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寒的出现使张翰很是高兴,马上就迎了上去。望着走过来的张翰,方寒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只是一种直觉。话说,自从进入遗迹以后,方寒的感觉就一直很奇怪,这个遗迹处处透露着古怪。方寒有时候都会想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但是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定有地方不对,只是现在还不知道。“方寒,怎么样,还好吧。”方寒的出现虽然让张翰很是意外,可还是很高兴,在这里能够有一个相识的人出现,还是很不容易的,至少多分安全感。心里会踏实很多。“怎么就你一个人,你没和你妹妹在一起吗。”方寒的问题一下子就让张翰愣住了。“我哪里来的妹妹啊,方寒你没事吧。”张翰一脸的不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方寒,不明白方寒为什么这么问。“那就好,看来这里是真实的,不是幻境,终于出来了。”方寒心里松了一口气,原来方寒又故伎重施,在查探这是不是真实的存在。方寒并没有告诉张翰原因,而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对着张翰笑笑说道。“没什么,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我也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就没有人,你是我第一个遇到的人。”张翰的话,使方寒皱起了眉头。脸色也变得沉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方寒的表现让张翰也紧张了起来,张翰也不傻,相反很是聪明,也看出了事情的不同寻常。“进来这么多人,可是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觉得很是奇怪么,其他人呢,都去了哪里,你不会以为前面的考验只有我们两个人通过了,其他人都不曾通过吧。比我们实力高的可是大有人在啊。还有,你在这之前,可有遇到其他人。”方寒打量这四周,想要从中找出点什么,只是看到的只是除了偶尔有几颗大树以外,光秃秃的山脉,和在树下玩耍的一些小动物。和其他山脉相比,这里的树相对来说比较少,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啊,没有人说山脉就一定要有许多树啊。“你怎么一个人停在这,为什么不先上山。”刚过来时看张翰的样子很是奇怪,好像专门在等他一样。“我也不是不想啊,只是一个人不行啊,至少两人才行啊,你去那边看看就知道了,我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你是在我之后第一个到的。”张翰苦着一张脸,看来在这等的很是心急。方寒顺着张翰说的走过去,只见一个石壁上写着一句话,“到达此处,视前面考验已通过,这是最后一关,需两人以上同行才可以,否则,既定为失败。”看着上面的规则,方寒摇摇头,有些无奈。还真是奇怪的规则。“既然如此,那现在我们不是够两人了吗,走吧,先上去看看再说,看看这最后一关到底是什么。”方寒对着张翰说道。“嗯,走吧,也许其他人已经上去了呢。可不能让他们抢了先。”张翰一脸的好奇。方寒笑了笑,他就喜欢张翰的性格,真实,不做作,即便生在大家族里,也不会被传染,只活他自己,每天都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开心。对待朋友也真心。这样的人在复杂的修炼界是很少的。因为很难存活。可这些,偏偏是最吸引方寒的。方寒知道,张翰一定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在大家族里生长的人,不可能一开始就是这样,即使你不想斗,也会有人*着你去斗,只是张翰不说,方寒也没有问,至少现在是朋友,就足够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谁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现在烦恼还太早。两人的心情都不错,为相互能遇到而开心,一路上有说有笑,虽然都不是什么秘密,却在无形中拉近彼此的关系。两人都不知道前面的路难不难走,只是希望彼此结伴而行,也都不会问太多的问题,让彼此保持着自己的秘密,却真诚相待,没有勾心斗角,这才是最宝贵的吧。他们的一路行程并不太平,遇到了不少的妖兽。两人次次都是联手。这些妖兽实力并不高,就算一人也可以解决,对于联手的两人就更加构不成威胁了,充其量也只是练练手而已。这样两人的速度就加快了很多。没有几天,他们就接近山顶了,望着最后一段路程,两人却不得不停了下来。有一头八级巅峰的妖兽,挡住了去路。八级巅峰相当于人类化灵期巅峰的实力。而且,这头妖兽,他们从来没有见多,只是从它的灵力颜色上知道是八级巅峰。现在,方寒是骨灵中期,张翰还是骨灵初期,相差好几个阶位,其中还有一个大的阶位。加上对这只灵兽的不了解。他们很难胜利。“方寒,认识你很高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把你当兄弟,你救过我很多次,这次也让我救你一次,你如果活着回去,请告诉我爹我的死讯,还有,我不怪他。我来挡住它,你马上从这里冲过去,就快要到山顶了。祝你好运。”张翰郑重的看着方寒,眼睛里有一种解脱,还有一种不舍,很是复杂。说完的张翰就冲了过去。听着张翰的话,方寒楞住了,他没有想到张翰会这么做,凭借这只妖兽的实力,他们单独一人绝无生还的可能,若是两人联手,虽然希望也很小,但总过来说,还是有希望的,张翰这么做,无疑是送死。可他还是这么做了。这一刻,方寒真正的把他当成了兄弟,当初救他,是很欣赏他的为人,加上知道不会有危险,才那么做的。可是这一刻,张翰的做法确实没有可能会活下来的。张翰冲出去以后,方寒接着也冲了出去。只是他并没有听张翰的冲过去,也没有让张翰先走,而是加入了战团。“走啊,方寒,我不想在失去你这个兄弟。”张翰一边战斗一边对加入战团的方寒喊道。“既然将我当兄弟,就不要让我走。我们一起来战胜它,我们都不能死,你要亲口对你爹说,你不怪他,”只是刚交手,两人就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两人不再说话,只是不断的攻击,试图减轻彼此的压力。两人会不会死呢,你猜猜,后面会发生什么呢,下一张就知道了。下一章也会揭露这个遗迹的真面目,绝对是你想不到的,好看的话就推荐个你的朋友吧,求票票,谢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