寒的话,唐老久久没有反应,深皱着眉头,一副深深思索的表情。方寒对唐老的反应没有任何的表示,其实在方寒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心里多多少少有一些怀疑,只是,他目前的修为较低,虽有疑问却把握不大,所以才会给唐老提示,他也希望弄清事情的真相,这次的伤势不轻,回去探往母亲的计划又要推迟了。要知道,晚回去一天。就会多一天的变故。这是方寒有些生气的。反过来,这次的伤也不能就这样白白的受了吧,至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吧,就算报仇也要有目标啊!“爷爷,先前使用的药材您检查过吗?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看到唐老的样子,方寒忍不住将自己的疑问彻底的问了出来。本来是想让唐老自己去想的,可是看向唐老的样子,方寒对唐老自己想出来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听到方寒的话,唐老抬起头,看着方寒。就那么的盯着。先是一脸的不明白,不明白方寒这句话的意思。接着就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是有些动摇,最后,明白过来的唐老更多的是愤怒。方寒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唐老虽然不愿意相信,可是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想明白的唐老,脸上才会有一系列的表情。过了很久之后,唐老才有些不确定地说:“你是怀疑药材上被动了手脚。”方寒点点头,脸上带着一丝的凝重。说道:“不可排除这个可能。要真是这样的话,您还是有些心理准白的好。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会吧!毕竟是同宗同门的,他们会这样做吗?再说药材也是给他炼制的。他有必要这么做吗?而这次的事情,极有可能是丹药成型时由于能量不平衡而引起的能量暴动。”唐老脸上表情很是复杂,显然,唐老从心里不愿相信这件事情。可是又没有更好的理由可以推翻方寒的话。一时之间很是纠结。而所谓的能量暴动,是有可能,可是几率很小,并且,能量暴动只会发生在一些用药属性上有很大差别的丹药中,可是,这次丹药所用的药材,并没有在这个范围之内啊!这样的话,可能就更小了。这些。作为像唐老这样的宗师级的炼丹师,又怎会不知道。这才是唐老脸上表情复杂的原因,既不愿意相信,有没有办法推翻,好像是在自己骗自己一样。“爷爷,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你,你最好查一查,这件事情必须弄清楚。如果不是,那就最好。否则,钱爷爷就白白的受这么重的伤了。”不知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方寒可不想自己的亲人受到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防患于未然。这才是方寒明明看得出唐老的纠结,却*着唐老无论如何也要查出真相的原因。从小方寒的亲人就少,所以,方寒对亲人看得格外重。方寒的话在唐老的心理打起了鼓,难道方寒说的是真的。可是他真的会这么做吗,毕竟是同门啊,这么些年来,虽然有些小的摩擦,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不太好,可依旧让人有些不愿相信这件事情的真相。最后,唐老心一横,心说,查,一定查出来,方寒说得对,总不能让师弟的伤白白受了,至少要做到心里有数。想着,唐老转身向着万物鼎走去。来到万物鼎的跟前,这时的万物鼎静静的放在那里,好像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万物鼎已经认方寒为主,从方寒昏迷醒来后,不曾想将它收回体内,它也就继续在那里呆着。打开万物鼎,映入眼帘的是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白璧无瑕,上面更是有一层水云一样,缓缓流动,只要闻着,就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灵气充沛,一股清凉的感觉随着丹鼎的打开,缓缓的飘出来。不论是从成色上还是等级上,都可以算是极品了。这样的丹药,一旦出世,即便是灵师级的强者也会抢坡头的。若不是有万物鼎的增幅,想来就算是有唐老的杜老的相助,钱老也不会再炼制出来这样的丹药了。拿出丹药的唐老看了半天也不曾从丹药上看出些,只得将丹药放下,就在唐老转过头的时候,忽然看到丹鼎的内壁上有些粉末,万物鼎这样极品的丹鼎,每次炼药都不会有残余物留下,都会很好的将药性尽最大的可能应用,其余的残留物,都会直接蒸发掉。它的等级也不可能会允许它有残余物的留下。这是它的骄傲,灵器都是有灵的。可是这次是怎么回事。疑惑的唐老将残余物取了出来,用鼻子闻了一下,只见唐老的脸色一愣,刹那间唐老的脸色就变成了愤怒无比,一股愤怒无比的强大气势从他的身上传出,气势也在节节攀升着,他最不愿相信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他炼丹这么多年,又怎能会不知道这是什么。看着唐老脸色的变化,感觉着气势的升腾,杜老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被方寒说中了,否则唐老不会这么大的反应。可是随着唐老的其气势不断地增强,杜老却是不得不出声了。“师兄,醒醒,快收回你的气势,这样你会要了钱师兄和方寒的命的。”一边说着,杜老一边用最大的能力护住钱老和方寒,可是,唐老毕竟是灵师级的强者,只是杜老出声的这么一小会,不论是杜老自己,还是方寒,都已经是脸色发紫了,方寒更是浑身有些颤抖,随时会倒下一样,这就是灵师级的强大吗?还真是强大啊!自己与之比起来,就像是一只蚂蚁一样,连反抗到都做不到,看来自己还是太弱小了。杜老虽然比方寒的的情况要好一些,可是由于要护住方寒和已经昏迷的钱老,目前的情况也比方寒好不了多少,只是略强而已。钱老由于是昏迷的,反而好一些,只是呼吸有些粗重而已。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