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没有去过炼丹阁。但是对于拥有地图的方寒来说,找到炼丹阁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没有多长时间,方寒就来到了地图上的炼丹阁,另方寒惊讶的是,这炼丹阁和他想象中的炼丹阁完全不一样,在方寒想来,炼丹阁应该是一个建筑,用来炼丹的。可是出现在方寒眼中的炼丹阁,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只见出现在眼前是一片巨大的建筑群,一眼望不到边,比正是弟子的区域还要大。至于核心弟子他就不知道了,成为核心弟子的他还不曾逛过核心弟子区域。可是这么大的地方,方寒却一眼看不到人。看着眼前的建筑,方寒犯难了。地方这么大,要怎么找,可是放弃又不是方寒的性格。方寒渐渐地向里走去,走了很久,方寒也没有遇到人,于是方寒选择了最笨的一种方法,就是在这里继续寻找在外行动的人。身为炼丹师的方寒,很是清楚,炼丹需要平心静气,和绝对的安静专心,最忌讳的就是打扰。一旦被打扰,轻则丹毁,重则炸炉受伤,有的甚至会威胁生命。随着炼制的丹药越高级,危险也就越大。所以方寒只能用最笨的方法,根本不会去敲门询问。就在方寒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天也接近正午的时候,终于方寒看到了一个中年人开门走了出来。脸上也异常的疲惫,一看,方寒就知道,这是一个刚炼外丹的人,而且练的丹药也是他的极限。这是方寒来到炼丹阁遇到的第一个人,下次遇到人,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方寒又怎会放过这个机会。“请问这位师兄,核心弟子区的杜长老在什么地方。”方寒的语气虽不能说恭敬,却也有应有的尊重。只是方寒的态度并没有赢得应有的尊重。“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来炼丹区,不知道这里是不允许人随意进来的吗?好大的胆子,还敢说要找杜长老,就凭你,敢快自己离开吧,我就当没有见过你,这里不是你能来的。快走快走。”说着一脸的不屑,根本不理方寒的说辞,直接开始赶人,语气中也满是不耐。“师兄,我找杜赵老真的有事,还请师兄帮忙。”虽然方寒很是讨厌他的做法,可是方寒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否则也不知道下次遇到人会是什么时候。“没有告诉你快滚吗?我刚炼制完一颗回灵丹,很累的,没时间搭理你。”这人眼中闪过鄙夷,对方寒更是直接开始用轰了。听到他的炫耀,方寒心中闪过不屑,说了半天,还以为是个多了不起的人呢?炼制一个回灵丹都会累成这样,而且还只是一颗。就这还能自大成这样。还真是狗眼看人低。听着这些话,方寒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了开始的尊重,变得面无表情。知道这样的人也问不出什么了,方寒转身就准备离开。就在方寒要离开时,只听那人又说:“什么东西,还没有断奶吧!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一脸的哭丧样,真不知道是爹死了还是娘死了,真是晦气。”说着这人转身就准备离开。他这话成功的将方寒离开的脚步拉了回来,不说母亲在方寒心中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方寒虽没有见过父亲,心中对于父亲也有怨言,但是他绝不允许别人辱骂,更不要说是从小相依为命的母亲了。如果说,龙游逆鳞逆之必死的话,父母无疑就是方寒的逆鳞。只见原本准备离开的方寒,转过身来,脸上那还有之前的尊敬,就连面无表情都不是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冷若冰霜。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这人。冷到人发寒的话响起;“道歉,立马道歉。”这人被方寒突如其来的表情吓了一跳,可是随即就反映了过来,一脸的愤怒道:“小子活腻歪了吧!竟然让我道歉,就凭你也配,立马跪下磕头道歉,并且承认自己是杂种,是婊子生的,叫三声爷爷,本大爷就放你离开,否则,爷爷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说着一脸的得意,好像他就是主宰一切的神一样。他不知道就因为这一句话,注定了他的死亡,如果说刚开始,方寒只是让他道歉,那么,再次辱骂了方寒母亲的他,就意味着活不长久。只见方寒不再说话,而是直接一拳打向了他的胸口,位置就是心脏,虽然随着修为的提升的,防御力会大大的增加,却不带表可以不受伤害,而心脏也同样是人的要害,受到强烈的会使人死亡。不曾想到方寒会攻击的炼丹师,根本来不及防御。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口上。炼丹师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方寒。在他看来,自己身为高贵的炼丹师,方寒巴结还来不及,一定不敢得罪他,一定会乖乖的跪下磕头认错。却不曾想会是现在的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打在胸口上,而无阻止之力。这里的动静同样吸引了很多的人,也造成了很多的炼丹失败。受伤的炼丹师眼看是活不成了,望了一样倒地不起,气若游丝的炼丹师,方寒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了炼丹师的跟前说:“你最大的错误是不该辱及我的父母,在我心中,他们是最神圣的。”说完方寒一拳打在了炼丹师的头上,彻底结束了他的生命。想必炼丹师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会是这样的死法,若是知道的话,他一定不会这么做。这时的四周已经有很多的人,就在方寒想要离开时,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住方寒,这股强大气息的主人不曾现身,光气势就压的方寒站在了那里不能移动。方寒知道这股气势是想让他跪下,可是方寒拼命的站直,就是不跪,在方寒看来,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师父,现在的情况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跪。一旦跪下,不但会违背方寒的理念,更会让方寒种下心魔,以后的修炼也将难有大的成就。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