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周围人的散去。方寒并没有离去,他突然想到,自己炼丹的药材不多了,应该去采一些了。师傅留的药材很多都是高阶的,方寒现在的炼丹水平都还不能用。于是,方寒重新走回了任务栏,寻找合适的任务。在方寒看来,一边炼丹一边修炼,远比只是坐在那里枯燥的修炼,效果要好很多,还可以提升炼丹水平,而且,去采药,就会经历战斗,战斗也是修炼的一种,无论哪一种方法都比只是修炼来的要好。最后方寒把目标锁定了一个采药的任务,这和他的目的相同,还可以节省时间,就选它吧。领了任务牌的方寒,离开了任务大厅,准备离开宗门去采药。领任务时,会同时获得一枚任务牌,这也是出宗门的凭证,没有任务牌正式弟子是出不去的。离开的方寒没有想到,他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人给监视了,就在他接完任务离开后,一个人悄悄的也离开了,没有去别的地方,是去向蒋浩报信去了。“蒋公子,那小子接了一个任务,是去山脉中采药的,我们多叫几个人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没有证据,就算他说也没用。这可是个好机会啊。”这个一脸献媚,在蒋浩面前点头哈腰的人,是被方寒打倒跟班的其中之一。他这么做,既是为了讨好蒋浩,又是想借蒋浩的手报仇。听到这个消息,蒋浩很是高兴。的确这是一个好机会,只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蒋浩可不想只是教训一顿就算了,他要让他死,得罪自己的都要死,可是残杀同门的事,可是大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就是他没有表现出来的最大原因。等报信的这个小子一走,他立马就变了一个样子,哈哈大笑的自言自语道:“太好了,小子这可是你自找的,若是你留在宗门内不出去,我或许一时之间还拿你没办法。但是,你竟然出去了,那你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敢惹我,让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下不了台,你死定了。”蒋浩是一个卑鄙的小人,往往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随后蒋浩就离开了房间。“杨师兄,师弟有一件事拜托杨师兄,事成之后,小弟就将这个灵云丹送给师兄。当做报酬,怎么样。”蒋浩站在一个胖胖的,长相普通的男子面前。手里还拿着一颗红色的丹药。“什么事说吧,我也不一定能帮你。”杨远故作镇定地说。其实在蒋浩拿出丹药的时候,杨远恨不得将其抢过来,只是他很明白,若是抢过来,也是于事无补的,蒋浩的爷爷是杨远惹不起的。也不知道蒋浩是什么事,为了得到最大的筹码,他才故作镇定的。“我想让杨师兄替我杀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新进弟子,现在接了一个外出采药的任务,只要杨师兄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将他杀了,这颗丹药就是你的,而且也不会有人追查。只当他是出任务是自己死了。”蒋浩一脸的恨意,若不是方寒现在不在这里的话,蒋浩的眼神都快可以将人杀死了。“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大的仇,也不想知道你们之间的过节。一个新进弟子,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而要来找我,据我所知,你手上的灵云丹也就这一颗吧。”虽然杨远很是想要这颗丹,却没有接蒋浩的丹,他不想做没把握的事情,想要丹也要有命用才行。“杨师兄知道我的修为,都是爷爷用丹药堆出来的,我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再强也只是一个新进弟子,绝不会是杨师兄的对手,杨师兄可是一只脚跨入控灵期的高手,没有人比杨师兄更接近控灵期了。只要杨师兄杀死他,我就将这颗丹药送给师兄,怎么样。”蒋浩说起自己的修为没有一点的不好意思。且蒋浩的马屁拍的杨远很是舒服。的确,自己现在只差一点,就可以突破控灵期成为核心弟子。就算这个人在强也强不过自己吧,比自己强的只有控灵期了,而控灵期都是核心弟子,完全没有必要在正式弟子这混呢,只要不是突破控灵期的,自己就有把握战胜。这样想来,这件事还是可以做的,加上自己的确需要这枚丹药,想到这里,杨远点点头道:“可以,我可以去杀死他,你什么时候会给我丹药啊?还有,至于如何出去,就是你的事了。”“我会和杨师兄一起去,只要那小子一死,我立马将丹药给师兄。至于如何出去,杨师兄你放心,我会搞定的,这些不用劳烦杨师兄*心。”蒋浩一脸胜券在握的样子。在他看来,只要杨远答应了,那方寒就等于已经死了,他可不相信方寒会是杨远的对手。对于方寒,蒋浩可是恨之入骨,不仅让他在众人面前丢尽了人,还为此招惹了洪珊珊,这是蒋浩最不能容忍的,爷爷几次向洪老头提亲,想让洪珊珊嫁给他,都被洪老头拒绝了,在蒋浩心里,洪珊珊早就是他的禁脔了,他不许别人和她有任何的瓜葛。更不要说,现在这个小贱人竟然伙同方寒一起对付他了,等杀了方寒,他一定不会放过洪珊珊那个小贱人,一定会好好的折磨她,让她知道和自己作对的下场,看她以后还敢不敢。为此,他不惜将灵云丹给杨远,灵云丹可是能增加突破控灵期的成功几率啊,就算是爷爷那里也不知道有没有了,这可是爷爷让他留着自己用的。想到灵云丹蒋浩就心痛不已,可是一想到方寒就要死了,他就高兴不已。至于洪珊珊,以后再收拾。他完全没想到,洪珊珊已经是核心弟子了,人家的爷爷也比他爷爷厉害,他能拿人家怎么办。至于方寒和洪珊珊那就更不靠谱了,两人之前根本不认识。就算是真杀了方寒,恐怕连让洪珊珊伤心也做不到,甚至,现在洪珊珊是否记得方寒都不知道,这怎么能搅到一块呢。不得不说,蒋浩不是昏了头了,就是脑子进水了。还真是与众不同。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