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寒感觉很是迷茫,虽然再拜萧风为师的时候,就问萧风,是否还可以拜其他的师父,萧风也是同意的。可是,现在要让他在次的拜师,方寒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抵触。再拜萧风为师后,方寒和萧风相处的时间并不长,若说方寒开始还有在次拜师的想法,那么在师父将珍贵的灵药和大量的丹药留给自己,而本身却失踪的情况下。在方寒的心理,师父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无比神圣的高度。在他的心里,今生今世只有萧风一个师傅。在别人看来,这也许不算什么,甚至有更多的师父比他的师父做得更好,但是,很奇怪的,方寒就是对萧风有一种奇怪的感情。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就是一种直觉,或者说是一种意愿更合适。不论是三老,还是灵儿,都不曾打扰思考中的方寒。在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情况下,方寒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的意愿。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心。“对不起,我的师父在别人看来也许不够好,但是,对于我来说,他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对于这件事,我的心里很是抵触。不瞒三位长老,我本身也是一名炼丹师,这是我师父离开前给我的传承。我不想因为想要得到你们的指点,而违背自己的心。”对于三位长老,在这件事上方寒并没有隐瞒。而是据实相告。对于方寒的话,三老没有生气,有的只是些微的惊讶。方寒是炼丹师,这个他们不知道的信息,让他们感觉很是意外。方寒接着道:“我会炼丹的事情,还希望三老为我保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为什么,炼丹师是一个很高贵的职业,有多少人想要成为炼丹师而不可得,你为什么要隐瞒。”对于方寒的要求,三老很是不可理解,杜老更是有些惊讶于方寒的决定。“公布炼丹师身份,无疑会有巨大的好处,但是,同样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我现在只想好好修炼,不想花太多的时间来应付这些琐事。”在别人都羡慕无比的事情,方寒竟然视为麻烦,他的想法还真是和别人不一样。听到方寒这样说,三老也不再坚持,都表示会为方寒保密。但是在拜师这件事上,三老感到很是可惜。一时之间都陷入了沉默。压抑的气氛让方寒很是不舒服,总觉得很是亏欠三老。连想要找三老询问的事情,都不好意思说了,想着还是像其他的办法吧!就在方寒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而想要离开的时候,唐老突然说:“我们师兄弟三人,没有其他的亲人,对于你,我们有的不仅是欣赏,也有希望。你的炼丹天赋对于我们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既然你对于拜师有抵触,那么,我想要认你为干孙子,你意下如何。这样你不仅可以和我们学习炼丹,还不会增加你的心理负担。两全其美。”唐老的话,不仅让方寒陷入石化,同样让钱老和杜老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唐老,只是唐老浑不在意,接着道:“我不敢对你保证,我们的传承会强于你师父留给你的传承,但是我敢保证,我一定会倾囊相授。”转过头看向惊讶的两位师弟,唐老说:“名分很重要吗?比我们的传承还要重要。我们的亲人就不可以得到传承吗?只是换个方法而已。”唐老的话成功地将处于惊讶状态的钱老和杜老拉回了现实。反应过来的两人,一起的点点头。看向唐老的目光充满了敬意。唐老的提议无疑是给他们打开了另一扇门。接着两人齐声道:“我们也要认。”处于石化状态的方寒,并没有从石化状态中恢复过来。方寒一直以来,除了母亲就没有亲人,然后有了师父,只是对于师父,方寒更多的是一种不明的直觉和意愿。现在突然有人也许会成为自己的亲人,方寒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脑子里好像全是事,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方寒只听到了唐老前面的话,对于后面的话,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当石化的方寒恢复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老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有多少人想要拜在三老的门下,可是都被三老拒绝了,到了方寒这里,事情竟然全反过来了,这要是让人知道三老收徒不行,认孙子,也要方寒继承他们的传承。别人都会被气死。人和人真的不能比。“不会这也不行吧!”看到方寒久久不说话,杜老以为方寒又要不同意了,有些泄气。对于三老来说,相认方寒为亲固然是为了师门的传承,同样没有亲人的他们,对于能有一个亲人也是那么的期待。“爷爷,”方寒有些僵硬的喊出了这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如此的陌生。在方寒这么长时间的生命中,从来不曾出现过的称呼。听着方寒的称呼,三老激动不已,有了亲人的喜悦,直接让他们忘记了师门传承的事。那种发自心底的高兴,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就在钱老的杜老还有方寒兴奋的时候,他们只感觉一阵威压从身旁传来,回头一看。这时的唐老竟然已经盘膝而坐,全身上下流转着灵力,竟然是在突破。看到这一幕的三人,来不及高兴,不约而同的坐下进入修炼的状态。这种时候的修炼是最难得的。机会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唐老本来就处于突破的边缘,这一次认方寒为孙的事情更是给了他一个契机,唐老从小就是孤儿,最亲的就是两个师弟,这也是他事事护着师弟的原因,在他看来,师弟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们比他自己还要重要。现在突然又认了方寒,让他有了孙子,这一直是唐老心里的心病,虽然有师弟,但是两个师弟也都是孤儿,他们都没有后人,方寒的出现正好解决了唐老的心病。同时也打开了他迈向灵师的大门。这样的情况下,唐老的突破就变得水到渠成了。只是,无论是正在突破的唐老也好,进入修炼状态的方寒和其他两老也罢,都不曾想到唐老的突破在外界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