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屋里的方寒,直接开始稳定自己的修为,说来,这次方寒的突破是有一些取巧的,若不是刚好赶上唐老的突破,想来他突破中期还要有一些时间。毕竟他突破控灵初期的时间还太短。马上又突破中期,有些太急速了。别人从初期到中期,那个不是十几年,就算是天才人物,至少也要几年吧,他可好,只有不到半年。不过还好,方寒的修炼一直以来都是靠自己,不曾靠丹药提升力量。这也就为他自己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这一次的助燃提升倒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只是用来巩固修为的时间,可能会比平常稍长一些。这也就是方寒的心境比较高,否则,就算是有再好的机会,恐怕也没人敢贸然的提升。如果心境达不到,修为的提升只会让其走火入魔。轻则重伤,修为全废,重则性命不保。而心境的提升是最为困难的。有时候只是一个很小的心结,就可能会困住一个超级天才。将其扼杀,这也是为什么,修为越高,提升越慢的原因。而心结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心魔。这也是所有修行者最不愿面对的事情。方寒不知道的是,他对陈晓东的态度,在他离开后引起了多大的轰动。陈晓东,核心弟子,实力不弱,在核心弟子中实力能排到前十之内。性格比较爱争强好胜,天赋也不错。有些傲气。最受不得激将,但是并不爱惹事。这次来挑战方寒,恐怕也是好奇方寒会被唐老看重的事情。一直以来,陈晓东都想要拜唐老为师,只是一直没有成功。只是这些方寒并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想来也不会在意,这不就是唐老和方寒想要的结果吗。“什么人啊!也太嚣张了吧。真以为自己是长老了。竟然敢看不起陈师兄,陈师兄可是我们核心弟子前十的存在。”“就是,不会是怕输吧!胆小鬼。连比都不敢。”“我看他没什么真本事,恐怕是吹牛吧。”“不一定,人家也许是厉害,不屑和陈师兄比呢!”“你在做梦吧!天赋再好,可是他才多大,就算是打娘胎里就修炼,也有些离谱吧!”随着方寒的离开,说什么的都有。陈晓动对着方寒的住所大声地说:“我明天还会再来,我会一直等到你答应我为止。”说完,转身离开,对周围的人看也不看。看到陈晓东离开了,众人知道没什么看的了,也纷纷的离开了。这些人都是听说陈晓东要挑战方寒,是来看热闹的,现在看到打不成了,自然也就离开了。修炼是一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不是每个人都会向方寒一样努力的。他们也需要放松,他们的方式大布分就是做任务和互相挑战切磋。也有一些另类的。第二天,陈晓东再次来到了方寒的门口,这次他干脆就盘膝坐在了地上。同样有许多的人观看。只是方寒依旧不曾出来。第三天,同样如此。就这样,每天陈晓东都会来。只是方寒从来不曾出来过。看热闹的人倒是越来越少。转眼,时间就到了第十天。事情依旧不曾有丝毫的变化。只是随着时间,这件事已经有些被人淡忘了。唯一不变的只是陈晓东依旧坚持着。在一个和方寒的房间一样的房子里,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坐在床上,在其身前有个同样的少年。正在恭敬地向其汇报着什么事情。坐在床上的白衣少年赫然就是青袍长老的得意弟子夜空。在其下首的是他的跟随着,名叫杨真。“师兄,我们的计划没能成功。这么长时间以来,方寒都没有接受陈晓东的挑战。”杨真小心翼翼的说,“哦。是吗?这么沉得住气,那他在干什么。”听到杨真的回报,夜空显然是吃了一惊。“自从第一次露面后,方寒就再也不曾露面。”听着杨真的汇报,夜空皱起了眉头,双眼眯起,眼中透露出一抹狠光。看先站在身前的人吩咐道:“你从明天开始,就散布一个消息,就说方寒是害怕,才不敢应战的,其实他根本没有实力。总之,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让他应战。明白吗?”“是。明白了。”“竟然敢得罪我师傅,那就要承受我的怒火。现在来刚刚开始,以后的好戏还有很多呢!”高夜空笑的很是阴森。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竟然敢得罪青袍长老,就代表他的好日子到头了。”杨真附和着夜空,有些献媚地说。夜空挥挥手,并没有说话,只是一张脸有些扭曲,看起来很是恐怖。双眼散发着凌厉的光芒。自言自语道:“方寒,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谁让你竟然敢坏了小爷的好事呢?谁让你好死不死的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候,得罪了我师父呢!只要收拾了你,想来师傅会很高兴,那我的丹药就有着落了。”听着他们的对话,不用想也知道,这次陈晓东向方寒挑战的背后肯定有他们的影子。只是方寒急着稳定修为,不曾应战,让他们的计划不曾得逞。现在的他们又在设计方寒,只是他们要是知道方寒和唐老的计划,知道方寒的真实实力,知道自己主动参与进来,成为方寒提升实力的陪练,不知会是什么感想。很快,在核心弟子区,就传出了一种说法。说方寒成为核心弟子还不到半年,自知不是十大高手之列的陈晓东的对手,害怕了,才不敢答应陈晓东的挑战。一时之间,方寒有再次成为了议论的焦点。随着方寒的继续不露面,这个谣言也是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了。对方寒的看法也都变成了不屑。在情宗,只要是同级别的弟子,师兄弟之间是可以互相挑战的,虽没有明确规定非接受不可,但是一旦不接受,就会被视为胆小。会被看不起。只要答应了,就算是战败,也是虽败犹荣。非但不会被人看不起,还会被视为是一种血性。这也是情宗本身提倡的,情宗属于隐世门派。并不被世俗中所打扰,争斗相对来说也少,于是,为了情宗弟子的进步,宗门对这种事情,也是默认的态度。只要没有出人命,是不会干预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