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种铺天盖地的气势,方寒不知道他能撑多久。只知道,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屈服。这不只是他性格的使然,也是他的信念。虽然他没有别人一样的家世背景,但他有永不认输的信念。这就是他无尽的财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屈服就是方寒的底线。这股气势的强大,已经超过方寒的认知,想来最少也会是灵士级的强者,面对这样的强者,只要对方想杀死他,以方寒现在的修为可以说毫无希望。除非让灵儿帮忙,可是他却让灵儿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可以出手。只要有一丝的希望,他就想要靠自己,不论走多远,他都是胜利的。气势越来越强,已经快要超出了方寒的承受能力。方寒已满脸是汗,双拳紧握,手臂上更是青筋暴起,手指上很短的指甲都已经插进肉里,鲜血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汇聚成了鲜红的小水潭,看上去是那么的触目惊心。气势的主人好像是故意的,以他的实力,轻易就可以在瞬间压垮方寒,可是他却没有,而是一点点的增加压力,不知是想折磨方寒,还是有其他什么目的。方寒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不知是脸上的汗水挡住了视线,还是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方寒已经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就在方寒以为自己撑不住的时候,听到灵儿略显紧张的声音,“方寒,坚持住,想想你的师傅,他在等着你去帮他,也许是救他。你不能倒下,否则他怎么办,谁来帮他。想想你的梦想,这么长时间的努力,你就这样放弃了,你甘心吗?再想想你的母亲,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你要她怎么办。这些你都放得下吗?”灵儿不停地在方寒的耳边说着话,听到灵儿的话,方寒那快要散掉的意识一惊。‘是啊,不能,我不能放弃,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不能就这么放弃,我要坚持住,只要坚持就有希望。’这时的方寒已经摇摇欲坠了,就在倒下一半时,想到这些的方寒好像凭空有了许多的力气,将已经快要着地的身体,硬生生的用双手撑地,变成了蹲立。“哼,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家伙,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随着方寒的再次稳定,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一个老者,穿着一身的青袍,踏空而来,脸上却带着一脸的蔑视。若是不看脸上的表情,给人的第一印象还真有几分道骨仙风的样子,只是脸上的表情破坏了所有的形象。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从始至终最多没有几分钟。青袍老者的到来,明显的让在旁围观的人,集体的噤声。从一开始的议论变成了寂静。前后的反差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多数人的眼中均是闪过一丝恐慌,看向方寒的目光也是一变再变,从开始被方寒打扰到炼丹的愤怒,到方寒被气势所伤的幸灾乐祸,最后再到青袍老者出现后,看向方寒的目光变成了深深的同情。也不知道老者做过什么天人共怒的事情。竟然可以让人的情绪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不过这一切都不是现在的方寒所能考虑看到的,方寒只觉得体内的骨骼都已经碎了一样,全身的衣服都湿了,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气势的不断加强,让方寒连基本的站起来都做不到,即便是这样,方寒也没有跪,而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蹲在了地上,双手握拳伏地,手臂和膝盖不断的颤抖。方寒凭借着过人的意志支撑着,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即便有灵儿的不断鼓励,他也已经到了最后的边缘。周围人的目光也再次变成了敬佩。气势虽然是作用在方寒的身上的,但青袍老者是什么人,他们很是清楚,方寒的表现也明白的告诉众人他的处境。对于方寒能坚持到现在,在他们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哼,不知死活的东西。”随着青袍老者声音的落下,所有人都感觉心头一紧。很明显的,这句话代表青袍老者已经发怒了。众人都有些紧张的望着方寒。方寒只感觉身上的压力陡然一重,这就像是最后的一根稻草,瞬间方寒就连最后的一丝意识也失去了。就在方寒失去意识的瞬间,灵儿的灵识就将方寒的身体包裹了起来。若非如此,恐怕失去意识的瞬间,方寒就会被气势压成肉饼。在这股气势出现的时候,灵儿就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只是出于扭曲的心里和折磨,才会一点点的增加气势。灵儿只是想借此来磨练方寒的意志,才一直不曾出手。仅仅方寒的嘱咐,是不会让灵儿放下方寒的安危而不管的。现在虽然灵儿的目的达到了,可是对于青袍老者,灵儿还是很生气的,方寒不知道青袍老者的实力,灵儿可是一清二楚。你说,你一个灵士巅峰,对一个控灵初期用得着这样吗?这可是相差六个等级啊。完全不具有可比性的。就在灵儿要放出灵识去攻击青袍老者的时候,突然之间三道攻击,在灵儿之前顺先到了青袍老者的身边。灵儿的境界是何等的强大,在发现的瞬间就收回了灵识。竟然有人出手,她也落得清闲。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青袍老者的脸上挂着一丝愤怒,还有一丝谨慎。显然,来人并不比他差,他也不敢大意。瞬间,半空中就打成了一片,强大的能量波动,不断的在半空中响起。已经打做一团,强烈的能量冲击,让人看不清目前的情况。看着半空打斗的能量余波,下面众人都猜测不已。“这怎么回事啊?是谁在和青袍长老打斗。”“很有可能是唐长老等人,在咱们情宗,也就只有他们才不怕青袍长老。真不知道这人是谁,竟然能让唐长老为了他和青袍长老打成这样。要知道,唐长老等人虽然不怕青袍长老,可是,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得罪青袍长老的。”“你怎么知道是为了他。可能吗?”说着有些不屑的看了方寒一眼。“不是为了他,还是为了你呀?若不是他的出现,你见过唐长老和青袍长老打斗吗?”看白痴一样的看了对方一眼。被看之人尴尬的笑笑,接着道:“你们说谁会赢。”“这谁知道,我们又看不清里面的情况。等一会就知道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