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杜老的问题方寒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并不是方寒想要隐藏真相,而是这个真相太不可思议了。说我的师傅很强大,强大到不是这个位面的强者,也很会炼丹,给我留了让许多的丹药。这样的事实,就算方寒说出来,也要有人相信才行啊。可如果说这是自己炼制的,也不行,要是杜老让自己在炼制一些怎么办,以方寒现在的实力,这显然是不可能的,静止丹已经属于高级的丹药了,方寒想要炼制,至少要达到灵师才行,可以说,静止丹已经是凡人界最顶级的丹药了。还有丹方要怎么说,没有丹方是不可能的,可是要说出丹方,又不是方寒所愿,在不知道师傅意见的情况下,方寒暂时还不想公布师傅的东西,除非到了不得已的时候。由于这一切都不合常理。方寒不想被人当成小白鼠来研究。看着方寒左右为难,欲言又止的的样子。杜老,唐老,还有钱老彼此望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失望。随后杜老说:“方寒不要为难,如果不想说,或者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我们也只是有些好奇,并不是窥视你的丹药和丹方。”杜老话虽是这么说,但是眼中深深的失落,方寒还是看得出来的。想想杜老对自己的帮助,当初没有杜老幻境的磨练,自己也不可能会这么快达到控灵期。还有突破时,杜老的护法,若是没有杜老的命令,那么多的核心弟子一定会为自己护法吗?不一定吧!虽然方寒有不得已的苦衷,可是,他同样不想要看杜老失落的样子。现在的自己虽然变强了,可依然不是杜老的对手,方寒可不会忘记,杜老可是有一种搜魂的本事,对付自己可是不费多大的事啊。可是杜老没有这么做。怎样才能两方都顾及到呢?“笨蛋,善意的谎言你不会吗?非要实话实说嘛!跟着我说。”就在方寒不知要如何做时,突然听到灵儿的声音。自从方寒突破控灵期以来,灵儿就没有在闭关,而是不断地给方寒培训技能,只是为了使方寒不产生依赖性,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声的,可也不代表不出声。“其实,我曾经有一个师傅,他不是很厉害,对我却很好,有一次我去找灵兽历练,曾加实战经验,很不幸的遇到了一只五级灵兽,当时我只有骨灵期,根本连逃跑都做不到,就在我绝望的时候,师傅出现了,那是我才知道,师傅不放心我,一直在悄悄地跟着我,为了让我达到独自历练的效果,才一直没有出现,五级灵兽的出现是他所预料不到的,这才出现。他让我先走,他来断后,可是,他也只是化灵期而已,如何会是五级灵兽的对手。我坚决不走,”说到这里的方寒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哭了,而且哭的很是伤心,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真的一样。连方寒自己都快相信了。“就在最后一刻,师傅将我推出了很远,在我落地时就掉进了一个洞中,在洞中我可以看见外面,却出不去,我拼命的喊叫师傅,可是师傅就是听不见,看不到我,以为我已经离开的师傅,笑着说道,寒儿,你一定会比师傅走的更远。我虽然听不到师傅说什么,可是我看得到,他就是这么说的,我亲眼见到师父被那只五级灵兽杀死,并且吃掉。”说到这里的方寒失声痛哭。可是方寒自己很清楚,自己并不想哭,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看着痛哭中的方寒,杜老三人很是愧疚,就因为自己的询问才让方寒想以如此悲伤的往事。三老围在方寒的身边,不停的出言安慰,“不要伤心了,你师傅是为你好,你应该更好地活着,这样才对得起他,至于丹药,我们不问了,这是你的秘密,你不是非说不可的。”面对三老的愧疚,方寒心里更加的难受了,他有一种说实话的冲动,可是,最终还是被他忍住了。面上的方寒依旧在哭,过了很久的方寒才有接着道:“您就让我说吧!说出来我会好过很多。”听到方寒这样说,三老不再反对。只听方寒接着道:“师傅死后,我就被困在了那里,出不去的我只能向里面走,我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在一间密室的石桌上找到了一封信,还有两瓶的丹药,信上说,让我将手放在石桌下面的手印上。”说到这里的方寒已经平静了下来,擦擦脸上的泪水。方寒的心理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在心里问灵儿。“灵儿,这样真的好么。”听的出方寒的疑问。灵儿说:“不这么说,你要怎么说,说实话吗?你是在找死,不是知道君子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吗。以你师傅留给你的丹药的丹药传承,就算是在灵界,都是抢手货,就算是我,看到这些也不能无动于衷。一开始,若不是出不去,我都想要出手抢夺了。你要是想死,就实说。记住,不论是对谁,永远不要让人知道你最终的底牌,永远留一手,这就是你活下去的资本。”灵儿的话很是直接。对于不说话的方寒,三老并没有怀疑,只是以为他正在平复自己的情绪。缓过来的方寒,继续跟着灵儿说:“我在石桌的下面,果然找到了一个手印,于是就将手放了上去,只见那个石桌竟然有两层,随着下一层的打开,里面只有一封信。信上说,我不是他要寻找的继承人,却也算有缘,那两瓶的丹药是我能进入这里的奖励。接着,一阵白光闪过,我就离开了那里,出来的我依旧在那个森林,离师傅死的地方不远。回到那里时,出除了血以外,我没有见到任何的东西。哪怕连一块骨头都没有见到。”说到这里的方寒沉默了。过了很久以后,三老才出声问道:“你有再回去寻找过那个地方吗?”已经恢复正常的方寒说:“有,通过一切的经历,我想那应该是一个遗迹,可是,当我再回去找时,就再也找不到了,我把那周围三十里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可是都没有找到。”收藏,求收藏,这很难吗?搞怪没有其他的保证,只能保证,这本书绝不会挂掉。最重要的一点,写作时搞怪的兴趣。这是最好的保证不是吗?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