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各个势力都知道了张家得到了一张遗迹地图,而且,这个遗迹和以往不同,很有可能是一个上古遗迹。就连散修界也都知道了。各个势力纷纷派人询问,本以为张家会说这是谣传,拒不承认,没想到张家坦然承认,并透露,这个遗迹很是古怪,只有化灵期以下可进,内似化灵期试炼的环境,各个试炼的妖兽至少也是化灵期修为,甚至更高。张家透露的消息在修炼界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都不相信张家所说,认为是张家故意的,目的是防止实力强大的人进入,以达到独吞的目的。外界的反应也在张忠预料之内,不想独吞是不可能的。可是若独吞就会成为修炼界的公敌,以后,张家之人在修炼界将寸步难行,毫无立足之地。况且是否能保住还未可知,张仲可不相信只要否认就可以平安无事,若真是上古遗迹,那就不一样了,各大势力是不会看着张家强大起来的。孰轻孰重张仲还是分得清楚的。为此,张仲召开了家族长老大会,商议解决之法。在一间密室当中,有五个身穿白袍,年龄不一的人,加上张仲共六人。原来在家族之中除了族长,还有长老的存在。一般情况是族长做主,若长老有人反对,意见不同的可投票决定,族长本人持有两票。若反对的票数过半,那这件事将重新考虑,在不实行。若族长范有重大错误,所有长老意见一致,甚至可以罢免族长,更换新一任族长。长老的人数不定,只要修为进入控灵期,原长老包括族长投票决定,票数过半,即可升为长老。目前可看出,张家共五位长老。“各位长老也都听说这件事了,不知在座的各位是什么意思。”张仲开门见山的直奔主题而来。“在我看来,这样的情况下认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如下,这个遗迹我们张家自己是肯定保不住的,与其硬保,不如开放遗迹地图的内容,召开各个势力前来商讨进入遗迹的事宜,这样虽然我们吃亏,但各个势力都将欠我张家一个人情,也不算全是坏处。”说话的是一个老者,身穿白色长袍,胡子眉毛全是白的,可是脸上的皮肤却像是四十多岁一样,双眼有神,若非毛发皆白,俨然就是一副中年人的样子,这人是张家大长老,在张家威望很高,张仲很多事情都会听老者的,可见老者的威望。“大长老所言甚是,只是我张家得图之事,即便是传也不会传得如此之快吧,应该是有人故意宣传的,这个人是谁很重要,会不会是我张家出了内奸。”说话的是二长老,二长老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二长老的话让诸位长老气愤不已,若是能独得这个遗迹,对张家的好处是很大的。如果这个遗迹真的是一个上古遗迹的话。那好处即便是使张家成为白蕊星第一大势力也不是不可能的。“二长老不必生气,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我也调查过。没有可疑的人,想来不是内奸。在得图时,张翰和冥月教李阳有过交手,冥月教想抢夺地图,被我家族赶到的援军迫退。应该是冥月教抢夺不成,就故意让各大势力知道。这样若公布地图,我张家就不能独得,冥月教也可浑水摸鱼。若不公布,那我涨价就会成为正邪两道的公敌,这样既可以消耗我正道势力的实力,若不慎,我张家被灭,以及地图定然易主,冥月教亦有可能在强夺遗迹地图。一举数得。”不得不说张仲的分析很是透彻,几乎就是真相。“好狠的心思,这主意一定是李坤出的。”张仲话刚说完,脾气火爆的二长老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二长老别急,李坤这么做,不就是想浑水摸鱼吗,我们可以阻止他,就算阻止不了,也不会让他很轻松。公开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个遗迹只属于我们正道,至于冥月教这样的邪教,我们大家要共同监督,不能让他们破坏我们的好事,让所有正道一起对付冥月教,李坤想浑水摸鱼,总要付出点什么才行。不能让他太得意。”“四长老说的不错,事情就这么办,总要让李坤付出代价才行。武长老可有什么意见。”大长老看向一直不曾开口的五长老。“李坤是想渔翁得利,是不能太便宜他了,可是正道势力也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让我们公布吧。这可是我们牺牲弟子换来的,让他们共同探索遗迹已是天大的好事。对我张氏做出点补偿总可以吧,也不要让他们觉得我张氏好欺负。”五长老是所有长老里最年轻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心思却是所有人中最缜密的。“恩,好老五这个提议好,不能白白便宜了他们。”脾气暴躁的二长老高兴不已。大长老亦点头同意。“另外还有一事,在得地图时,我族弟子被困,多亏一个叫方寒的少年帮忙才能撑到救援的赶到。这名少年对这个遗迹也很感兴趣,想要进入遗迹,我希望长老们可以同意他进入遗迹。毕竟我张家欠他的。”张仲神色平静,并没有说他已答应方寒。“这个方寒我听说了,在其中出力不小,还因此受了伤,只是他可靠吗。会不会是冥月教派来的。”心思缜密的五长老对方寒有所怀疑。“不会,我详细的问过张翰,在救援赶到前,若不是有方寒的存在,张翰他们是撑不到救援赶到的。他若是冥月教的,大可以当时帮冥月教抢夺地图,完全不必到现在向我们开口。而且,我调查过他,正如他所说,是从其他星球刚来到我们白蕊星,这次事情多半也是碰巧而已。”张仲肯定的态度跟合理的分析直指要害。能当上家主已经证明张仲也不简单。“既然这个人没有什么问题,他对我张家又有恩在先,反过来,就算他是有缘人,对我张家亦不会有什么坏处。再说去的人一定不会少,不多他一个,顺水推舟坏他这个人情也不错,还可和他打好关系。也许,他就是有缘人呢,诸位可还有什么意见,若没有就这么定了。”大长老看着其他几人,做最后的决定。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