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瓶的丹药,其中一瓶就是静止丹,是在受伤后,一旦服用,不管多重的伤都可以保证一天之内不会发展。却并不影响其他丹药的服用,瓶中一共有五颗,用了一颗还剩下四颗。还有一种是疗伤的丹药,不论是多重的伤,只要没死,就可以在一天之内痊愈,只是这一瓶很少,只有两颗,有一次,我独自遇到一只四级灵兽。在拼命逃出来后,收了致命伤,被我用了一颗,只剩下一颗了。”说着方寒就拿出了两个装丹药的瓶子,放在了桌上。看着方寒拿出来的丹药,三老全都眼睛发亮的盯着那两个药瓶,就想单身汉看到了美女,乞丐看到了馒头一样。那眼神都是冒光的。许久之后,唐老看了看杜老,钱老爷看了看杜老。杜老望着其他两人摇摇头,唐老和钱老一人抓住杜老一只手,很是恳切的样子。看着这一幕的方寒有些不解,这是什么状况。怎么看怎么像杜老在欺负唐老和钱老一样。只是杜老的表情更奇怪,一副为难,不情愿的样子。越看越像杜老师才是被欺负的那一个。不明所以的方寒只能看着三人在那眉来眼去。最后,杜老好像是下了什么样的决心一样,使劲的点点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突然,杜老转过身面向方寒,搓了搓双手,满脸堆笑,一副讨好的样子,清咳两声缓缓的道:“那个方寒啊!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你也不要为难。”说完杜老一脸的不好意思,身后的钱老和唐老爷是一脸的献媚。那摸样哪还有情宗长老和灵士强者的样子,简直就是市井混混。方寒不知道的是,灵士强者修的就是心,至于这外表的东西已经不是很看重了,只有这样才能走得更远,当然,更重要的是三老对于丹药的痴迷,已经能用走火入魔来形容了,在他们看来,面子远远没有丹药来得重要。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方寒都有些懵了,这个是什么状况,有什么事,三老身为长老,大可以直接吩咐他,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啊!震惊的方寒只是木纳的点点头。看到方寒点头,杜老说:“是这样,这个疗伤的丹药你先收起来,这是你保命用的,我们不会打它的注意。”杜老将疗伤的丹药递给方寒。在看到方寒将其收了起来后接着道:“这个静止丹,你可不可以换给我们一颗,我们用十颗上好的疗伤丹药和你换,不,二十颗,怎么样。”三老一两期待的看着方寒的反应,对于三老的要求方寒很是疑惑,就为了一颗静止丹吗?“可以告诉我,你们想要干什么吗?”对于三老的做法,方寒可是不解。唐老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啊!事项研究一下静止丹的成分和尝试它的炼制,如果可以炼制成功的话,我答应你,另外再加三颗静止丹的补偿。主要是静止丹这个丹药,我们从来不曾听过,更不曾见过。”说起目的,唐老一点都没有前面献媚的表情,有的只是无尽的向往。由此可以看出,他们对丹药的痴迷。听到唐老的解释,方寒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只是问出了一个他疑惑的地方。“你们谁是炼丹师?”既然是研究丹药,那一定会有炼丹师,否则如何研究。“我们都是炼丹师。”对于方寒的问题,三老一起回答。然后杜老接着说:“我们还都是师兄弟,唐老是大师兄,钱老是二师兄,我入门最晚是小师弟。这些你要为我们保密,这是情宗高层的事情,一般是不会让你们知道的,你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说完后,杜老特意叮嘱方寒。方寒点点头,表示明白。对于三老的狂热,方寒很是敬佩,加上静止丹师傅留有二十多颗,方寒决定送给三老一颗,最少算是杜宇杜老当初帮助自己的一点报答吧。于是方寒道:“既然这样,那我就送给你们一颗吧!算是感谢感谢你们对我的帮助。”一听到方寒的话,三老的反应不是欣喜若狂,而是一起的摇头,一边摇头,唐老一边说:“怎么可以,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功劳,你自己不努力,我们就算是想要帮你也做不到。我们怎么可以要你的东西,再说了,帮助你是我们身为情宗长老应该做的。如果因此而获得你的答谢,那也就代表我们不配成为情宗的长老。在说,帮助你是我们自愿的,怎么能要你的答谢呢。”杜老和钱老一起点头,接着杜老说:“方寒,相对比较来说,我和你接触的要比他们多。我不知道你经历过什么,也不能给你过多的承诺,但我要告诉你,不论什么时候,你受了什么委屈,情宗都是你最终的靠山,情总虽然不会为你报仇。但是,会培养你成才,会给你机会,亲自让你报仇。我个人会无条件支持你,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你尽管开口。”杜老说的是那么的斩钉截铁,唐老和钱老听着杜老的话也点点头,唐老说:“我们接触的不多,可是我们听杜老经常提起你,他对你的评价很高。他的话,在我们这里同样适用,还有蒋云坤的事情你就放心吧,他和他的孙子蒋浩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很清楚,这件事你就放心吧!”三老的态度坚决,无论如何都不要方寒的赠送。无奈的方寒只能从静止丹瓶中倒出一颗丹药,递给了杜老。三老不知道的是,听到这些话的方寒心里暖暖的。身为长老的他们,外全可以以宗门的命令得到静止丹,或者吩咐自己给他们一颗,可是他们没有,而是低声下气的和自己商量,更是用疗伤的丹药和自己换,他们完全将自己放在了和他们平等的地位上。不得不说,这对方寒的触动很大。方寒从小因为没有父亲,不知道受了多少的白眼,被人欺负更是成了家常便饭。他没有朋友,即便是当初的林涛等人,方寒也不曾放下全部的戒备,因为他不相信除了母亲以外的任何人。一直以来,在方寒心里都有一种愤世嫉俗感,对于除了母亲以外的人,多多少少都抱有一种敌视,如果说师傅的出现,打开了他心里温暖的一扇门。那三老的表现就是给了他一盏灯,同样也让方寒从心里开始认同情宗,把自己当成了情宗的一份子,也开始试着融入到其中。把这里当成是他从小长大以外的的第二个家。这种感觉,即便是在两色星系都不曾有的,那里有的只是师傅。而不是他的家。看到方寒递过来的丹药,三老一脸的兴奋,杜老立即将其好好的装好,那小心的摸样,就像是稀世珍宝一样。唐老也立即就拿出了对方寒的承诺,二十颗上好的疗伤丹药。丹药虽然稀少,但是对于都是炼丹师的三老来说,还是没有任何难处的。带着丹药方寒回到了赵凯奇的住处,一路上方寒都很高兴,他感觉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了,这种感觉从师父失踪以后就不曾有过。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