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所发生的事情,方寒一点也不知道。现在的方寒不知道怎么了,他出现在一个奇怪的空间里,这里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白色,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头。在这里,方寒看不到地面的存在,却可以自如的去行走,而不会掉下去。在周围白色的基础上,有许多不同的符号,有的甚至是线条。可是很奇怪的是,方寒明明不认识这些是什么,却可以读懂。好像他们可以自动的印在他的脑子里,还可以全释自己,方寒不知道用了多久的时间,将面前的这些符号都记完了,才发现这好像是一种规则。只是现在的方寒还不能全部领悟。记完的方寒迷茫了,他要怎么出去,于是方寒就往前走,只是方寒发现这些符号竟然随着他的行走而变得深奥了起来。想不通这些的方寒,就继续记了起来,就这样方寒一边走一边记,他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只知道很久。可是,很奇怪的是,这么久来,他从来不曾感觉到饿。终于在不知到走了多久记了多少符号的方寒,发现符号越来越复杂,已经不是他可以记住的啦,有一些更是只要一看就会晕头转向。如果强行去看就会又晕倒的危险。只是如果不走就出不去,他必须寻找出去的路。要是走就必须记住那些符号。无奈的方寒只能硬着头皮去记。可是这已经是他的极限,没走几步的方寒就晕倒了。醒来后的防寒发现他在一个大坑里,周围被人围着。定睛仔细一看,发现主持长老和赵凯奇都在。而周围的都是核心弟子。只见主持长老和赵凯奇还有周围的核心弟子都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不明所以的方寒这才恢复了记忆。他的记忆截止到,赵凯奇向他发出了一威力强大的招式,他只感觉周围的空间都凝固了,他想要躲避却做不到,就在这时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破碎了,随后就是力量的提升,全身的灵力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狂暴了起来,冲击着他的经脉。使他的经脉不断的出现裂痕,却又不断地被修复。他坐在地上想要平复体内的力量,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就好像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只是却不记得梦的是什么了。醒来就是眼前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方寒问道:“怎么了。”说完后就抬起头看向四周。只是却被自己惊呆了。这里还是比赛的擂台,只是现在的擂台有些破败。周围除了主持长老和核心弟子外,竟然空无一人,而且,天色好像也不对。怎么会是晚上。难道突破后的自己竟然会是睡着了。可是很快方寒就否定了这一切。自己断断不会睡着。看来有可能使自己突破后进入了顿悟,这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只是时间的长短是不同的,进入顿悟的时间也是不确定的,没有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进去。而且这是人生中唯一的一次。当然其他有大机缘的除外。据说,顿悟的时间越久越早,天赋越好,以后的成就也会越高。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多久。随着时间,方寒的思维恢复了正常,主持长老和核心弟子也都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只是无不在心里骂方寒怪胎。“你小子可以啊!竟然借助我来突破,还不告诉我,说什么想见识一下我的最强力量。害我白为你担心了。不过,恭喜你突破成为核心弟子,我们也多了一个小师弟,只是你这么做有些欠考虑,太危险了。”赵凯奇拍拍方寒的肩膀,赞赏的道。这时的赵凯奇已经恢复了以往的神采,衣服也是换过的。周围的其他核心弟子都一脸笑意的看着方寒。就连主持长老都笑呵呵的。看到这一幕的方寒,如何不知道他们是在为自己护法。“谢谢。”一向少言的方寒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就在方寒看向周围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有一个身影靠在不远处的树旁。随着思维的恢复,方寒看向了树旁的人。顺着方寒的目光,赵凯奇也知道方寒在看什么。道:“在你突破时,我们就疏散了这里的正式弟子,只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走,说是你的兄弟。要等你醒来。你突破这半个月来,我们都是轮流休息,只有他从来不曾休息,劝也不听。去看看吧!”听完赵凯奇的话,方寒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突破竟然用了半个月。只是方寒并没有表现出内心的想法,而是走向了远处的身影。不出他的所料,的确是张翰。“我和你的差距越来越远了。”看到走过来的方寒,张翰呵呵一笑的说。“不会,你也快了。怎么不休息一下。”方寒这次没有说任何感谢的话,因为不需要。有的只是关心。“知道你不会有事,却总是不安心,想要亲自看到。才会放心。没事了,那我就去休息了。”说完不等方寒回答转身就走。望着离开的张翰,方寒心想,不要怪我对你的欺骗,你是我唯一认可的兄弟,只有这样你的心才不会死。只有活着才有可能找到办法。“你们感情很好。”就在张翰走的时候,赵凯奇就来到了方寒的身边。望着走远的张翰,赵凯奇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羡慕。他多麽希望自己也有这样的兄弟,这也是他不曾难为张翰的原因。方寒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就是那么静静地站着。“好了,不要看了,你现在已经突破控灵期,也就是晋升为核心弟子,赵凯奇,带他先去你那里,明天安排好地方在离开。还有,方寒的突破时间,谁也不许说。否则就等死吧。”主持长老威严地说道。“是,长老放心。方师弟,你先跟我走吧。”说完,赵凯奇看向方寒。等着他的回答。方寒对着主持长老点点头,没有说话,就跟着赵凯奇走了。随着他们的离开,众多的核心弟子也是相继离开了。“这里离我住的地方还很远,我带你飞过去吧!”在他看来方寒刚突破控灵期,对飞的能力应该还是很陌生的。“谢谢,不过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方寒笑了一下,淡淡的道。赵凯奇给方寒的感觉还不错,至少不是不能交流的那种,而且,赵凯奇虽身为核心弟子的第一,却没有那种不可一世的傲气,反而给方寒一种很随和的感觉。直觉告诉方寒,赵凯奇这个人还不错,至少不会是敌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