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一连几天都没有见过萧风,这一日,萧风终于出现了。“师傅,你让我找的蓝狐草,我已竟找到了,给你。”方寒手里拿着一颗蓝色的狐尾草。“你留着吧,我让你找只是为了锻炼你。”萧风微微一笑,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方寒的脸上挂着一种高深莫测的笑容。不语的看着萧风。看到方寒的表情,面前的萧风一愣,随即也笑了,“你是怎么发现的,”萧风笑着点点头,眼中带着一抹赞赏。“还是先把你的幻境撤掉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你这样让我很是不舒服。”方寒眼中带着一抹精光,很是不满。师傅和母亲是方寒心里无上的存在。方寒认为这是对他们的一种不敬。“不要生气,这是必要的,你现在通过了这一关的考验,只是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的吗。”说着话,周围的一切都变了,豪华的宫殿没有了,奇珍异草没有了,各种各样的灵兽也没有了,方寒又回到了之前的树林,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唯一有变化的是,方寒来到了无止山下。在方寒对面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位老者,一身灰色的长袍,将略显消瘦的身材衬托得更加单薄。白色的头发披在身后,背着双手,微笑的看着方寒。“现在可以说了吗。我自认为,这个幻境精妙无比,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识破的。”“我想要先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师父和母亲的存在的,还有他们的样子。”方寒并没有回答老者的问题,而是问出来自己的疑问,自己刚来到白蕊星,没有什么人知道自己的过去,老者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也应该没什么仇家。难道是师傅的仇家。方寒直视着老者的眼睛,想要看出什么。“哈哈哈…好,不错,不错。面对老夫还能这么从容,实在不错,那老夫就告诉你,老夫有一项本领,可以搜索人记忆当中最重要的人,必要的时候可以搜魂,只是那样的话,被搜者会变成白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识破的。”灰袍老者对方寒的表现很是满意。“原来如此,你的破绽很多,你只能搜到我记忆中最重要的人,却不知道我们相处的模式和彼此之间的感情到了哪一步。”听到老者的话,方寒知道老者对自己没有敌意。“哦,说明白一些。”方寒的话让老者有些迷茫。“就是,你不知道我们平常是怎么相处的,还有你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你只知道他们对我很重要。首先,我母亲从来不会叫我寒儿,他只会叫我小寒,她每次做菜都会做我最喜欢吃的,但不会为我夹菜,会让让我自己选择。还有,我师父,他虽然会带着微笑,可不会一直笑。最重要的是,除了拜师,师傅从来没有让我跪过。这些就引起了我对你的怀疑。”方寒给老者解释其中的破绽。“就因为这些你就肯定自己是中了幻境。理由不够充分吧。”老者有些不信。“的确,这不够充分。”老者听着方寒的回答,摸着胡须微笑着点点头。可是方寒接下来的话却让老者脸色一红。“正因为不够充分,我才会问我母亲我妹妹和妹夫的是的事,还有我师傅蓝狐草的事。”说到这里,方寒停了下来。听着方寒的话,老者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的不可置信,瞪着眼睛,手指着方寒说不出话来。看着老者的样子,方寒知道老者想到了,于是笑着点点头说。“不错,你想的是对的,我根本没有妹妹和妹夫,师傅也没有让我去采蓝狐草。你毫不犹豫地回答,让我确定,这一切都是假的,是幻境。”听到真是这样,老者很是不好意思,有些尴尬的摸着胡须转过身去。“咳咳,你通过了这一关的考验,顺着山脉,上去吧,希望你可以通过其他的考验。”老者咳嗽了两声,用来平复自己的情绪,说完之后就不见了。“哎,不要走,为什么只有我自己,其他人呢,”老者的突然消失,让方寒措手不及,没有想到老者说走就走,可是无论方寒怎么喊,就是没有人答应。老者好像消失了一样。看着眼前的山,光秃秃的,竟然没有树木,全是石头,抬头向上望去,雾蒙蒙的,看不真切。方寒臭着一张脸自语道,‘跑什么呀,又不会吃了你。这个遗迹到底是什么考验啊。’只是不会有人回答他的话。继续向前走的方寒,没有发现,在他走后,老者又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望着方寒离去的方向,老者微笑着点点头,自言自语道。“此子心性不错,若是能通过考验,成长起来,将来必定走的更远。”哪里还有尴尬要逃跑的样子。走在山路上,望着四周,只有自己一人,还好,不时的会有一些小动物出现,这倒是解决了方寒食物的问题,就这样方寒不停地走,却始终没有遇到其他人,也没有走到山顶,渐渐地方寒的衣服磨破了,就用碎布将身上的重要地方围住,继续走。走了很久的方寒坐下来休息,这时的方寒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变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方寒储存的清水已经喝完了,又走了很久,他终于听到了水声,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树木,难道自己终于要走到山顶了吗,他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飞快的来到树林里,顺着水声,找到了一条瀑布,方寒痛快的喝了许多水,并储存了许多的清水,留着备用,他不知道前面会是什么。就先做着准备。休息过的方寒,继续前进,没有迟疑。慢慢的,他变成了一个中年,用手擦擦汗水,继续前进,一直到他变成了一个老年,也没有停止,这时的他根本没有时间观念,在一次休息时,他看到了自己皱巴巴的手,已经起了许多干皮,这时的他才意识到,他已经老了,找到一些水照着自己的样子,方寒很是吃惊。只见在水中出现了一个老头,白花花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看到这一幕。方寒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自己的修为至少有几百年的寿命,现在自己的样子是已经老了,那是不是说,自己在这里走了几百年,可是这几百年自己从来没有停止过修炼,却从来没有突破过。如果是这样,那这个遗迹还有什么意义。唯一的可能是这一切是幻境,这一定又是幻境。这一次方寒生气了,上一次冒充母亲和师傅,方寒虽然生气,还可以克制,这一次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这不是捉弄人嘛,对着天空大喊道。“有完没完啊,到底要怎样。”说完,方寒只感觉白光一闪,他就离开了这里一样。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发现他还是在无止山下,只是不同的是,这次他看到了其他人,也不再是光秃秃的山脉。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