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正式弟子区域的方寒,先是去张翰的住处找他,没有找到,询问之下,得到的答案竟然和听到的一样。想要去找蒋云坤的方寒,发现竟然不知道蒋云坤的住处,方寒成为正式弟子两个月就升为核心弟子,和他一心修炼,很少走动。不知道也很正常。无奈的方寒只能向正式弟子询问。身为核心弟子的方寒想正式弟子询问蒋云坤的住处,还是很容易的。在正式弟子眼中,核心弟子几乎就是太子一列的,他们的成就一般都不会低,尤其是越年轻的,潜力越大。能和这样的核心弟子搞好关系,对未来也许会有想不到的好处。最差也不能把关系搞僵。再加上方寒在正式弟子大比中的表现,他一出现就已经被正式弟子认出了。还有就是,蒋云坤很不得人心。听到方寒要找蒋云坤的住处,很痛快的就告诉了方寒,所以方寒很轻松的就找到了蒋云坤的住处。来到蒋云坤的住处,方寒并没有进去,而是直接停留在了蒋云坤住处外的上空,愤怒的方寒依然保持了一些理智。“灵儿,你看一下,张翰是否在这里,现在情况如何。”方寒让灵儿查探了一下蒋云坤的住处。“在这里,只是情况不太好,受了很重的伤,一般人这个样子早就死了,他能撑到你来,真是一个奇迹。真不知道是什么支撑他到现在的。”灵儿微带惊讶的说。听到灵儿的回答,方寒愤怒不已,想着张翰现在的情况,方寒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喊道:“蒋云坤,立马给我出来。”边喊,就边向里冲。听到叫声的蒋云坤心里一喜,想着,真是自找死路,本来你不出来我还拿你没办法,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就不要走了,想着就向外走来。在蒋云坤看来,方寒虽然突破了控灵期,可是毕竟是刚突破,肯定不是已经突破百年的自己对手,只要在其他长老到来之前杀了他,就算最后会被处死。他也不后悔。向里走的方寒和向外走的蒋云坤遇了个正着,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一看是方寒,蒋云坤一边打向方寒一边明知故问的怒喝道:“什么人私自闯我府邸。还不束手就擒。”他只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说着话,蕴含着淋漓掌风的一掌就向方寒的头上喷来,看到这一掌的方寒就知道,蒋云坤是带着杀意而来,心急的方寒没时间和他在这斗。从灵儿的话中,方寒知道张翰现在随时会死,他没有时间在这里和蒋云坤缠斗,于是,身体一侧,避过掌风,直接在灵儿的指引下赶往张翰的关押地。一击不中的蒋云坤,随身跟上,怎奈身法不及方寒,竟然追至不上。来到关押张翰的地牢,方寒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张翰,已经是进气少与出气了,眼看就不行了。来不及检查张翰伤势的方寒,直接给张翰服用了一颗静止丹,服用静止丹的人,不论多重的伤都会静止不会在恶化,只是时间只有一天。因为蒋云坤就在身后追来,方寒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时间查看他的伤势,没办法给他服用正确的丹药。只能先服用静止丹,来保证张翰目前的伤势情况,也可以为自己赢得时间。要知道,丹药是不能乱服的。不对症的丹药就是毒药。稳住张翰的伤势后,蒋云坤就追了来。看着蒋云坤,方寒怒道:“你该死。”看着方寒抱着的张翰,和方寒愤怒的样子。蒋云坤以为张翰已死,阴森森的道:“他果然是你的朋友,不要着急,很快你就可以和他去作伴了,我要你们都去陪我的孙子。”说着蒋云坤就疯狂的攻击了起来。方寒抱起地上的张翰,躲闭着蒋云坤的攻击,由于地牢里地方太小,方寒又抱着张翰,一时之间险象环生。这时的张翰可是不能再受到任何的攻击了。于是,找准机会,方寒就出了地牢,一路飞奔而走。蒋云坤在后面紧追不放。来到地面的两人,依然不曾停手,由于抱着张翰,方寒只能以身法来闪躲。身法不及方寒的蒋云坤愤怒不已,就在僵持不下时,赵凯奇从远处飞了过来。看着眼前的情况,二话不说,照着蒋云坤就打了过去。腾出手的方寒这才将张翰放在了地上,转头看向半空,在赵凯奇的攻击下,蒋云坤毫无还手之力。“师兄,把他留给我,我要亲手杀了他。”听到方寒的话,赵凯奇转身回到了方寒的身边。看着地上的张翰,皱起了眉头,问道:“怎么回事,”他如何会不认识张翰,虽不知道叫什么,可是他和方寒之间的兄弟感情,是自己一直羡慕的。对他的印象很好。这时的蒋云坤才有机会喘口气。看着地上说话的两人,一时之间倒也不敢出手偷袭。赵凯奇的强大,他还是很忌惮的。“师兄,帮我看好他,我要亲手杀了蒋云坤。”说着,方寒迎上了蒋云坤。看到方寒竟然一个人上来了,蒋云坤有些兴奋的道:“若是赵凯奇,我没办法,只是,你一个刚突破控灵期的小子,竟然也敢独自面对我,这可是你找死。”“那么多的废话,受死吧!”方寒说着就动上了手,他要赶在各长老出现前,杀掉蒋云坤。只是还不等他们打起来,就听到,“都给我住手,”然后方寒和蒋云坤就动不了了。远处飞来了三个老者,只有其中的杜长老是他认识的。等到老者飞进了以后,方寒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眼前的情况,方寒知道,今天是杀不了蒋云坤了,于是转身回到了张翰的身边。看着回来方寒,赵凯奇说:“他怎么样了。”“我也还不知道。”事情发生到现在,方寒都还来不及检查张翰的伤势。这时方寒已经恢复了平静,很难看出,刚才发怒的是他。三位长老看着眼前的一切,当看到方寒和赵凯奇的时候,杜长老首先说道:“赵凯奇,你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等等,杜老,我看还是想将他们全都带回去再说吧!这里可不是审问的好地方。”旁边的一位老者拦住了杜长老。看向四周,的确,由于战斗,这里很多建筑已毁,幸好没有人员伤亡。可是,周围依然有不少正式弟子在。“那就到刑堂再说吧!”杜老点点头道。令一位老者指着蒋云坤和方寒等人道:“你们跟着我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