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的方寒停了下来,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有一只黑猿熊,静静的站在那里,给方寒一种他好像是在等着方寒的到来一样。黑得发亮的毛,很是干净,好像经常打理一样。一双眼睛盯着方寒,??逵猩瘢?⒎⒆判缀莸墓饷ⅰJ狗胶?肴频蓝疾恍小黑猿熊,七级妖兽,是黑熊和猿猴的后代,它继承了黑熊的力大无穷和皮粗肉厚,防御力超强,同样继承了猿猴的敏捷和聪明。很是不好对付,而这些正是方寒弱点,战斗起来会使方寒很是被动。望着前面的黑猿熊,方寒脑中飞快的想着黑猿熊有什么弱点,黑猿熊有速度,力量,聪明,防御又强。几乎没有弱点。如果非要找的话,那就是它再聪明也不会有人类聪明,其他的,一时还真找不到。在黑猿熊看来,前面的这个小子实力不如自己,看来自己的午餐有着落了。望向方寒的目光更加兴奋了,好像眼前的方寒已经成了自己的午餐,正在等着自己享用一样,眼神中透露着蔑视和不屑。望着越来越近的方寒,黑猿熊毫不犹豫地扑向方寒,知道力量不如对方的方寒选择了闪躲,黑猿熊不断地扑向方寒,有着凌云踏步的方寒一时之间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也不是办法,方寒一边闪躲着黑猿熊的攻击,一边还要留意风刃的出现,有几次因为闪躲黑猿熊的攻击而来不及闪躲风刃,已经被风刃伤了好几次,若不是经过了脱胎换骨。体制已大大加强,恐怕这时的方寒不用黑猿熊的攻击,只是风刃受的伤也足以让他挂掉。闪躲中的方寒还发现了一个更可悲的事情,风刃只对自己有效,对于黑猿熊没有丝毫的效果。在黑猿熊的周围根本没有风刃,即便是黑猿熊进攻方寒时,扑倒方寒身边的风刃上,依然没有效果,连一根毛都没掉,完全不起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仗还真是不好打。每次都打不到方寒的黑猿熊有些急眼了,它没想到这个实力不如它,速度相差也不大的人,他竟然久攻不下,急眼的黑猿熊不仅扑,他还将前爪当做手来使用,还用前爪挠方寒。有一次抓住方寒的衣服,差点抓到方寒,幸好方寒闪得快,只是衣服报销了。方寒的长剑只能在黑猿熊的身上弄掉一些毛,或是有一个白印,却始终破不开黑猿熊的防御。悲哀的方寒越打越狼狈,已经受了不少伤,要不是已经达到骨灵期,恐怕这会方寒的骨头都碎了,用灵力淬炼过的肉体,可不是那么好伤的。尽管现在的方寒很是狼狈,可也是肉体上的,说白了就是皮外伤,他的肉体可是经过灵力淬炼的,自我恢复能力强大,这些伤看似严重,实际上只要给方寒半天的时间,就可以痊愈。狼狈的方寒丝毫没有放弃。被黑猿熊一次次甩开的方寒,本该恼怒异常,虚弱不已,可是渐渐地方寒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自己的身体经过黑猿熊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竟然有越变越强的感觉。身体和骨骼就好像重新淬炼了一遍似的,这个发现让方寒兴奋不已,他的骨灵初期已经困了很久,无论方寒如何努力都不在进部的身体和修为竟然又变强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意外地发现,就连风刃割在身上造成的伤害都越来越小,有了这发现,方寒一点也不为打不败黑猿熊而发愁了。反而为黑猿熊能坚持多久而担心,他怕黑猿熊坚持的时间太短而担心。越打越是兴奋得方寒从开始的闪躲变成了和黑猿熊的硬碰硬,不断的调整着要练的身体,一边努力的吸收着灵气来恢复自己的伤势。方寒的开心和兴奋只是在心里,身体上的痛苦还是真实存在的,只见方寒一次次的被打飞,已经浑身是伤,嘴角挂着鲜血的方寒一次次又努力地站起来又一次次被黑猿熊打飞。轰,有一次方寒被打飞,只是这一次方寒不再站起,而是努力的吸收着灵气恢复伤势。只感觉短暂的失聪,头脑一下又清醒了好多。世界变的更是多姿多彩,周围的颜色变得更鲜艳了。苦挨了这么久的方寒终于突破了骨灵初期,达到了古灵中期。来不及体验身体状况的方寒,迎上了黑猿熊打向方寒头颅的致命一拳,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斗,黑元凶有些不难烦了,想早点将解决方寒。要是以前,方寒铁定接不住这一拳,至少是重伤,可是突破后的方寒却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难免有一些吃力。却不会再受什么伤。突破后的方寒,已经具备了杀死黑猿熊的能力。刚开始突不破黑猿熊的防御,是因为力道不够,突破后的方寒力道大增,加上锋利的宝剑,还是可以杀掉黑猿熊的。这柄剑可不是普通的剑,一般情况下,到了化灵期才可以祭炼自己的法剑,而萧风给方寒的这把剑,在方寒只是武者的时候就可以祭炼,可见这把剑的不凡。黑猿熊的力道,对于突破后的方寒已经没有太大的作用。想着还要赶往前面的无止山,现在的黑猿熊对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还是赶快想办法杀掉它,虽然现在的黑猿熊对方寒的修炼没什么作用,可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方寒游走于黑猿熊的周围,只是现在是想办法杀掉黑猿熊。就在黑猿熊再次扑向方寒时,方寒拼着受伤,一剑刺向黑猿熊的心脏,聪明的黑猿熊让过身体,没有刺中要害,这一剑让黑猿熊发狂了,却也让它失去了理智。黑猿熊的动作越来越快,就在黑猿熊再次扑到方寒时,方寒飞快的向旁边一躲,并借机绕道黑猿熊的后边,用力的向黑猿熊的后心一刺,刺入后,借助黑猿熊反震的力量向后飞快的退去。受了致命伤的黑猿熊用用不可相信的眼光看着方寒,眼中满是不甘。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