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不断的战斗,两人的伤也越来越重。就在两人都精疲力尽的时候,方寒突然对着张翰喊道:“张翰,缠住他,我找到它的弱点了。”这时的张翰本来已经没有什么战斗力了,但听着方寒的喊声,精神一震,拼命冲了上去,只是很快就被打飞了。就在这一刻,方寒从侧面刺向了妖兽的脖子。一剑从左边穿到了右边。疼痛的妖兽,一下就把方寒打飞了出去,这时的张翰已经昏迷了。八级巅峰的妖兽抓着自己的脖子,不甘的倒了下去,到死都不明白,这个弱小的人类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弱点的。望着倒地的妖兽,方寒也松了一口气。方寒受的伤很重,看着远处的晕倒的张翰,想要挣扎着爬过去,可是他上的实在太重了,已经没有能力在爬过去,无奈的方寒只能先服下丹药,自己疗伤。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寒正开了闭着的双眼,缓缓地爬到了张翰的身边,这时的张翰依然没有醒来,呼吸也很弱,将一颗疗伤的丹药,放入张翰的口中,自己也再次的服用了一颗,看着张翰的脸色渐渐的好转,呼吸也平稳了,方寒这才放下心来再次闭目疗伤。当方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张翰已经醒了过来。在方寒睁开眼睛的时候,张翰就知道了,两人彼此相望,都笑了起来,未能活下来而开心。方寒拿出一颗丹药让张翰服用,,张翰说什么也不用。他知道丹药的珍贵,也知道自己肯定是已经服用过了,否则,现在自己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她却没有说谢谢,经历过同生共死的他们,已经不需要这两个字了。“我的伤已经好了很多,不需要再浪费丹药了,还是留着吧。”听到张翰这样说,方寒也就不坚持了。“你是怎么找到它的弱点的,它防御力那么强,”望向远处死去的妖兽,张翰心有余悸的问方寒。“我也只是怀疑,并不能确定,只是赌了一把。在我们攻击的时候,有几次碰到它的脖子,我发现他都保护的很好,可是我试了几次,却不能成功,经过观察,我发现在它左边有一个小白点,于是就堵了一把。”方寒呵呵的笑着,很是开心。“幸亏你赌对了,否则就惨了。”看着方寒的笑,张翰也笑了起来。实际上,方寒的伤要比张翰严重,只是方寒主修的是肉体,身体是经过不断的淬炼的,回复力很强。张翰就不同了,他主修的是经脉,肉体比较弱,所以看起来,才会比方寒严重。经过几天的养伤,两人终于完全恢复了。“走吧,我们还是快上山顶吧。”方寒望向山顶,很是期待那上面究竟会有什么。张翰也点点头,表示同意。随着不断接近山顶,方寒竟然发现上面竟然有人。上到山顶的两人愣住了,只见上面竟然有三个老头。其中还有一个方寒认识的,就是制造幻境的那个老头。还有几个是比他们先一步到的,此刻静静地坐在那里。望着上来的两个人,三个老者互相看了一下,点点头,给方寒制造幻境的老者说:“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的疑问,等一下会给你们解说的,先休息一下吧。”方寒和张翰彼此望了一眼,都没有说话,只是依言坐了下来,只是坐下的方寒开始了修炼。想要变强的他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看着修炼的方寒,张翰也开始了修炼。看着方寒和张翰的动作,三位老者彼此再次点点头。眼神中透露出欣赏和满意。只是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一等就是半个多月,这半多月来,又有几人陆陆续续的上到了山顶。这一日,老者终于说话了,“恩,还不错,竟有十三个人通过,下面我说一下这件事情的始末,这根本不是不是一个遗迹,而是我情宗的弟子选拔,你们很是幸运,都通过了,只要愿意,你们就将是我情宗的弟子。同样,你们应该感到庆幸,情宗的强大,不是现在的你们知道的,有什么问的,你们可以问了。”听到老者的话,所有人都愣住了。“请问,情宗有多强大,比问天宗还要厉害吗?”有一个人问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当然,如果说我情宗是一艘船,那问天宗就是一条鱼,它们是不具备可比性的。”老者注视着所有人。老者的回答让所有人愣住了,老者对于自己话起到的作用,很满意。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老者开口了。“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我们情宗。之所以叫情宗,是因为,凡是我宗弟子,就将是有情有义之人,非这种人不收,就算你的天赋在高,我们也不会要,这是我们的宗旨,然后,我们青棕是隐世宗门,所以,你们不知道,我们的弟子在修炼界都是散修的身份。可是,这不代表我们不强大,相反,我们很是强大,还有,和我们情总一样是隐世宗门的还有好几个,你们的世界太小了,以后会知道的,现在你们决定吧。”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有人反对,毫无疑问,都选择加入。“既然这样,你们就回去吧,一个月后,会有人专门去接你们,对于情总的事,任何人不得泄露,否则,将抹除记忆,逐出宗门。到时。接你们的人,自然会和你们的家人接触。最后,顺着原路返回,你们就会回到外界。”说完,三位老者就不见了,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说彼此的姓名或称呼。望着离开的三位老者,众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个结果,经过彼此认识的众人,纷纷开始下山。来时都是两人一组或三人一组,回去的时候,确实结伴而行,毕竟以后都是同门众人,其中还有两位女子。回去的路上也没有遇到任何的攻击。出了遗迹的众人,彼此打过招呼,就各自回到了各自的阵营,在外等待的众人,也是惊讶不已,都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选不上的人不知道,只说是莫名其妙就出来了,选上的众人自是不会说。而遗迹大门也在打不开,最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和张翰经历过生死的方寒,已受邀,再次前往张家,等待前往宗门时间的到来。很辛苦,求票票。谢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