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大长老的离开,方寒和三老也再次回到了唐老的丹房。既然方寒已经认三老为亲,那么三老的传承,他也理应接受。由于唐老和大长老的对话没有刻意的隐瞒,唐老的突破和方寒现在的身份,也是随之传开。不得不说,传播的力量真是强大,短短的几天,方寒的事情就被传得人尽皆知了,不仅核心弟子在议论,就连正式弟子也在议论。唐老突破的事情反而不是众人所关心的。跟随三老回到丹房,方寒没有出声,只是感觉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只见钱老从戒指中取出一个丹鼎,看到这个丹鼎的三老有些伤感,钱老将丹鼎递给方寒,说:“你先将这个丹鼎祭炼,然后我们有话说。”接过丹鼎,方寒顿时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好像这个丹鼎就应该是自己的一样。方寒盘膝坐下,准备祭炼这个丹鼎。谁知灵力刚一接触丹鼎,只见丹鼎上一阵红光亮起,直接将方寒也包裹在内。眼前发生的状况出乎所料,想要出手已是不及。看着眼前被红光包裹着的方寒,钱老和杜老焦急不已,已是失了方寸,只有唐老非但不曾惊慌,面上还挂着欣喜若狂的的表情。不明所以的钱老和杜老将目光望向唐老。只见唐老自言自语道:“难道这是天意,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钱老和杜老齐声道:“什么情况。”“我们丹门有希望了,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吗?”钱老和杜老摇摇头。“这代表方寒和这个丹鼎的契合度很高。传闻,万物鼎是有灵性的,并不是谁都可以祭炼的,这一点你们都知道。你们不知道的是,只有和他契合度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才会出现红光。和它契合度越高的人,在祭炼时红光越盛。契合度的高低就代表着他可以发挥出万物鼎多少的实力。看方寒的样子,他们的契合度至少有百分之八十到九十。这已经很高了,在我们丹门的历史上,最高的契合度也只有百分之七十。你们说他是不是我们的希望。”唐老有些激动的说。听到方寒的话,钱老和杜老也是欣喜若狂。很久之后,三老的情绪终于平复了下来。这时方寒的祭炼也已经接近尾声。唐老突然很是严肃的对钱老和杜老说:“一会方寒醒来,对于丹门的事情,只字不要提,知道吗?”“为什么,既然方寒和万物鼎的契合度那么高,为什么不告诉他事情,让他也为丹门所努力。”杜老第一个反对。“现在的方寒还太弱小,知道的太多并不是好事。丹门的事,事关重大,还是等他实力强大一些再说。太多的压力,有时候会起到反作用的。至于万物鼎,就说是我们师门祖传的,除了丹鼎以外,其他的都不曾传下来就行。”听着唐老的解释,钱老和杜老虽然不愿,却也无法。只能点点头答应下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寒的祭炼也是很顺利的就成功了。随着方寒祭炼的成功,万物鼎也是直接的消失了,就连方寒自己也找不到万物鼎的存在。“很不错,看来,你和万物鼎很是有缘。既然你能将万物鼎祭炼到这种程度,那么,你的传承也就结束了。”唐老很是欣慰地说。方寒一脸不解的望向唐老,就连杜老和钱老也是一脸不解。看着面前三人的表情,唐老不禁笑了起来。解说道:“契合度达到你现在的程度,就没有必要去接触其他的传承了,万物鼎就是最全面的传承,随着你实力的提升,和运用万物鼎的熟练程度,传承会不断地完善,这可是比这些不完善的传承要好太多了。”这时的三人这才明白。本来要很久的传承,没想到因为方寒和万物鼎的契合度较高而提前结束。方寒也没有询问师门的来历,在他想来,既然唐老没说,就一定有原因,到能说的时候自然会说。这倒让三老先前准备好的说法无用之地了。“爷爷,我有事情要问你们打听。”现在的方寒对于三老已经没有任何的隔阂,毫不犹豫的就问。“说吧!怎么啦,这想来也是你出现在炼丹区的原因吧。”对于方寒会出现在炼丹区,三老也是有些猜测。“你们知道两色星系的位置吗?”这本来是方寒的目的,只是因为一连串的事情,给耽误了,直到这时才算是问了出来。“两色星系,这个我还真不是很清楚。你们清楚吗?”唐老问两个师弟。两人摇摇头,表示不知。看到三老都不知道,方寒有些失落。忽然想起什么的方寒面向杜老说:“杜爷爷,你上次选拔我所在的星球,那颗星球就是在两色星系里。你知道他的位置吗?”原来,方寒想起当初选拔时杜老有去,希望杜老可以知道方向。听到方寒这么说,杜老恍然大悟地说:“原来是哪里呀!虽然我不知道在哪里,但是我可以给你查一下,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说的地方应该离宗门比较远,否则是不会让我们去的。”原来,情宗的总部由于不在位面的中心,一些较远的地方都是要建立特殊的通道的,否则,光是距离就要浪费很多的时间。而距离越远,去的长老修为就越高。既然是杜老去的,那同样代表距离会很远。“没事的,只要知道地方就行。”远不怕,就怕不知道方向。办完所有事情的方寒准备回到住处去稳定修为,只是方寒不知道的是,他以后的生活变得不平静了起来。回到住处的方寒发现有人档在他的门口,可是这个人他并不认识。在门口的周围还有不少人,完全挡住了方寒的去路。来到门口。方寒说:“请让一让。”只见一人望着方寒说:“你就是方寒,”方寒点点头。“我是陈晓东,我要向你挑战。”方寒看了一眼陈晓东说:“我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挑战。给我一个接受你挑战的理由。”这也就是现在的方寒,要是以前方寒的脾气,恐怕都不会多说一句话。而会直接的离开。可见这段时间方寒改变了不少。“我要证实你是否真的比我天赋好。”陈晓东理直气壮的说,在他看来,方寒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就一定会答应他的挑战,但是他想错了。方寒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理由不够,我不会接受你的挑战。”说着方寒就转身向屋内走去。在方寒看来,陈晓东是属于吃饱撑的没事干,无聊透顶的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