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陪三老说了一会话后,就开始了接受三老的授课,虽说方寒有师傅留给他的炼丹传承,还有万物鼎中的传承。两两相加,一定会比三老的传承还要多,还要全。可是,有一方面是方寒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三老的,那就是经验。经验是不可能传承的,只能相传。三老的传承也许没有方寒的全面,但是在经验上,方寒同样不行,只有一点,那就是年龄。方寒毕竟太年轻了。经历的事情有限,三老则不同。这是不可弥补的差距。所以,在经验上面,三老再为他上课。三老选择了方寒最弱的地方,给于他最大的帮助。对于三老的苦心,方寒又怎会辜负,因此,他学得格外认真。生怕会辜负了三老的一片苦心。三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三天来,方寒不曾出过唐老的炼丹房,一直在和三老学习,达到控灵期的他,对于睡眠和食物已经不再需要,一切都可以用灵气来解决。所以,这三天来,方寒就像是一块海绵一样,不断的吸收着知识。对于外面的事,不闻不问,好像不曾发生过一样。和三老也不曾提起,就好像没有这件事情一样。终于到了比赛的这天早上,方寒看了看天空,这是一个好日子,风和日丽,微风吹过,很是温暖。无形中心情好像也变好了。方寒的修为,对于天气已经没有任何的要求,任何天气也不会影响到他,不过还是希望有个好天气。“爷爷,今天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要离开一下。”方寒并没有说和陈晓东战斗的事。一来是不想让三老担心,同样也是对自己的信心。如果他连这些事情也处理不好,以后还如何闯荡修炼界,总不能永远在三老的羽翼下吧,这不是他的性格。从骨子里,方寒就不是一个安静的人。以前不仅仅是因为修为低,更是因为他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还有性格的不同,现在的他,终于有些恢复到他的本心了。又怎会是个安静的主。“去吧,做你想要做的事,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们。”唐老并没有问方寒去做什么,只是告诉他,有困难记得回来。钱老和杜老也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听到唐老的话,方寒就离开了。对于三老,他已经将他们当成了亲人,对于亲人,方寒是无条件信任的。看着方寒的离开,杜老说:“师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那个陈晓东实力可不弱。”对于方寒和陈晓东的事,他们怎么会不知道呢!只是方寒没说,他们也没提罢了。“不用,你要相信他,我们去看,不仅会让他分心,还会让他以后在情宗里遭到非议,这是他在情宗第一次上挑战台,不论输赢,要让他独自面对,不然对他以后的发展不好,他长大了,事情需要他自己去处理,我们只能给他意见,将我们会的都交给他,增加他自身的实力。让他强大起来。我们不能事事都为他做。”唐老的话让钱老和杜老都陷入了沉思,是啊,他总会长大的。他需要自己的天空,未来的路,他要自己走,自己能做的不是陪他走,而是尽可能的增加他的实力,让他以后的路好走一些。出于对陈晓东的尊重,方寒提前一步来到了挑战台。来到挑战台的方寒,才发现有太多的人已经先他一步来到了挑战台,这时的挑战台已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包围住了。对于这么多的人来观看,有些出乎方寒的意料。但他没有紧张,对于他来说,人多和人少都是一样的。这主要是因为方寒一直在闭关,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在核心弟子中的知名度,其实这一切从他刚进入正式弟子两个月就晋升为核心弟子,还有他在正式弟子五年大比上的表现,就注定他不会默默无闻。再到后来的蒋云坤事件,炼丹区杀人,和青袍长老针锋相对,三老为他和青袍长老大战,被三老收为孙子,对于挑战不闻不问,到最后的接受挑战。这每一件都不是简单的,别的都不说,就直说他在炼丹去杀人这一件事来说,就不简单,在情宗,残害同门是重罪,就算是情有可原,又有三老撑腰,要不是他的天赋好,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这件事也不会就这么算了,至少也要受到处罚。可是现在。这件事提都没提。像他这样的超级天才,是每个宗门都迫切需要的,又怎么会因此处罚他。这一切的一切都注定他不会平凡,随着他的出名,他以前的事情也被一一挖了出来。这才是直接导致今天的挑战台,人山人海的原因。这其中陈晓东也出力不少,只是他核心弟子前十高手的名头,就会有不少人观看。观看别人战斗也是丰富自己的很好途径。方寒虽然露面比较少,倒不是没有人认识,在和青袍长老的战斗中,还是很多人看到的。对于他并不陌生。就在方寒上台时,看见赵凯奇走了过来,一直以来,赵凯奇对方寒都不错,对于赵凯奇,虽不能和张翰相比,可也算是好朋友。“陈晓东的实力并不弱,小心一点。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显然,赵凯奇并不看好方寒,虽说方寒又再次突破了,可是赵凯奇依然不认为他会是十大高手之列的陈晓东的对手。“我明白。”说完方寒就向台上走去,对于赵凯奇的话,他并没有在意,事实会证明一切。就这么一会的时间,陈晓东也已经来了,并上到了挑战台上。只是,方寒在和赵凯奇说话的时候,有人惊呼“天啊,他竟然和赵师兄也认识。太不可思议了吧。”旁边一人接口道:“那怎么了,他突破控灵期还是赵师兄给护法的呢?”这种声音在各处不断的响起,只是,已经上到台上的方寒对于这些,根本不曾注意,只是静静地看着陈晓东道:“你很准时。”“你也很准时。开始吧!”陈晓东看着方寒。摆出了战斗的样子。“准时是对你的尊重。”说着话,方寒依然不动。看到方寒不动,陈晓东就先动了,他的武器也是一把剑。拿着剑的陈晓东一下就变了,浑身其实不断的提升,在提升到控灵中期的时候也停了下来,不是他修为的问题,而是他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了和方寒一样的境界,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最公平的。看着陈晓东的样子,方寒也拿出了剑,赫然就是师傅给他的那一把。陈晓东一剑攻来,用最简单的刺向方寒。拿着剑的方寒并没有硬拼,而是选择用凌云踏步来闪躲。无论陈晓东怎么攻击,防寒只有一个字,就是闪。对于陈晓东,方寒可意说是完全不了解,他这么做是想看看陈晓东攻击方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