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张翰已经服用了静止丹,暂时不会有事。方寒就抱起张翰,与赵凯奇一起跟在了三位老者的身后。不久,他们来到了一个高大的建筑前,这里和其他的地方不同,灵气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人也不多,而且大多都是中年以上。来到了一个大厅,三位老者分别坐下。“这两位,左边的是唐长老,右边的是钱长老。凯奇,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杜老分别介绍了一下两位老者,然后看向赵凯奇问道。看向杜老,赵凯奇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指着方寒抱着的张翰道:“杜老,您还是先来看看他的伤吧!还有没有救。”杜老一惊,和其他两位长老互相看了一下,都可以从彼此眼中看到惊讶。方寒抱着的这个人,一开始他们就见到了,以为已经死了,可是,竟然没有死。三位长老马上站起来走到了方寒的身边,看着不省人事的张翰,杜老抓住张翰的手,用灵力检查了一下。很是震惊的看着方寒和赵凯奇。后又看向一旁的钱老和唐老。示意他们也检查一下。检查完的三老彼此望了一下。唐老看向方寒和赵凯奇道:“他暂时没事,你们是不是给他吃了什么。”听到张翰暂时没事,赵凯奇松了一口气,只是后面的问题,他摇摇头看向了方寒。看着他的动作就知道问题在方寒身上。所以三老又都看向了方寒。等着他的回答。只是方寒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问:“什么叫暂时没事,”唐老说:“他的伤势虽然很重,但是他撑了过来,本来他只要服用一些疗伤的丹药就没事了,可是,现在他身上的伤竟然出现了静止的状态,由于我们对这种情况不了解,所以不敢冒然给他服用丹药。”听到唐老的话,方寒心中一轻,握住张翰的手释放灵力检查他的伤势。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方寒一直没有机会给张翰查看伤势。再加上知道服用静止丹的他,暂时不会有问题。就放心了。直到看到三老的表情,以为有什么事,才又担心了起来。现在亲自确定张翰没事,并知道什么伤势后,才算是彻底的放心了。只见方寒拿出了一粒疗伤的丹药,给张翰服了下去。所有人都没有打扰方寒,有些惊讶于方寒拥有的丹药。但是却没有打扰。丹药虽然珍贵,但是身为情宗长老的他们。还是不稀奇的。直到张翰服用了丹药后,唐长老让方寒将张翰放在了一个房间内。再次回到大厅。这一切蒋云坤都看在眼里,在看到张翰没死后,虽有疑惑,但是面对三位长老却不敢吭声。这三位长老和他可不一样,这是宗门内部长老,至少都有灵士的修为。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外门的管事,连核心弟子都不如。三老再次入座,却不提张翰的情况,依旧是杜老道:“凯奇说说吧!怎么回事。”“我不是很清楚,我只是恰巧在任务大厅,感觉到了能量波动才赶去的,到了那里,就看到蒋云坤在追着方师弟猛打,招招狠辣毙命,方师弟由于抱着受伤的那位师弟,只能躲闪,我本想将蒋云坤抓住带到刑堂的,谁知蒋云坤连我也打,只能出手了,然后,等方师弟放下受伤的师弟后,叫我帮忙照顾。就去和蒋云坤理论。蒋云坤不听方师弟的理论,就要动手,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听到赵凯奇的话,蒋云坤愤怒不已,可是想想赵凯奇说的没错,只是有些避重就轻而已。再加上,三位长老没让他说话,他也不敢说。只能在一边生气。赵凯奇和方寒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唐老看向方寒问道:“你说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哪里。”“受伤的那个是我的好朋友叫张翰,也是正式弟子,他被蒋云坤以杀害同门的名义抓了起来,生死不知。我才闯到了蒋云坤那里,将他救了出来。幸好我去了,否则他就没命了。”方寒据实以说。唐长老点点头,看向蒋云坤,问道:“你为什么说张翰杀害同门,有什么证据,还有为什么私自动手将其打成重伤。从头说起。”“我记得,方寒升为核心弟子时,你就说他残杀同门,现在又成了张翰,我一忙把这都给忘了,到底怎么回事。据实说来。”杜老有些生气的道。“是这样的,就在方寒和张翰成为正式弟子时,我的孙子蒋浩在任务大厅和他们有些不愉快,他们就趁着蒋浩和杨远外出办事时,将他们杀害了。”蒋云坤指着方寒说。杜老看向方寒问道:“可有此事。”方寒很是恭敬地回道:“不是,我根本不知道谁是他孙子,在任务大厅是有人找过茬,辱骂弟子。可是,我只是打了他们一顿就离开了,然后我就接了一个采药的任务,用了一个半月才回来,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所说的两个人,而且,这一切张翰都不知道,他又怎么会和我联手呢?还有当时我是化灵后期,张翰只是化灵中期。听说他的孙子是化灵后期,杨远更是一只脚踏入空灵期的高手,我们就算联手能杀死他们吗?何况,张翰从成为正式弟子就不曾出去过。你说我们杀了你的孙子,有什么证据。”三位长老互相看了看,唐老说:“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这些情况我也会调查。蒋云坤,这些事情不管怎样,你都不应该私自解决,更是动用私行。你不配做这个正式弟子的长老,将他押下去,等着我的调查。至于方寒和张翰就交个杜老你吧!张翰有伤在身,方寒更是归你管的核心弟子,交由你看管。等调查的结果出来再说吧!”杜老点点头说:“凯奇,你先带着张翰去你那里疗伤,我和方寒还有些事,你先走吧!”赵凯奇虽然有些疑惑,却也只能点点头带着张翰离开了。看着离开的赵凯奇,杜老他们互相看了一下,最后由杜老对方寒说:“方寒你跟我们来”随着杜老他们,方寒来到了一个房间。唐老关上房门,又布上结界。这才向杜老点点头。看着他们小心的样子,方寒就猜到了杜老要说什么。果然。只见杜老开口道:“方寒说说吧!张翰当时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全身处于静止状态,否则,那么重的伤势,他活不到你救他。”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