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张家的方寒,时常会和张翰在一起,不说他们将是同门师兄弟的关系,只是同生共死的经历,就使两人成了好兄弟,只是最近的张翰越来越消沉。让方寒很是不解。知道两人都被选入情宗的张仲,也高兴不已。在这里方寒没有亲人,和张翰又成了好兄弟,就好像张家有两人被选上一样,他怎能不高兴,加上方寒实力也不弱,以后再情宗更可以和张翰相互照应,本想认方寒为义子,却被张翰拦住,说是只要有情分,有没有名分不重要。其实他没有说的是,他不想让方寒增加牵挂,他知道方寒有自己的秘密,他会走的更远。这一日,张翰来找方寒,“可以陪我走走吗?”张翰的精神不是很好,有些萎靡。眼神中更是透露着伤感。看着张翰的样子,方寒什么也没说,只是点点头,走了一路的张翰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低着头想心事,方寒也不说话,只是陪着他慢慢地走着。最后两人选了一个凉亭坐了下来。接着张翰说出了一句很是意外的话,“兄弟,我不想去情宗了。”苦笑着的张翰毫无斗志,剩下的只是伤感。“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震惊的方寒没有盲目的劝说,而是想知道为什么。别人选上都会无比兴奋,张翰竟然不想去,这根本不合常理,加上这一段时间以来,张翰的消沉,只知道拼命的修炼,对其他任何事都漠不关心。方寒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有兴趣听我的故事吗?”张翰凄然一笑看向方寒。方寒没有说话。“在我十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出门游历,不幸的是和李阳相遇,当时,我一个人,李阳带着两个人,修为都比我高,不敌的我被打成重伤,拼命逃了出来,最后在一个小村庄前晕倒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见到了她,他长得不算漂亮,可是他很温柔,很善良,她笑起来很甜。”说到这里的张翰停了下来,此时的张翰是那么的安静,眼神是那么的温柔,脸上挂着微笑,这一幕是方寒从来没有见过的,方寒没有打扰张翰的回忆,只是在一旁静静地坐着。“那是我伤的很重,是他每天照顾我,我昏迷了五天,是他衣不解带的照顾我,渐渐地我的伤有所好转,这一住就是半年。我的伤好了。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早在三个月时,我的伤就好了,只是我不想告诉她,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喜欢这样平静的过生活。我不想打破这份平静,每天她都会做饭给我吃,还什么也不让我做,说我是病人。她无父无母,我的到来在村里在就议论纷纷,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只是她从来不说。在半年后,家族找到了我,我不得不回家族。再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她表白。我没想到的是,她说,她也喜欢我,那是我好开心,我感觉世界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多姿多彩了一样,最后我带她回了家族。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因为这样,我竟然害死了她。是我,是我害死了我最心爱的人。是我。”张翰不断地捶打着自己,状若疯狂,渐渐地张翰停了下来。脸上蒙上了一种死灰色,毫无生气。望着不说话的方寒,方寒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方寒,你这朋友,心死了,你必须想办法让他振作起来,否则他会没命的。”方寒听到灵儿的话一惊,问道:“怎么会,他只是伤心罢了。慢慢应该会好的,只是需要时间。”“不是的,你不明白,虽然我不明白你们的情情爱爱的,我只知道,如果一个人的心死了,那这个人也不会活太久,心死的人,身体也会慢慢受心情的影响,不信你可以问他,是不是他心爱的女子死了以后,无论他如何努力修炼,修为都进步的很慢。这就是证据。”灵儿的话方寒不会怀疑,只是需要时间。“她是怎么死的,”方寒的话引起张翰很强烈的反应,张翰很是凄然的道:“回到家族后,我告诉父亲,我要娶她为妻,父亲没有反对,只是说我是少族长,婚事要经过长老们的同意才行。长老们的意见不同,加上当时我们还小,这事就搁浅了。我每天都会去看她,就这样过了一年,这一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有一次我出去办事,当我回来后,她就不见了,我问丫鬟寻找,她说我出去以后我父亲来过,我去问父亲找他干什么,父亲说,只是告诉他,我是少族长,少不得要联姻,就算娶她也不会是正妻,更不可能只有他一个妻子,他是那么爱我,虽然她温柔、善良。看起来很是柔弱。但对于感情她很是执着。我在她房间中找到一封信,是他留给我的,里面有一句话,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她说,她爱我胜过她的生命,但爱我不代表会妥协,若是得不到全部的我,她宁可不要,她无法忍受和其他人一起分享我,她做不到,所以她选择了离开,她将为我守身一生,终身不嫁。我到处找她,我疯狂的找她,最后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她。我到那里的时候,只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当时他被几个混混围着,想要欺负她,不从的她是自杀的,那时她只剩下了一口气,只来得及见我最后一面,连句话都说不出来,可是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告诉我,她为我保住了清白,他不知道,我不在乎的,我只在乎她在不在。”说到这里张翰停了一下。像是在回忆。“我一怒之下,将在场的混混都杀了,我要他们陪葬,可是却也换不回想来,哪怕只是一眼呢,她走了,我的心也死了。”张翰也哭了,一个大男人哭得比孩子还不如。方寒看得都心酸。“我不断的修炼,只是想麻痹自己,忘记她已经死了的事实,她就葬在家族的祖坟里,我也将终身不再娶,我要守着她。她是我唯一的妻子。所以,我不去情宗了,我要在这里守着她。我如果走了,她怎么办,她会孤独的。”讲完的张翰沉默了。他又陷入到了回忆当中,脸上会时不时的出现幸福的笑容。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