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陈晓东的不断攻击,方寒的闪躲也很是吃力,有很多时候闪躲不及,也只能硬接。不过对于一向越阶挑战的方寒来说,这些也不是很难。在加上一开始的战斗,两人都是试探,并没有全力以赴,方寒在观察陈晓东,陈晓东何尝不是在观察方寒。随着不断的战斗。两人都对对方有了一定的了解,这时的战斗可以说才刚刚开始。方寒有凌云踏步,在身法上要占有一些优势,可是,陈晓东的战斗经验要比方寒多,虽然方寒也在不断的战斗,可是战斗对象的不同,经验也不同,这时方寒和人战斗较少的劣势就体现了出来,人和灵兽毕竟是不同的。不过,方寒和灵兽战斗的那股狠劲也另陈晓东有些措手不及。总体来说,方寒是守多攻少。一时之间处于弱势。随着战斗的不断进行,方寒也是渐渐地进入状态,从开始的以防守为主变成是有攻有守。每每是攻敌之必救。让陈晓东不得不放弃攻击。这就是方寒学灵兽战斗的方式,一个字,狠,这个方法用在灵兽身上是不行的,但是用在人身上,就会很好。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保护自己。灵兽和人毕竟是不同的。随着战斗时间越来越长,方寒的经验也是越来越多,渐渐地他已经脱离了和灵兽战斗所形成的模式。战斗的方式也变得灵活起来,越打越顺手。陈晓东却是越打越郁闷,一开始,他明显感觉到方寒的不同。可以说方寒除了狠以外,并没有多少的战斗技巧,可是越打,越心惊。方寒从开始的生疏,到最后的娴熟,在到最后的有功有守。成长的速度奇快无比。一直到现在,他都有一种被压着的感觉。这令陈晓东惊讶不已。方寒的成长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些。这主要是因为方寒一直以来的战斗方式,方寒的战斗经验并不少,只是对象的变化,方寒很好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这就造成了陈晓东的错觉,好像方寒的成长很快一样。战斗依然在继续,只是已经不一样了,如果说,一开始两人的战斗是敌对的,那么现在的战斗就是互相的。开始两人会不断的攻击对方,想办法将对方打倒,打伤。使对方没有还手的能力。现在两人依旧会不断地攻击对方,只是每次都会很好的收手,既不伤到对方,又*的对方不得不出手化解攻势。就像是师兄弟之间的切磋一样,不带一丝的烟火。台上两人的战斗依然在不断的进行,只是已经和开始变了样。看着台上的战斗,台下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喜的是,台上不同的战斗风格,让人可以学到很多的东西。愁的是,没有硝烟的战争,是没有激情的。望着台上的战斗,夜空有些愤怒,本想着让陈晓东去试试方寒的实力。顺便将方寒打伤。给师傅出口气,他也好向师傅讨要需要的丹药。他可不认为,方寒会是陈晓东的对手。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夜空如何会高兴,这样的结果,他又怎么向师傅要丹药。知识他只能干着急,而没有办法。台上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不是要分出胜负了,而是两人的灵力都消耗得快完了。不得不停止。最后交换了一招的两人都停了下来,彼此望着对方。两人都是大汗淋漓,脸色都有些苍白。身上也有不同的伤势,战斗时灵力的肆虐,将两人身上的衣服刮坏不少,不同的是,方寒只是衣服坏了,陈晓东就不同了,破败的衣服下不断有鲜血冒出。造成这一幕的原因就是,方寒是体术双修的,还是以练体为主的,而陈晓东就不同了,不是以练体为主的他,当然没有方寒一样的肉体。两人可以说都是筋疲力尽。尽了全力的。只是前后的目的不同了。虽然陈晓东的修为比方寒要高很多。战到最后,更是不再压制修为,但是,最后依旧不曾占到什么便宜。在身体上看来,更像是吃亏的一方。方寒的越阶挑战可不是假的,虽然达到控灵期后,每阶之间的差距会变大,可是方寒的战斗力依然不弱。不要忘记,方寒的越阶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而是人与兽之间的。同等级的灵兽要比人厉害。这也是为什么,在陈晓东不再压制实力后,方寒依旧不落下风的原因。停下的两人都有些气喘,方寒首先开口道;“还要打吗?”“有时间会再找你切磋的。你很不错,”陈晓东望着方寒,目光有些复杂。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毕竟不论自己的修为还是年龄,都要比方寒高出很多,现在,结果会是这样,就连他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既庆幸有这样一个对手,又对自己的失败感到有些丢人,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样的结果,就代表自己已经输了。即便是明面上没输。可是骗不了自己。“随时欢迎。”说完,方寒和陈晓东不约而同的就离开了。望着离开的两人,台下的人就感到不解了,好好的挑战,最后竟然变成这样,这到底是谁赢了。离开的方寒没有回住处,而是直接来到的唐老的炼丹房。进门的方寒没有看到钱老的杜老,只有唐老在,方寒对唐老直接说:“爷爷,我要闭关一下。”“去吧!”唐老没有问战斗的结果,只是给方寒最大的自我空间,让他自己成长。方寒直接就开始了短暂的闭关,他要体会这次战斗的心得。在这次的战斗中,方寒从和灵兽战斗到和人类战斗的一个过度,方寒的战斗经验更全面了。不伦是哪方面的什么战斗,都是一次升华,是方寒战斗经验的积累。这也是最后为什么,方寒和陈晓东的战斗目的不一样了,到最后,两人不是在战斗,而是在交换战斗经验,再教彼此战斗。结束之后,两人的匆忙离开,也是想回去好好体会这次的经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