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的战斗打得很是激烈,下面的议论也从来没有断,这一切都被灵儿看在了眼中。上面还真是和议论的一样,是唐老、钱老、和杜老三人在战斗。看三老的样子,还真是生气了,战斗中从不留手,已是打出了真火。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青袍长老已经只有抵抗之力,而无还手之能了。在个人修为上,虽境界都是一样的灵士巅峰,若论修为,三老皆不如青袍长老修为的高深。虽然相差不多,可是若单打独斗,就不是青袍长老的对手了,修为越高相差就越大,即便是很少,却也是很大的差距。可是,一旦两个人联手,就完全可以和青袍长老抗衡,还会略占上风。不过,现在可是钱老、唐老和杜老三人联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青袍长老来说,就完全是灾难性的压制。随着战斗的进行,青袍长老已经受了一些轻伤,越打,青袍长老越是生气和郁闷。唐老等三人,虽然平常和自己有些不对盘,可是,看在大家都是情宗长老,都在为情宗出力的情况下,是不会和自己计较的,自己对于他们也不会过分,就算偶尔有些小的摩擦,大家也会各自退让一步,彼此都不会太过分。今天是怎么了,一上来,二话不说就直接动手,还是三人联手,自己最近好像没有得罪他们啊!郁闷的青袍长老就更加的悲催了,受的伤在不断的增加,看唐老三人的样子,也没有停手的的打算,好像不把他打死不罢休一样。最后无奈之下,青袍长老拼着受伤,喊停了战斗。随着战斗的停止,地上的众人也停止了议论,都抬头望着对持的长老,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三怪,我哪里得罪你们了,让你们这样,非要打死我不成。”青袍长老受了钱老一掌,一只手捂着胸口,嘴上带着血丝停留在半空中。身上的袍子已经不像开始一样干净整洁了,凌乱的袍子上还有几道口子,是在战斗中打斗所撕破的。整体看上去,青袍长老很是狼狈。哪里还有对付方寒时的悠闲。三怪是青袍长老对三老的昵称。这个昵称也只有青袍长老回叫。“你哪里得罪我们了,你会不知道。”唐老一脸的嘲笑,对于青袍长老的话感到有些可笑。钱老和杜老却有些怒目而视。他们都没有唐老那样的涵养,有的只是火暴的脾气,尤其是杜老,就跟炮仗一样,一点就着,可是,相对比较来说,心思却也是最为单纯的。是相对来说,能活到现在,修为还这么高,有那个会真正的单纯,就看和谁比了。“你们这样,以人多欺负人少,不嫌害臊吗?”看着唐长老的表情,青袍长老更怒了。青袍长老那个郁闷啊,我好好的,又没有招惹你们,你们可好,一上来就动手,话也不说,解释也没有,现在停了。我问问原因还不行,一问就是一脸的鄙夷。我得罪谁了我。就算有错,至少也要让我明白为啥吧!“我们害臊,噢,我们以多打少,就是欺负你,就该害臊,你以大欺小,就不是欺负,就不害臊。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修为,人家是甚么修为。还要不要脸啊!我看你还没有清醒。我该好好让你清醒一下。”听到青袍长老的话,三老很是生气。连唐老的脸色也变了,脾气火爆的杜老,更是说着就又要上去动手。青袍长老一看杜老要上来,就有些紧张,他现在的情况可是很不好,受的伤也有些重,现在的青袍长老,即便是三老中的一人,都可以压制住他,何况还是三老都在。青袍长老很是明白自己的伤势,如果再打下去,只会加重自己的伤势。眼前的局势对自己可是很不利。杜老的话也让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停,杜三,我明白了,你们是为了下面的那个弟子吧!这可不怪我,是他先杀了我的门人弟子的。而且,我也不曾杀了他。再说了,为了他,你们真的要和我为敌吗?他是你们什么人。”明白是什么意思的青袍长老赶紧说。话中又软又硬,心里却郁闷不已。‘看哪小子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新进弟子,为了他,你们至于吗?不过,还好,他没死,否则,恐怕这三个老怪物,对自己还真是不好放手。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死,可是,现在这不是最重要的。’唐老一把拉住了杜老,看了青袍长老一眼说:“你最好祈祷他真的没有事,否则,就算是闹到宗主那里,我们也不会罢休。”转过头,唐老对杜老又说:“你先去看看方寒怎么样了,我和老钱会在这里盯着他的。不会让他跑掉的。”“好,要是方寒有什么事,你就洗干净脑袋等着吧!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杜老恶狠狠的对青袍长老说。说完,才转身落地,来到方寒的身边。替方寒检查伤势。天上的对话并没有刻意的压低,或者隐瞒。地上围观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听到三老如此生气的话,不惜和青袍长老撕破脸皮。最终竟然是为了地上这个已经不知死活的小子时,都感觉惊讶不已。随着事情的清楚,议论声也再次响起。“三老以往虽然也和青袍长老有些不和,可是都不会闹得太僵,这次竟然这样做,真不知地上的小子会和三老是什么样的关系。”“莫不会是其中一位的私生子吧。”“不可能吧,三老对于女色方面,向来不在意,反而是青袍长老有这个可能。”“也许是三老的弟子呢!”“这倒是有可能。”众人的猜测是五花八门,都在猜测着方寒的身份。随着杜老的下来,又都集体住口了,杜老的脾气那可是很火爆的,更何况现在杜老正在气头上呢!谁都不想去触这个霉头。随着杜老的检查,青袍长老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对于方寒,青袍长老到也不是非要真的杀死他。当然,若是方寒没有什么背景,杀也就杀了,不同的是,现在方寒有三老撑腰,加上三老对方寒的态度,青袍长老都有些后悔了。一开始的青袍长老只是为了面子而已,死的那个只是他不知道多少代徒孙而已,还是一个不成器的徒孙。青袍长老现在肠子都毁青了,好好地,自己不是没事找事吗?现在就盼着,方寒没什么事才好,否则,看三老的架势,今天自己还真是没好果子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