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彼此望了一眼,唐老看向方寒说:“已经完全恢复了吗?”方寒点点头,看着三老的表情,方寒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而三老现在就是要告诉他,想着这些,方寒不觉有些紧张,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紧张什么。唐老看向杜老,点点头说:“你来说吧!”“方寒是这样的,你最近有没有感觉身体有哪里不对。”杜老的第一个问题就把方寒搞晕了。方寒想了想,摇摇头。“是这样的,这次你受伤,我们给你检查伤势。发现你的体内有一股奇怪残余能量,经我们判断,这股能量目前对你没有坏处,只是不知道最终会怎样,你是否知道是怎么回事。”杜老的话让方寒陷入了沉思,自己怎么不知道这股能量的存在。问问灵儿,看她是否知道。无奈的方寒想起了灵儿,如果说对于方寒自己的身体,就连方寒自己都没有灵儿清楚,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而是因为方寒自身的弱小,造成他对自己的身体不能完全的掌握。而灵儿的存在,就是方寒最好的领路人,唯一的美中不足也就是灵儿无法出来,这就是为什么,灵儿给与方寒的关心很多,却总是让方寒感觉不一样。精神上的交流虽然更加的亲密,却也更加的虚幻,没有真实的感觉。通过灵儿的解说,方寒才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说了半天,三老所说的奇怪的残余能量,竟然就是灵儿保护自己的能量。知道真相的方寒,松了一口气,也为自己的草木皆兵感到好笑。只是要如何对三老解释呢,灵儿不仅告诉了方寒关于能量的问题,也告诉了方寒,在他昏迷后,三老的做法和谈话。这些让方寒有些意外。对于三老为自己做的,方寒感激不已,这就更让他为难了,三老为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已经骗过他们一次,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但毕竟是谎言啊。这次要如何做,现在让他再骗三老一次,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看着方寒一脸的茫然,唐老三人不禁的对视一眼,看来方寒自己也不清楚。三老不知道的是,方寒的茫然是因为,不知要如何对三老说而已。灵儿的存在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的。却不想被三老误会了。就在方寒为难之际,唐老说:“方寒,你也不要着急,目前看来,这股能量是在保护你,对你没有坏处。以后你自己留意就行,如果需要帮助,就来找我们。”误会的唐老,怕方寒心里有什么负担,于是就开解方寒。看出三老误会的方寒并没有解释,就让三老这么误会吧,至少比自己骗他们要好。于是,方寒就来了个顺水推舟。配合唐老的点点头,表示明白。看到方寒并没有被这件事所困,唐老转过头对杜老说:“把丹药给方寒吧,这是他的。”杜老点点头,伸手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两个小瓶递给方寒说:“这是你受伤后,我们替你从青袍那里要来的补偿,给你,好好收着,里面我已经写了它们的用法,必要的时候,可以用。”方寒并没有接过丹药。方寒已经从灵儿那里知道了,他昏迷后事情的经过,身为炼丹师的他,同样知道这两颗丹药的珍贵,现在的他还炼制不了,这种丹药即便是对于三老来说,也是比较珍贵的。在三老看来,自己并不知道这两颗丹药的存在,他们完全可以不提的,可是他们没有,竟然告诉自己这些丹药的作用,等同于告诉自己这两颗丹药的珍贵。对于三老的这种光明磊落,方寒从心里认可,也从心里敬佩。看着眼前的丹药,方寒摇摇头说:“不,这我不能要,这是三老的收获,三老将我从青袍那里救了出来,我已经感激不尽,如何人还可以要这些丹药。”“傻孩子,拿着吧,我们不需要,以我们的修为,受伤的几率并不多,你比我们更需要,而且,这是他对你的补偿。我们怎么可以要,再说了,我们的炼丹水平可是不低啊,我们可以自己炼制的。”说这话,唐老一把将丹药塞在了方寒的手上。看着手上的丹药,方寒知道唐老这么说是为了让自己没有负担。到了他们这个层次,一旦受伤是很难好的,这么珍贵的丹药也是他们最为需要的。可是三老却将这么珍贵的丹药给了自己。方寒将心里最后的一个疑惑问了出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吗?”方寒从来都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还会砸到自己。这可能是因为他的生长环境造成的,他不会轻易的相信别人,却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对于方寒的疑问,三老并没有感到生气,相反,他们感到很正常。从来很少说话的钱老,看向唐老和杜老。说:“这件事让我来说吧!”唐老和杜老点点头。钱老缓缓道来。“在你进入情宗的开始,杜老就对你有很高的评价,说你的心性很好,很是欣赏你。也仅仅是欣赏而已。改变是在你突破控灵期,进入核心弟子开始的。你是在战斗中突破的,在你突破的时候,杜老在为你护法,他从你突破时候的气机上感觉到了一种火属性的存在,知道你具有火属性,加上之前对你的欣赏,回来后就和师兄说起了这事,想让你学习炼丹。他的眼光,我们还是相信的,于是准备见见你,谁知我们还不曾去见你,就发生了蒋云坤的事情。”说到这里的钱老停了下来,只是思索了一下,就接着道:“再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天生就为炼丹而生的人,可能就连你自己也不知道,你的火属性和别人不一样吧!你要是炼丹的话,会比平常人进步快,不仅如此,同样的药材,你练出来的丹要比别人的品质高。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之后会告诉你的。”看着方寒的样子,钱老直接就将方寒要说的话给压了回去。接着道:“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想让你拜在我们的门下,这就是我们对你这么好的原因,你能问出这个问题,证明你心性的成熟。现在你可以考虑一下,是否拜在我们的门下。”说完,三老就不在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方寒的回答。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