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浩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回来,他到底是去办什么事,这么神秘,连我这个爷爷都不告诉。’蒋云坤越想越不对劲,虽然蒋云坤在外人面前对蒋浩的事,很是护短。但是他这个孙子是什么样子,他还是很清楚的。蒋浩天赋虽不是很好,可也不算差。如果努力的话,以后进入控灵期,应该还是有机会的。怎奈何,蒋浩只会打架斗殴、装混找茬,偷奸耍滑这些歪门邪道。从来没有一天好好修炼的,只会仗着他的名头在外惹是生非。就连现在的修为都是他这个爷爷用丹药给堆出来的。可是蒋浩是他唯一的孙子,儿媳在生他时难产死了,能保住蒋浩已是万幸。儿子也在一次外出后再也没能回来,失去儿子和儿媳的蒋云坤,对于蒋浩这唯一的孙子更是疼爱有加,可是没想到,这竟然造成了蒋浩变成了今天的样子。蒋云坤后悔已是没有用,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在有生之年保护好蒋浩。一个月前,蒋浩来找自己要长老的令牌。说是在宗内闷得慌了,想出去转转。想到蒋浩也的确很久没有出去了,没接过任务的他的确没有办法出去。心疼孙子的蒋云坤就把令牌给了他,想要叫人保护他,却被他拒绝了,并保证绝不惹麻烦,很快就回来。想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蒋云坤就答应了。谁知,现在都出去有一个月了,都没有回来,蒋云好这才有些着急了。想着蒋浩虽有化灵初期的修为,可是从来没有经过战斗的他,空有一身修为,连骨灵期也不一定能打过。这么长时间不曾回来的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就算蒋浩再不争气,也是他唯一的孙子。心急的蒋云坤无奈之下,找到了蒋浩以往的跟班。进行询问。“你最近可有见到蒋浩,”“回长老,没有,蒋浩好像最近不在宗门里。出去有一段时间了。”面对蒋云坤的问话,这个小跟班有些紧张,都知道蒋长老对蒋浩的疼爱已经达到了宠溺的程度,他可不想牵连到自己,就小心翼翼的据实回答,生怕答错了会连累自己。蒋长老可是正好管着自己这些正是弟子啊,被他惦记上的,一定不会好过。听到没有见到蒋浩,蒋云坤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抱着最后的希望继续问道:“你知道他出去有什么事吗?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弟子只知道,蒋公子这次出去好像是要教训什么人,还知道在临走前,蒋公子找过杨远师兄,其他的就不知道了。”看到蒋云坤皱起的眉头,回答的更是小心。“教训什么人,说清楚。”担心孙子的蒋云坤有些生气了。“好、好像是一个新进弟子,叫、叫方寒的。”蒋云坤的样子吓到小跟班了,一下坐在地上的小跟班话都说不清楚了。“好了,你走吧!”听到这句话的小跟班,如蒙大赦,赶紧的出去了。挥退小跟班的蒋云坤更是担心了,还有些生气。这小子竟然骗自己,说是出去转转,要是知道他是出去找事,自己可不会让他去,就算去也不会让他独自去。为今之计,只能想去找杨远,看看是否可以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可是无论若何都找不到养院。最后蒋云坤来到了宗门的大门处。只要出去都会经过这里。看看蒋浩是和别人一起出去的,还是单独出去的。经过询问知道,蒋浩是和杨远在一个月前是一起出去的,和方寒也是前后脚。直到现在三人都没有回来。看来还真有可能是去找方寒的麻烦,杨远,蒋云坤还是知道的,已是一只脚踏入控灵期的人,实力还算不错。和他一起出去的蒋浩,应该没什么问题。稍稍放心的蒋云坤吩咐宗门的看守,只要这三人有一人回来,不管是谁,都要向他汇报。这才回去了。这时的方寒正在菲菲和媛媛的带领下,扫荡山脉中的药材直到,离正式弟子的大比只有半个月的时间才往回走。方寒虽然不知道这些事情的发生,也不会想到,蒋云坤已经知道他的存在,并在等着他的回去。但是也明白,蒋浩这么长时间的不回,一定也引起了他爷爷的注意,也许会查到自己的头上。只是方寒已经做好准备,打算来个死不承认,没有证据,没有尸体的蒋浩爷爷拿自己也没办法。由于药材已经采了很多,方寒在回去的路上没有丝毫的停留。方寒回到宗门的时候,已是离正式弟子的大比只剩下五天了。由于方寒采药材比较靠近山脉的内围,所奖励是的是一枚下品的回灵丹,可以使灵力的恢复速度增加。对于这样的丹药,方寒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交了任务的方寒,在回到住处时,发现有一个老头已在那里等着,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蒋浩的爷爷蒋云坤。不用想方寒也知道,一定是自己进宗门的时候,就有人去告诉蒋云坤了。对于这个,方寒一点也不意外。蒋云坤作为长老如果连这点事情也查不到,方寒才会感到意外呢!看到蒋云坤的方寒,并没有任何的表露,而是恭敬地行礼。就像他什么也不知道一样。看着方寒,蒋云坤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是方寒。”“是,”方寒恭敬地回答,没有任何的逾越。对于方寒的表现,蒋云坤还是很欣赏的。“知道我找你什么事吗?”蒋云坤心里虽然很是着急,面上却是不紧不慢的。看方寒的表现他就知道,他即使没有用的,方寒这样子,只有两种解释。一,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二,他早有心理准备。“不知”方寒是问什么答什么。绝不多言。“你最后一次见蒋浩是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蒋云坤观察着方寒的一举一动,希望从他的言行中找到些什么。“在任务大厅里,大概一个多月前。”可惜让蒋云坤失望了,他没有从方寒身上看出任何的东西。“你如果下次见到他,告诉我一声。”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的蒋云坤,还是忍不住嘱咐了一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