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张翰住处的张仲,发现张翰的大门紧闭,皱着眉头的张仲伸手敲响了房门。往年这个时候的张翰,不是一个人发呆,就是整天抱着一个酒瓶,借酒消愁,从早到晚醉的不省人事。等了很久,没有人开门,不放心儿子的张仲就在外面等着。这一等就到了天黑。等到了晚上,只看见满脸汗水,衣服都湿透了的张翰一脸疲惫的从外面回来。等了一下午的张仲在看到张翰回来时,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抬头看见张仲竟然在自己的房外,好像是在等自己,一时之间张翰也不知道要怎么和他相处,虽然平常两人相处得很好,可是每到一年之中的这个时间,两人都是不相见的,张翰会想起心爱人的死,张仲会因为对不起儿子,而在这一段时间刻意的避开儿子。让他静静得一个人待着,现在两人互相的望着彼此,一时之间竟然会很尴尬。最重还是张翰打破了这个局面,“你来了,进来吧,等我一下,换件衣服。”走到门口的张翰,打开门。对着身后的张仲说道,从话中,张仲听不出张翰这时的情绪怎样。“嗯,”张仲感到意外的应了一声,以往这段时间,不论是什么情况的相遇,张翰从来不会理张仲,即便是张仲特意来找,都是转头就走,意外的张仲进门后坐了下来,心里七上八下的,却什么也想不起来,很是有些紧张。换完衣服出来的张翰看到的就是张仲坐立不安的样子,张翰心里微微一通,从何时起,父亲见到自己变成了这幅样子,从头想想,其实父亲并没有错,他毕竟是一族之长,不得不顾全大局。压下心中的异样,张翰坐在了张仲的对面。“有什么事吗,今天怎么有空来,”说完张翰就后悔了,自己对父亲是不是太残忍了。父亲看望儿子是不需要理由的。“没事,只是听方寒说你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就过来看看。顺便问一下,五天后的家族大比,你是否能参加,不能就不要勉强。”张仲脸上带着深深的关切。在他的心里,其实儿子比什么都重要,那件事虽不是他的错,可始终和他脱不了干系,如果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这么做。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嗯,还好,我会参加的。”张翰看着张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你刚才是去修炼吗,看你一身汗水的样子。”张仲没话找话说,只为了可以在儿子身边多待一会。张瀚点点头。“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张仲看得出张翰犹豫的样子。“父亲。对不起,我不怪你了,我也想通了,其实那件事并不怪你,怪就怪在立场不同。”张翰终于鼓足勇气向张仲道歉。“没关系,没关系,是我不好,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你以后的事,你自己做主,我不会再插手。”张仲听着张翰的道歉,激动不已,泪流满面,儿子能原谅他,是他最大的心愿,又怎么会再去干涉儿子的决定呢。现在的张仲只希望儿子可以过得很好就可以了。其它的别无所求。这一夜,父子两个解开了心结,聊到了很晚。张仲高兴不已,这些年来他何尝不是生活在悔恨当中。现在儿子可以原谅自己,怎能不高兴,看着父亲高兴的样子,张翰觉得以往亏欠了父亲很多。次日的张仲心情很不错,解开心结的他好像一下子变年轻了,不论做任何事,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以至于在见岳家家主的时候也是脸上挂着笑容,让岳家家主紧张不已,以为张仲有什么制胜的法宝,而派人调查。最火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闹的紧张不已。日子直接跳到了家族大比的那天,大赛规则,每家出十人参加比赛,不是单对单,而是只要胜出就可以连任,最后那家剩的人数最多,那家就是胜利者,也就是说,只要你有一人修为很高,且放在第一位比赛,只要你可以战胜对方的十人,那也就可以宣布你是胜者。这是不需要裁判的,胜败很简单就可以看出来,直接认输也可以。张家的出赛人员赫然有张翰和方寒的影子,方寒被放在了第六位,而张翰是方寒后面的第七位,比赛从开始就是旗鼓相当,大家实力都相差不多,有输有赢。张家虽不能说领先,却也不靠后。直到岳家第四位选手的出场,打破了这份平衡。据说,这位是岳家的天才,叫岳冲,天赋很高,实力也很强,上次比赛以很微弱的弱势输给了张翰,之后就一直没有露面。目前修为是化灵中期。在三大家族新人里是顶尖的存在,本来张翰也不输于他,只是那件事的发生,让他心死了,修为也进步缓慢,就造成了这个局面。一上台就连败张家两人。岳冲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张家的暂时落败。南宫家自始至终都是中间哪一位,不是说南宫家就比张家厉害,其中也有岳家故意的成分,只是心知肚明的事,张家却无话可说,直到方寒的出战。看着前面两名参赛者的失败,方寒并没有多少压力,对于可以越级挑战的方寒来说,岳冲的实力是不错,可也仅仅是不错,远远达不到畏惧的程度,只是方寒的出战,在三大家族里引起了非议。“张家主,这位小哥恐怕不是你张家子弟吧,你让他来参加恐怕不合适吧,难倒是张家怕输,才请来的助手,看来是张家输不起啊。”岳家主首先沉不住气了,他这次的目标可是将张家压在第三名,以报上一次失败之仇。他可不想节外生枝。为此,他不惜向南宫家放水。“哈哈哈,岳家主这话就不对了,岳家主提议将比赛提前。我没有反对,只是,我张家弟子有多数在外不能归者,难道这是岳家主算计好的,想让我张家因人数不够直接认输不成,再说了,这位是方寒,犬子的结拜兄弟,同样不是外人,想来他来参加族比并无不妥。若使用岳家主有意见,我门大可将比赛恢复到原定日期,等我张家子弟回来,再比不迟啊。”张仲笑笑呵呵的将皮球推回了岳家手中。岳家会不会答应呢,下账会写到,我比较笨,不会起名字,起得不好,不要介意。各位有意见可以给我留言,我会去书评看的,欢迎各位和我一起探讨写作,给出意见。可以加我852173485直接写明是书友就可以。或者我书的名字。求收藏,收藏,拜托,谢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