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见到方寒开始,蒋云坤就在观察他,从方寒见到他的态度和对问题的回答。都让蒋云坤觉得他不是表面上的年轻。方寒的表现太成熟了。成熟的有些沧桑。方寒从始至终都很镇定,既没有像其他弟子一样见到他后的慌乱。也没有奉承。有的只是一个正式弟子对长老的恭敬,没有丝毫的逾越。只有镇定。镇定到蒋云坤都快相信他对于蒋浩的事真的一无所知。只是这不代表他真的无辜。之所以蒋云坤没有找他的麻烦,是因为,方寒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是,杨远的修为蒋云坤是知道的,那可是比方寒深厚的多。说方寒杀死了杨远,还真是不太可信,当然,那是因为蒋云坤不知道方寒层出不穷的武技和聪明的头脑。否则他就不会这样想了。虽然方寒的行为不能真得打消蒋云坤的疑虑,至少现在蒋云坤没有找他麻烦。这就给了方寒成长的机会。虽然蒋云坤吩咐人盯着方寒,可是他注定什么都不会发现。因为方寒从任务大厅回来后,只去参加了正式弟子大比的报名。之后就在也不曾出去过。蒋云坤也不曾发现方寒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方寒是不会放过会对自己不利的人的,他也会用行动告诉蒋云坤,他错过了最好的机会。放下蒋云坤的事暂时不提,方寒为自己的事儿烦恼。想来,他卡在控灵期这个瓶颈,已有一段时间了,要怎样才能突破呢?想了很久的方寒干脆不想了,他记得灵儿说过一句话,欲速则不达。与其心急发愁,还不如做好自己该做的,顺其自然。放下的方寒又开始了他那独特的修炼旅程,在你很是专注做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去的很快,一转眼就到了正式弟子的大比。方寒不知道别人是为了什么参加大比的,他是为了寻求突破的契机而来的。在方寒看来,只有战斗才是最好的修炼,他想要在这次的大比当中找到可以突破的契机。来到赛场的方寒发现人真的好多,赛场被分成了很多的组,找到自己那一组的方寒,在方寒刻意的情况下,他有些艰难地完成了比赛。赛完的方寒并没有留下来观看比赛,而是直接离开去进行自己的训练。只是在别人眼里,这一切都成了是回去疗伤。方寒也成功的让蒋云坤觉得它不具备杀死杨远的实力。从而更进一步的打消蒋云坤的疑虑,为自己获得时间。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方寒不是对手很弱,就是很惊险或运气很好的胜过比赛,这当然都是方寒故意的。正式弟子毕竟都是控灵期以下的修为,对于方寒这种可以越级挑战的人来说,尤其是可以在化灵期就挑战控灵期的人,眼前的比赛还真是没什么挑战性。随着方寒的胜利,很多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冠军竟然会是一个新进弟子,这也太讽刺了吧!“正式弟子的第一名,有一次挑战核心弟子的权利,你是否挑战。”主持大赛的长老对方寒发问。方寒看向主持的长老问道:“只要是核心弟子都可以挑战吗?”主持长老点点头。只听方寒道:“那我挑战核心弟子中的最强者。”之所以挑战最强者,是因为方寒怕压力不够。压力不够,就不容易突破。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将潜力激发出来。听到方寒的话,所有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光看方寒,态度各不一样,有骂方寒疯子的,也有说方寒不自量力的,更有人说方寒狂妄的。核心弟子大多更是以一种看笑话的眼光看方寒。就连主持长老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认的问了一边“你确定。”方寒坚定地点点头,他没有退路。方寒知道,现在的蒋云坤恐怕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他必须今天突破到控灵期,不然他会很麻烦。蒋云坤不会放过他的。只有突破控灵期,成为核心弟子。蒋云坤拿他就没有办法了。毕竟他没有证据,只是猜测。看着方寒登上最后冠军的擂台,蒋云坤终于发现了不对。方寒即然有登上冠军擂台的实力,那就证明他有杀死杨远的实力,杨远的实力虽不弱,但还达不到冠军的程度。再从开始见到方寒时回想,和到现在都不曾出现的杨远和蒋浩。种种迹象表明,杨远和蒋浩估计活下来的可能很小。“方寒,你残杀同门,犯了大戒,应该临迟处死。”愤怒不已的蒋云坤直接跳上了赛台。“蒋云坤下去,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这是比赛,就要有比赛的规则,一切等比赛完再说。”主持长老的怒斥惊醒了愤怒中的蒋云坤。看着主持长老愤怒的样子,蒋云坤用愤怒的眼神看了方寒一眼,灰溜溜的下了擂台。自始至终方寒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为自己辩白。随着蒋云坤的下台,比赛继续。“以一个新进弟子的身份挑战我,你的勇气可嘉,不过,人还是不要太狂妄的好,对你没有好处。我不会留手的,”望着眼前的方寒,赵凯奇其实是很欣赏的。“我只是想见识一下核心弟子的最强战力。还请师兄指教。”方寒听得出赵凯奇话中的意思,核心弟子大多是以一种看笑话的眼光在打量方寒。而赵凯奇不是其中的一员。最后一句也证明了赵凯奇对方寒的尊重。这也是方寒解释的原因。战斗一开始就是一边倒,方寒只是不断的进行闪躲,毫无还手之力,可是他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不断地站起来,就是不认输。台下众人也从一开始的鄙夷到最后的敬佩,看着台上的战斗,台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随着不断的战斗,方寒的伤也越来越多。“我尊重你,让你看看我最强大的一招。这一招之下我不能保证你能活着,这一招太强大,我还不能收放自如。还要进行吗?”对于方寒的表现,赵凯奇也从最开始的欣赏变成了敬佩。他自问,这些他做不到。方寒擦掉嘴角的鲜血,点点头,没有说话,他相信他不会死。还没有突破,是因为*得不够紧。虽然他看起来很是狼狈,可是他很清楚自己的伤势并不重,他也想看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只要你能接得下我这一招,我认输。”说着话赵凯奇举起了手中的长剑,随着举起的剑,周围刮起了强烈的旋风,比龙卷风的威力也不小,如波涛汹涌般的灵力四散开来,无论是台上长老还是台下的众人都被冲击的向后退去,有一些退得慢的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只见强大的旋风瞬间就吞没了台上的方寒。渐渐地旋风越来越大,台下的众人在退出了十米开外,才站稳了身体。当众人抬头向台上看去时,哪里还有人影,只能看着强大的旋风在台上肆虐。就连赵凯奇的身影也没有了。这一招实在太强大了,难怪赵凯奇都不能完全驾驭。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