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昨天电脑坏了,上不去线。请多多原谅。“伯父,小侄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伯父定夺。”方寒一脸平静,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贤侄请说,不必客气。”“听伯父说来,这个遗迹很是古怪,小侄也很是好奇,不知道是若去,可否带上小侄,也让小侄见识一番,若不方便就算了,伯父也不要为难。”方寒微笑着,表示无所谓。“贤侄对这个遗迹感兴趣,想要去自然是没问题,再说,到时候去的恐怕也不会只有我张家一家。”张仲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很是奇怪,让方寒和张翰很是不解。“为什么啊,父亲,这地图是我们的得到的,别人不知道,只有冥月教知道,我们也不会和冥月教合作,还会有谁前往。”方寒也有些不解,听到张翰问了出来,就不做声的在一旁等着张仲解释。“冥月教当然不会和我们一起去,但是,他们也不会轻易让我们得到遗迹中的东西或传承。为了不让我们得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得到了遗迹地图,这样所有人都会想分一杯羹,到那时,事情就会发生变化。而且,冥月教也一定会从中搞破坏。总之这次的事情不会这莫简单的。不知道冥月教会把事态变成什么样子。现在的麻烦还没有开始。”张仲摇头叹息道,看得出来这次的事情很是麻烦。听着张仲的分析,张翰和方寒互相望了一下,都没有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事情。看来他们还是太年轻了,姜还是老的辣这一句话一点都没错。“你没先回去吧,我在研究一下这个地图。”望着张翰和方寒的表情就知道,两人都报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孩子毕竟是孩子。天赋是不错,知识经验太少。“事情变成这样,看伯父的样子好像并不在意这是怎么回事。”方寒很是不解。去的人越多越不好,这谁都知道,毕竟地图是自己的,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别人。“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像这种遗迹一般都是留给有缘人的,若是无缘想什么办法都没用,这样人的多少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有缘人,唯一的差别就是不能保密了。”张翰有些可惜的耸耸肩,有些无奈。张翰毕竟生活在家族里,对这些事情要比方寒清楚。通过张仲的解释,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了里面的事情。看着张翰的样子,听到解释,方寒也就释然了,毕竟,到时候如果有很多人的话,那就多方寒一人不多,少方寒一人也不少了。这是最好的,这样张家父子也不会为难,方寒也不会欠人情。没有心理负担的方寒,感觉轻松了不少,之前他一直感觉欠张家父子人情。欠人情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轻松的方寒不知道冥月教为他可是大动干戈,若是他知道,想来也不会在意。“查的怎么样了,”在一个山洞里,这里竟然是一个山脉里的山洞,高高的台阶上,一身穿灰袍,脸戴面具,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不曾揪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王者一样,可眼神却充满了蔑视和残酷。用有些沙哑的声音问道。这里就是冥月教的总部,问话的男子就是冥月教的教主,李阳的父亲李坤,回禀父亲,没有查到任何那人的消息,经过从张家打探,只知道他叫方寒,说是来自其他星球,这些跟本不是什么秘密,至于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查到。‘李阳很是恭敬,可是眼神中却带着害怕,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拼命的阻止自己发抖。李阳虽然是李坤的亲生儿子,但是李坤对李阳同样残酷不已,并没有因为是亲生儿子有什么区别,若说有的话,那就是,李阳还活着。在李阳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李坤严厉无比,这就造成了李阳对李坤的恐惧。只要不死,李坤就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训练李阳。虽然知道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李坤的残酷还是让李阳恐惧不已,每次看到李坤,李阳都会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这已经成为了李阳的心魔。虽然现在李坤是李阳修炼的动力,虽然只是被强迫的,可是到控灵期以后,就很难说了。控灵期以后是要修心的,有了对李坤恐惧的心魔,就算是*迫,也不会有什么效果。李坤不死,李阳恐怕将寸步难进,这些李阳又何尝不清楚,只是李阳也清楚,就是杀了李坤,李阳也走不了多远。李坤毕竟是李阳的亲生父亲,弑父的心魔同样不小。这也是李阳最为纠结之处。杀了李坤有心魔,不杀李坤也有心魔。最好就是李坤死了,可是他的死和李阳没有半点关系。这个可能又是多么的小,李坤是灵士级高手,怎么会那么容易死。寿命都比李阳长,不得不说,这是李阳的悲剧。“哦,那这样看来,还真是一场意外啊,不然不会这么干净。”听到李坤这么说,李阳心里的担心应该不会有事了,就在李阳还没有放心呢。李坤突然说道。“虽然只是意外,也是你们实力不够,李阳作为这次的负责人,去刑堂领100棍,所有随行人员,各领80棍,不许运功护体,这是对你们的惩罚。张翰那小子还真是命好,方寒,竟让敢坏我的事。我迟早会要这两个小子的命。你去安排一下,我要让所有修者都知道张家得到了一张遗迹地图,这样我倒要看看他们会怎么办。想吃独食,张仲你高兴得太早了,哈哈…”李坤状若疯狂,犹如地狱里的魔鬼。“是,我这就去办。”远处的李阳被李坤的样子吓到了,逃也似离开了。回来的一开始,李阳就知道会受罚。100棍,对于骨灵期的李阳来说,本来根本不算什么,皮都不一定会破。可是李坤说了,不许运功护体,看来要在床上躺上半个月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