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家族在维克尼斯大陆的北方,而他们在维尼森林的西方灰衣人据说是冥月教的,冥月教在维尼森林的西边,这就导致了张氏家族的救援比冥月教慢了很多。这次事情的起因是,张氏家族的少族长张翰带人进入维尼森林历练,不想在维尼森林中意外发现了一张遗迹的地图,不想同一时间竟也碰上了冥月教少教主李阳。冥月教一直是维尼克斯大陆的邪教之一,双方一直是死敌,在这里相遇,不要说还有地图在,就算只是单纯相遇,也不会善罢甘休的。经过抢夺,最终因张翰的修为较高而胜利,不甘心的冥月教仗着地利,先后一共来了两批人抢夺,却因为方寒的出现而功亏一篑,最终被救援而来的张氏家族获胜,想来冥月教一定恨死方寒了,不过那不在方寒的考虑范围之内。不过,有一点引起了方寒的注意,据说,冥月教是宇宙中的第一邪教,白蕊星的冥月教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分支,甚至都称不上是分支,只是一个点而已,可见宇宙中的冥月教是多么的强大。这就引起了方寒的注意,要知道,方寒时不会一直呆在一个星球上不动的,他会在各处行走,他可不希望背后被人捅刀子的滋味,那一定很不好受。虽然这个可能并不大,不过为了以后的安全,方寒还是留了一心。他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任何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都有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由于有许多伤员,方寒他们走得并不快,又要转变方向,因此,变个多月后才出了维尼森林,出来后,有马代步,不想森林里,一切都要靠双脚,加上伤员大多也都好得差不多了,行程就快了许多。“方兄,你叫方寒,而我叫张翰,我们的名字竟然是一样的,而我们不仅相遇了,你还救了我,不得不说,我们很是有缘分。”这时的张翰心情很不错。的确,这里已经快到家族了,安全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养伤,张翰的伤也已基本痊愈,再加上这次对战冥月教的胜利和遗迹地图的获得,张翰的好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若不嫌弃,张兄就叫我方寒吧,老是方兄的叫,也怪别扭的。”经过半个多月的相处,方寒发现张翰很对自己的胃口。“好,那你也别张兄的叫了,就叫我张翰就好。”张翰哈哈一笑,亦和方寒很是投缘。曾经在途中,因为伤势的好转,方寒提出离开,可是被方寒一把揽住,说什么也不让方寒走。要让方寒去张家做客。方寒也不是非走不可,只是不想让张翰觉得自己是携恩图报而已,若张翰让方寒走,方寒也不会说什么,他会另想办法弄清遗迹的事,这样一来,反而让方寒感觉张翰很是真成,对张翰的评价又高了一层。“张翰,你和我说说这里的势力分布吧。”方寒又旧事重提,知道这里的势力分布,对方寒来说会方便一些。“好,我就和你说道说道,在这里最顶尖的势力是一宗一教两阁三家族,据说问天宗和冥月教一样,也是宇宙第一大教问天宗的分支,在宇宙中,这一宗一教就是死敌,有冥月教的地方就会有问天宗,有问天宗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冥月教出现,他们已激斗了无数年了。”“传闻,这一宗一教的开山鼻祖本事是兄弟两人,不知什么原因反目成仇,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在这里,问天宗势力庞大无比,其宗主是灵士修为,宗内灵士修者多达十几位。”“一教就是冥月教,教主也是灵士修为,教内灵士修者也不少。两阁分别是清月阁和魔音阁,清月阁皆是女子,其阁主是灵士修为,核心弟子皆不可成亲,清月阁的清代表着清心寡欲,因为清月阁的功法必须清心寡欲,才可以将其修炼到顶峰,月是第一代阁主名字中的一个字。”“魔音阁,以声音杀人,杀人于无影无形,事清月阁的死敌,听说魔音阁的第一代阁主是清月阁的阁主候选人之一,与一男子相爱,而判出清月阁,遭到清月阁的追杀,途中男子被杀。这名清月阁的少阁主在悲痛欲绝之下,发誓要为其报仇,她的武器是琴,这才有了魔音阁,魔音阁专于清月阁作对。长时间下来,仇恨越来越大。”“三家族分别是南宫家族,其老祖是灵士强者,只是不知是否存在。岳家,家主是控灵期,有无老祖不知,想来不会这么简单,否则怎么会是三大家族之一呢。最后就是我张家,师祖也是灵士。一般情况下,三大家族是同进退的。这样维克尼斯大陆一时之间就形成了一种平衡。这就是顶尖实力的分布,至于二流势力就很多了。”张翰对于自己家族已不避讳。方寒却在想,南宫家族,这个南宫家族不知和两色星上的南宫家有没有什么关系,会不会只是同姓而已,毕竟姓南宫的有很多。“方寒,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见方寒在发呆,没有出声张涵问道。“哦。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这里也这么复杂,我这人比较简单,所以就想了一下。”方寒心不在焉的敷衍道:“复是有些复杂,慢慢习惯了就好了。”虽然看出了方寒的敷衍和心不在焉,张翰也没有深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在张翰想来,方寒也没必要告诉自己。自己不是也有自己的秘密吗。相反,在张翰看来,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是好事,须知好奇心害死猫。接下来,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方寒继续出神,张翰则去安排回家族的事情。只是都不知道的是,方寒并不是在出神,而是在修练。方寒的修炼可从来没有落下过。

收藏