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经过多日的奔波,疲惫的众人,终于回到了张家。死里逃生的人,在看见家和家人之后的那种喜极而泣,在这一刻,是那么生动的演绎,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自然,幸福,美好。看到这一幕的方寒有些失落,想起了远在水蓝星的母亲和不知所踪的师傅。这一刻的方寒好想马上回到水蓝星,看看母亲,想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母亲了。可是想着师傅的不知所踪,方寒心里沉甸甸的。方寒没有家族,有的只是母亲和师傅,虽然和师傅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很长,可是师傅对自己的爱,确是什么也代替不了的。“怎么啦,想家人了,以后,就把这里当成你的家,我就是你的家人,如果有机会,我会和你一起去看望你的家人。”方寒的沉默和失落显然不曾逃过张翰的眼睛。回过神来的方寒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点点头。方寒这才打量着四周,只见郁郁葱葱的树木中有一个很是不小的建筑群,周围的树林里不时的会闪过一只小动物,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张家并没有建在大城之中,而是建在了一个小型山脉上,山虽不是很高,可也很是清静。没有大城之中的喧哗。据说,在这里,这些顶尖势力都不会将总部建在大城之中,为的是防止家族子弟被俗世红尘所诱惑,以妨碍修炼。对于这些说法,方寒只是一笑了之,在方寒想来,若轻易就会被世俗红尘所诱惑,即便修炼也不会走得太远。要知道,控灵期以后可就是修心了。心境不够,只是修为高可是很危险的。甚至很多人为了突破心境,都回到世俗中去修心。在世俗中可以看到人生百态,是修炼心境的最好地方。若心不够坚定,又能走多远呢。方寒不知道的是,在一个家族之中,超过控灵期的顶尖高手虽是不可或缺的,可一定不会有很多。只有少数的几个而已,他没最主要的战力还是控灵期以下。这样隔绝世俗红尘的诱惑就很有必要了,只有这样,家族的大众战力才会强大起来,顶尖高手不是每件事情都要管的,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这就更注重大众实力了。来到张家的方寒被奉为上宾,也见到了张翰的父亲。张家的家主。张家家主名叫张仲,据灵儿说是控灵期修为。“父亲,这位就是儿子的救命恩人,他家方寒,是从其他星球来的,若不是他,我们恐怕都回不来了。”张翰对父亲很是恭敬。“多谢,多谢救了犬子的性命,你的年龄和翰儿一般大,老夫就叫你一声贤侄吧,贤侄莫怪,快请坐。”听着张翰的介绍,张仲有些激动,连忙站起相迎。“不敢,恰逢其会经过那里,看令公子很是不凡,宁死也不丢下其他人独自离开,令小侄很是敬佩,固出手相助,张家主不用挂在心上。我和令公子惺惺相惜,已成为好朋友,若家主不嫌弃,我就叫一声伯父了。”方寒也是应对得体,经过当初的选拔,拜了系主弟弟为师,见到系主叫师伯的经历,练就了他处事不惊的性格。“怎会,贤侄就在这里住下,这里就我三人,没有外人,也无须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张仲也没有摆家主的架子。“翰儿,这次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次简单的历练,竟会*得你向家族求援,还要那么多高手。”张仲丝毫没有避讳方寒的做法,使方寒有些意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当着客人的面说这些的,这个张仲倒是不错,就不知是有意的,还是一向如此。“既然伯父和张兄有事要谈,那小侄就先告辞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个时候方寒还是离开的好。“不用,我说过这里没有外人,贤侄不用回避,也一起听听吧。”张仲的话让方寒对他有多了一层好评,不管是真是假,张仲的做法还是赢得了方寒的好感。既然掌中如此说,方寒要是一定要离开,那就是方寒的不是了。“父亲,这次意外获得一份遗迹的地图,我就想结束这次的历练,尽早回到家族,没想到竟然遇到了李阳的争抢,看样子,李阳好像知道遗迹地图的事。不得已向家族求援,幸好遇到了方寒,他不仅救了我,仗着高超的身法,他还救了许多家族的弟子,没有方寒,我们撑不到救援的赶到,,恐怕一个也回不来。”张翰有些惭愧,毕竟这次的历练他是负责人。“原来是这样,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一次意外,是什么地图,拿来我看看。”接过地图的张仲渐渐皱起了眉头,脸色也有些奇怪,竟然没有多少得到地图的喜悦。“父亲,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张翰有些紧张,千辛万苦,牺牲很多人才抢到的地图,如是有问题,张翰就不知要怎么办了。“没有问题,就是有些奇怪,”听得出来,这时的张仲也不得甚解。“”没问题,怎么会奇怪。”对于张仲的话,张翰更是疑惑。“地图的位置很好找,路线都有标注,就在维尼森林的南边,在七八级妖兽的活动范围之内,地图上还标注,进去遗迹的只能是骨灵期,超过骨灵期的进不去,还说,遗迹里面的环境,就是七八级的妖兽实力历练场,这就很奇怪了,先不说别的,就说这遗迹上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七八级的妖兽就相当于人类化灵期的高手,化灵期的试炼场却只许骨灵期的进入,那不是明摆着找死吗,而且,同级别的妖兽要比同级别的人类强很多。还有一点,遗迹的地图,向来都是很难猜的,为什么,这张地图会标注的这么清楚,这不是很奇怪吗,我都有些怀疑这张地图的真实性了,可是地图明明是真的很久远了,难道是古代有人的恶作剧,可也不会啊,绘制这张地图纸是很宝贵的,谁会没事用这么宝贵的纸来恶作剧。”张仲的解释合情合理,这地图的确奇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